|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章楔子

第一章楔子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4-11-29 11:40  字數:4779

初夏的午後,天氣悶悶的,燥熱的人心神不寧,有些透不過氣。

棲霞院。

一眾僕婦守在院子里,神情焦灼的盯著正屋的門。

少奶奶正在裡面生孩子。

八個月的身子。

老話說的好,七活八不活。

產婆進去兩個時辰了,少奶奶的叫疼聲越來越弱。

應該會凶多吉少吧?

沒錯,她們守在這裡不是怕出問題,是怕不出問題。

少奶奶若是不死,整個棲霞院都會跟著陪葬。

或許整個侯府都會跟著陪葬。

有丫鬟合掌念了幾聲佛號。

柳雪茹邁步進來,瞧見丫鬟求佛,神情虔誠,眸底閃過一抹狠毒。

走近一聽,眉頭卻舒展了開來。

「這事求菩薩沒有,夫人已經拿了主意,少奶奶的丫鬟都安置了嗎?」

「安置了,都在後院關著呢,」小丫鬟殷勤的陪著笑臉。

此時,門吱嘎一聲打開。

走出來一個臉皮白凈的婆子。

「可惜了,是個哥兒。」

婆子連連搖頭嘆息,她儘力了。

屋內。

沈安容眼神空洞的望著頭頂上的紗幔,渾身瀰漫著凄哀,悲痛。

孩子死了。

她盼了六年的孩子。

沒了。

兩個時辰前,她還清楚的感覺到他在踹她的肚皮,她輕聲的說,「乖,不鬧娘親。」

他便乖乖的不動了。

好一會兒後。

又調皮的再踹一下。

清顏說,他是一個既調皮又聽話的孩子,將來能出將入相。

她日日盼夜夜盼著出生的孩子,就這樣沒了。

一種剜心蝕骨的痛從四肢百骸彌散開。

痛的她連呼吸都困難。

眼淚模糊了雙眼。

她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夫妻六年,她和他紅袖添香,舉案齊眉。

她出門,他相送。

她回來,他親自迎接。

誰人不羨慕她有個知冷知熱的好夫君?

三天前,表妹告訴她,這一切不過是個假象。

她不信。

把她捧在手心怕摔了,擱在嘴裡怕化了的夫君怎麼可能愛的是別人?!

在表妹的慫恿下,她試探了一下。

她沒有像往日那般,提前告訴蘇君澤,清顏會來看她。

今日,他約了朋友打獵。

吃早飯的時候,她忽然告訴他這個消息,他怔了一下。

她明顯感覺到了他的不快。

他沒有像往常那樣一個勁的給她夾菜。

一筷子也沒有。

她胃口不好,只用了兩勺粥,便吃不下了。

他說她病了,身子不適,要在家陪她,叫小廝回了好友,狩獵改日。

要換做以往,她會高興的跳起來。

但是那一刻,她的心在滴血。

她最愛看他的笑臉,可是清顏來的時候,她覺得那笑很刺眼。

就像是一根針刺在她的心口上。

清顏是湛王妃,湛王疼她入骨,她為湛王生下一子一女。

每年,湛王都會陪她遊歷山川河流。

她很羨慕。

清顏說等湛王出征回來,他們要去九山湖遊玩,估計等不到她孩子出世了,不過她會給他帶許多的禮物回來。

他落寞的回了書房。

一個上午也沒有出來。

他不喜歡在窗邊看書,他曾惱怒的說:春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

但是緊閉的窗戶,從他進去後,再也沒有關上。

她隱隱能看到窗邊,他的身影。

是淚水模糊了雙眼,讓她看不清了。

清顏發現了她的異樣,問她怎麼了,她說她是羨慕她,她也有一顆踏遍江河的心,剛剛羨慕的支離破碎了。

清顏安慰她,等孩子生下來了,讓君澤陪她去玩。

她抹眼淚的手頓住,笑著想:或許纏著她,與她同行,也許君澤會同意吧?

可是湛王不會同意。

那是一個霸道冷冽的男子,與君澤的溫雅完全不同,她怕見到他。

她曾以為她這輩子都不會羨慕清顏,她有個好夫君,她也有。

這也許是她們能無話不談的原因吧。

可是曾經的以為,是個多麼可笑的笑話?

因為心痛,她笑了,笑的格外的燦爛。

他應該會羨慕她,能時時與清顏說笑打罵吧?

像以往一樣,清顏走後,他會夜裡擁著她,溫柔的問清顏都跟她說了什麼,今兒跟她學了些什麼?

每回,她都興高采烈的扶在他胸前,眼睛閃亮的如同夏夜星辰。

她以為他是在關心她,心裡被填的滿滿的。

一五一十,事無巨細的告訴他。

他會溫柔的笑,像一縷冬日溫暖著她。

今晚呢,她還會不會撫在他胸口了?

安容笑看著天空,讓眼淚流回去:以後再也不會了。

擦拭了悲傷,她與清顏品茶,有說有笑。

表妹也來了,表妹是她嫁給蘇君澤兩年後,替他納的貴妾。

他對她談不上喜歡,每個月也會有五六日睡在她屋裡。

四年來,她替他生了一女一子。

她不羨慕表妹,君澤對她沒有對自己十分之一的溫柔。

從小到大,被羨慕的那個人,一直是她。

但是這一次,她從表妹的眼睛裡看到了同情、可笑、悲哀、奚落。

她還不知道怎麼駁斥她,她就驚悚的指著清顏。

清顏流了鼻血。

眼睛也有血淚,她驚叫了一聲。

正在書房看書的他飛奔出來,焦急之下,推了她一把。

她撞在了桌角上。

八個月的身子,胎動了。

他急切焦灼的抱著清顏頭也不回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