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逆天邪神 >第1311章 如墜幻夢

第1311章 如墜幻夢 (1/2)

小說名稱《逆天邪神》 作者:火星引力  更新時間:2019-01-12 01:54  字數:4929

雲澈手忙腳亂的站穩,訕笑道:「神曦前輩,原來你也會……開玩笑。」

「主人……」禾菱也是愣住,一臉茫然。

「菱兒,」神曦目光看向遠方:「你先去吧,我有些話,要和雲澈說,過會兒,這裡無論發生了什麼,你都不要靠近。」

雲澈:「……?」

「是。」禾菱起身,小步後退,懵然離開。

神曦轉過身來,走回了那間小巧而神秘的竹屋,在她身影踏進時,才響起她幽夢般的聲音:「跟我進來。」

這間竹屋,是整個輪迴禁地唯一的建築。雲澈來到這裡近兩個月,從未進去過,連靠近都沒有。

而不僅僅是他,就連在這裡已經三年的禾菱,也從未踏進過一步。

雲澈心懷訝異,放輕腳步走入竹屋之中。

他本以為,這個竹屋雖外面看很小巧,裡面必定內蘊著龐大的獨立世界,就如茉莉的星神殿一樣。但,讓他驚訝的是,這居然真的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竹屋,內部並沒有開闢空間。

擺設更是簡單到極點,只有一張翠綠的竹床,而且就擺放在屋子正中——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站在神曦的身後,雲澈心中忐忑……這可絕不是一個如看上去般普通的竹屋,而是神曦的居所,連禾菱都不能進來的地方。

自己是被她破例收留,承受她祛除求死印的恩典,她為什麼會主動要自己來此?

「你覺得,我在開玩笑?」她轉過身道。

其實,對於雲澈而言,他反而更希望面對神曦的背影。她身上白芒縈繞,無論面對還是背對,他都只能看到一個絕美的仙姿。但前者,他雖然看不到神曦的眼眸,但潛意識裡,總有種不敢直視,唯恐褻瀆的感覺。

當年哪怕面對沐玄音,這種感覺都未曾如此強烈。

「晚輩不敢質疑神曦前輩之言,只是……」雲澈不自覺的撇開目光,想了好久,才總算想到一個最為婉轉的措詞:「只是晚輩能力太過低微,恐怕無法擔起前輩如此厚望。」

我……能撼動梵帝神界?

如果眼前不是神曦,而是其他什麼人,雲澈早就一句「你這不是開玩笑,你這特么根本就是瞎雞兒扯淡」給懟回去。

「唉。」雲澈的回答,讓神曦發出一聲嘆息。嘆息很輕,雲澈卻從中隱約聽出了失望。

「你知道,我為何要讓菱兒冷靜一個月,直到今日才肯告訴她嗎?」她問道。

雲澈搖頭。

「那並非是因為菱兒,」她看著雲澈,迷濛的白芒之中,無人可以看到她的眸光變動:「而是因為你。」

「……我?」雲澈更加不解。

「這一個月的時間,你身上的求死印已經完全隔離於你的魂、血、體、筋。今後,只要我的力量不中斷,它就再不會發作,直至一點點消散。只是消散的過程,會有些漫長。」神曦道。

這段時間,求死印發作的次數本就不多,且每次發作帶來的痛苦感都會明顯減弱,聽到神曦之言,他心神更松,深深的感激道:「神曦前輩大恩,雲澈沒齒難忘。只是……這與禾菱的事,又有什麼聯繫?」

「若非菱兒當日跪地苦求,我不會破例將你留下。所以,菱兒是你的救命恩人,對嗎?」神曦道。

「嗯,禾菱和前輩一樣,是我一生的恩人。」雲澈認真的點頭。

「助她報仇,這就是對她最好的報答。」神曦輕輕的說著在世人認知中絕不該出自她之口的話語:「你身上的梵魂求死印,是千葉影兒所種下。你因此受到多大的苦楚,相信你這輩子都無法淡忘。你與她結下此怨,也便和梵帝神界有了無解之仇,助她報仇,亦是在為你自己報仇。」

雲澈的確恨極了千葉影兒。她是他人生之中,遇到最可怕的女人,也是唯一一個真正讓他求死不能的人。

但是,他和千葉影兒的差距實在太大太大。何況,她不僅僅是一個人,她的身後是梵帝神界!東神域最強大的王界,從未有人敢觸怒的神界巨擘!

撼動梵帝神界?向梵帝神界復仇?

那是東域其他三王界都不敢做,也不可能做的事,就憑他一人?

「我的確很想報仇,若是能,我恨不能將千葉影兒先奸……咳咳咳咳,恨不能將她挫骨揚灰。但是……」雲澈搖頭:「我只是一個出身下界的小人物,沒有背景,更沒有勢力,而我自己的實力……和千葉影兒相比,怕是連一隻微小的螻蟻都算不上,何況浩大如天的梵帝神界。」

「所以,我完全無法理解前輩之言。」

嚴格上來講,他並非沒有勢力。因為他在神界有師門。但,冰凰神宗比之梵帝神界,如烈日下的螢火般勢微,而且,他也絕不會把冰凰神宗牽扯其中。

雲澈說完,神曦卻是久久沒有回應。白芒如夢,但云澈隱約感覺到,神曦似乎一直在默默看著他。

異樣的安靜持續了很久,神曦忽然問道:「如果,我現在可以滿足你一個心愿,你第一個想到的是什麼?」

「……」短短一息思慮,雲澈道:「我想回我出身的世界。」

白芒微動,隨之,又是一聲嘆息。這次的嘆息更加的悠長,也帶著更多的失望。

「為何,你第一個想到的,不是擁有舉世臣服,無人可逆的力量?如此,你可以實現你想要實現的一切,得到你想得到的一切,想去哪裡就去哪裡,無論做什麼,都不再需要任何的顧忌?」

「……」雲澈愣了一愣,搖頭道:「這的確是任何人都會有的幻想……但終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