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網遊之星劍傳奇 >第1631章 哈克婭神廟

第1631章 哈克婭神廟 (1/2)

小說名稱《網遊之星劍傳奇》 作者:星辰旅者  更新時間:昨日11:21更新  字數:4657

迦爾達拉搖搖頭道:「老夫也不甚清楚,為了搞清那些藍龍在搞什麼鬼老夫先後折損了幾百名優秀的精銳獵手。但也只探聽到幾個不知所謂的名稱,魔樞只是其中之一,另外還有什麼永恆之眼、全域魔網之類的名稱。我也曾請示過眾神靈,但是眾神靈也表示不知道那些藍龍在搞什麼鬼。」

慕容鳳微微點頭,將這些重要的情報暗暗記下。

這時窗外傳來一陣急促的奔跑聲,迦爾達拉探頭看了一眼疑惑道:「是要塞信使,難道那些維庫人又殺回來了?停車!」

巨魔信使很快追上車隊,將一封密信交給迦爾達拉。

迦爾達拉拆開密信看了一眼,立時臉色微變。

慕容鳳不好探究別人家的軍事機密,所以自顧自的喝茶。

「原來如此……」迦爾達拉收起密信輕嘆一聲,苦笑道:「老夫原本以為我們的行動已經夠機密,沒想到卻是人算不如天算。」

迦爾達拉既然提起這個話頭,顯然不算什麼軍事機密,慕容鳳順著問道:「先知大人,那些維庫人突然大舉進犯難道另有緣由?」

迦爾達拉點頭道:「這封密信是潛入嚎風峽灣的斥候發現維庫人有異動緊急發送回來的,沒想到還是晚了一步。信上說嚎風峽灣近幾個月遭遇了極為嚴重的風災和寒潮,致使動物大舉遷徙,植物凍死無數。維庫人為了緩解糧食壓力,所以才會大舉北上進犯我族。」

慕容鳳微微點頭道:「掠奪與戰爭確實是緩解糧食危機的最佳手段,如此說來那些維庫人道軍應該不會退去。等到他們重整旗鼓恐怕會再次攻打要塞,這事要提醒要塞守軍才是。」

迦爾達拉說道:「這封密信是薩克隆讓人轉送過來的,想必他已經知道事情輕重。老夫現在擔心的是那些維庫人此次偷襲要塞失敗,會另尋他處侵入王國進行掠奪。」

慕容鳳贊同道:「確實,只有千日做賊的,沒有千日防賊的。若是那些維庫人化整為零單以小股騎兵部隊搶了東西就走,恐怕以貴族的幾位神靈也不能全部攔住吧。」

「這也正是老夫所擔憂的地方。」迦爾達拉皺眉不展,苦思對策道:「現在只能加派人手巡防邊境以防不測了。」

慕容鳳沒再說話,畢竟她只是一個外人,這些涉及整個王國安危的大事也輪不到她來指手畫腳。

哈克婭神廟離達克薩隆要塞足有兩天路程,第一天晚上車隊在一片冰湖旁紮營休息。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車隊就拔營繼續趕路,期間迦爾達拉先後派出去好幾撥信使,估計是調集軍隊巡防邊境。

第二天傍晚,在漫天大雪中艱難前行的車隊終於來到了哈克婭神廟。

這是一座充滿巨魔風格的宏偉建築,佔地極廣,廟宇石殿鱗次櫛比讓人一眼望不到頭。

早已有神廟祭司和侍僧在廟門外恭迎車隊。

哈克婭神廟的大祭司是一位渾身畫滿黑白花紋的女巨魔,鶴立雞群的站在一眾祭司前宛若一頭美人豹。

「見過先知。」這位將自己打扮的像美人豹一樣的神廟大祭司薇婭上前微微行禮道:「請神儀式已經準備妥當,隨時都可以進行。」

迦爾達拉微微點頭笑道:「怎麼多年了你還是一點都沒變,做任何事都能令我放心。」

「先知過譽了。」薇婭扭頭看向慕容鳳,好奇的打量著他問道:「他就是那位來自霜髯部族的神血勇士?」

「是的。」迦爾達拉為二人互相介紹了一番。

慕容鳳上前行禮拜見,禮儀動作做的一絲不差。

薇婭忽然聞了聞鼻子,訝然道:「你身上有一種很奇特的氣味。」

慕容鳳心頭一跳,還以為自己露出馬腳了。

就聽薇婭下一句說道:「這氣味和每次神靈下凡時散發出來的熏香很像,看來你的神靈很眷顧你啊。」

慕容鳳微笑道:「大祭司說笑了,在下在我的部族中只是一個普通的獵手。」

薇婭搖搖頭道:「你若是普通,那麼我們部族裡的那些小傢伙又算什麼?」

慕容鳳乾笑一聲,不知道該如何接茬了。

迦爾達拉見氣氛有些尷尬,開口打圓場道:「既然請神儀式已經準備好了就不要讓神靈等太久,我們進去吧。」

「請。」薇婭轉身將眾人請入神廟。

慕容鳳走進神廟大門眼前就是一片巨大的廣場,許多侍僧正頂風冒雪在廣場上打掃一片空地。

空地中央已經搭建起一座祭台,並且備好了許多祭品。

慕容鳳來時已經從迦爾達拉口中得知達卡萊部族所供奉的幾位洛阿神靈每次顯聖都必須要進行繁瑣且奢侈的祭祀才能投影下分身,不像潘達利亞大陸上的四天神能夠憑自身實力直接降下分身。

而這樣的神靈在神界中最多算毛神一級,屬於神仙中的最底層。

其實也不難想像,像冰霜巨魔這樣的小部族最多也就十萬人頂了天了,但是就這樣的小部族居然有五個神靈窩在一起分享巨魔們的供奉,就可以想見這幾位在神界的地位如何了。

這其實也是神界中的普遍現象,要不然慕容鳳在黃金城放開禁令後也不會一下子吸引來那麼多毛神了。

畢竟神也是要臉面的,但凡有點實力的誰又願意寄人籬下啊。

請神儀式十分的繁瑣且冗長,大祭司薇婭上了祭台開始主持儀式,慕容鳳等人只能站在祭台底下忍受著寒風暴雪靜靜看著。

整個儀式大概進行了一個多小時才接近尾聲,祭台上出現了一頭花豹虛影。

慕容鳳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