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帝霸 >第3524章認罪

第3524章認罪 (1/2)

小說名稱《帝霸》 作者:厭筆蕭生  更新時間:昨日12:27更新  字數:3353

當李七夜與四眼龍雞在述舊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修士強者都一片的肅靜,所有的修士強者都垂手而立,低下了頭顱,對於在場的修士強者來說,甚至是沒有勇氣去抬頭看李七夜一眼。

此時此刻,只能說上話的也就只有龍凰天帥這樣的存在,而禪陽天尊都只能站在一旁,靜靜地等待著,其他的人,更是連遠眺的資格都沒有了。

眼前這樣的一幕,是多麼讓人為之心裏面毛骨悚然,禪陽天尊,是何等了不起的無上老祖,是何等絕世無敵的天尊,在平日里,其他的修士強者,不管是多麼強大的存在,不論是多麼驚艷的天才,在他的面前,都一樣是垂手聽訓的晚輩,那怕是一些無敵道君,在禪陽天尊面前都執晚輩之禮。

現在禪陽天尊這樣的無上老祖,只能是站在李七夜身旁,垂手而立,如是等待著訓斥的晚輩,猶如做錯事等待著被處置的晚輩。

這樣的一幕,讓任何修士強者,看了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心裏面毛骨悚然,試想一下,連禪陽天尊這樣無敵無上的老祖都只能如此般垂手等待處置,試問一下,在場的所有人,還有幾個人有那個資格站在李七夜面?對於絕大多數的修士強者來說,甚至連仰視的資格都沒有。

至於陰陽禪門、天朗國的三大教千萬弟子和諸位老祖,他們更是戰戰兢兢了,站在那裡雙腿直打哆嗦,站都站不穩,連他們最無敵的老祖都只能站在李七夜身旁等待著被處置,他們這些曾經與李七夜為敵、曾經冒犯李七夜的小輩,下場是可想而知了。

「大人——」當李七夜與龍凰天帥相敘舊完畢之後,禪陽天尊借著這麼一個空隙的時間,忙是向李七夜一鞠身,向李七夜行最高的大禮。

在往昔,都是別人爭分奪秒去爭取向他行一個大禮的機會,現在是他這位無上老祖趁著如此難得的空隙間行一個大禮,可謂是用心良苦了。

「你現在向我這麼一拜,那還讓我真的有些難做。」李七夜看著禪陽天尊,不由笑著說道。

「子孫愚蠢,冒犯大人,聽從大人發落。」禪陽天尊忙是一拜,十分真誠,也是十分的坦然,沒有任何的轉彎抹角,更沒有任何套路,他也沒有為自己的晚輩求情。

因為他經歷了那樣的遙遠歲月,他也對李七夜有所了解了,若李七夜真的是要殺一個人,誰出面、誰救情,都不見得有效。

「你我也談不上什麼仇恨。」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輕描淡寫,說道:「只不過,不當的時間,不當的地點,不當的恩怨而已。」

這樣的話,說得禪陽天尊在心裏面都不由為之苦笑一下,這麼一說來,他還真的有點冤枉,當年他也沒有與李七夜結什麼仇結什麼恩,但是,作為祖域的傳人,卻眼睜睜地看著李七夜把祖域給滅了。

在這一個時代,他好不容易成為了無上老祖了,他什麼事情都沒有做,然而,他那些無用不孝的子孫,卻偏偏招惹了李七夜,使得他這位老祖宗不得不站出來。

「大概是我時運不濟吧。」禪陽天尊也不由苦笑了一下,他曾是一代無雙天才,驚艷無雙,又活了無數歲月,終成為無上老祖,沒有想到,在垂暮之年,還能攤上這樣的大事,他這位天才也活得真不容易,也真的是夠枉冤的。

「你我,也沒有什麼仇恨。」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就沖著你這麼一個大禮,我也不能說為難你,你說是吧。」

「任由大人發落,不敢有任何怨言。」禪陽天尊坦然地說道:「只怪我教導無方。」

此時此刻,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準備了,畢竟,任何招惹了李七夜,任何門派任何傳承,不管是多麼的了不起,多麼的驚艷無敵,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當年的飛仙教何等的強大,何等的無敵,不也照樣灰飛煙滅。

當然橫掃一個又一個時代的古冥,最後還不也一樣被滅族。

他們陰陽禪門,雖然說是在北西皇能稱霸一方,堪稱一流大教,但是,與飛仙教比起來,與古冥相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呢?

甚至毫不誇張地說,要滅他們陰陽禪門、天朗國,這根本就不需要李七夜出手,他只需要吩咐一聲,在八荒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無上存在願意為他效力,出手滅了他們陰陽禪門呢。

此時此刻,聽到了禪陽天尊這樣的話說完之後,陰陽禪門的千萬弟子,都不由屏住呼吸,耷拉著頭顱,一聲都不敢吭,甚至是大聲吭氣都不敢。

在這個時候,就算是李七夜出手斬殺他們,他們也不敢反抗,那怕是燃劍天尊他們五位古祖都是如此。

連他們最無敵最無上的老祖禪陽天尊都是如此般地任由李七夜處置,更別說他們這些晚輩了,可以說,在這一刻,他們千萬大軍、無敵古祖,在李七夜面前,那根本就是連蟻螻都不如。

「也罷,說起來,你也是蠻枉冤的,躺著就中箭了。」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你也沒幹什麼事,如果說,我斬了你,豈不是太不通人情。其他小輩,我也放他們一馬,你看著辦吧。」

今日能遇故人,李七夜也是心情不錯,沒有大開殺戒。

「禪陽老賊,你還不快快懲罰那幾個蠢貨,向大人謝罪,難道還要大人親自出手不成?」在這個時候,龍凰天帥對禪陽天尊大喝一聲,龍凰天帥如此這般斥喝禪陽天尊,似乎有點狐假虎威,事實上,那已經是為禪陽天尊求情,幫了禪陽天尊一把了。

畢竟,他們都是同生一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