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偷香高手 >第1797章 理所當然的要求

第1797章 理所當然的要求 (1/2)

小說名稱《偷香高手》 作者:六如和尚  更新時間:2018-07-12 09:10  字數:2378

宋青書此時注意力根本沒在這上面,所有精力都是在思索如何應付天山童姥體內沸騰的真氣。

前世他看武俠電視覺得名門正派那些人學了幾十年也比不上邪派的某些年輕高手,當時就覺得名門正派這些武功太垃圾了,不過來到這個世界後才發現,這些名門正派武功雖然進度緩慢,但勝在根基紮實,副作用小,那些邪派武功雖然進度生猛,可往往有各種各樣的副作用,比如吸星大-法真氣衝突,比如葵花寶典的切小JJ……

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也是如此,宋青書此時摟著天山童姥,這麼近的距離能明顯感到她體內真氣躁動得厲害,而且有漸漸沸騰的趨勢,若是不管不顧,最後必然會爆體而亡。

平時的話她是靠喝血練功來壓制,但宋青書不想看她變成一個吸血鬼一般的怪物,決定替她糾正這個壞毛病。當然,這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若非宋青書功力足夠高深,再加上對陰陽二氣的認識,

也無法用真氣疏導她體內躁動的真氣。

天山童姥漸漸平靜了下來,但宋青書卻依然神色凝重,他這樣替她疏導只是治標沒法治本,她體內真氣每到午時依然會躁動。

宋青書暗暗尋思,剛剛替她療傷能感覺到她體內真氣多聚集在手少陽三焦經那裡,顯然是那裡出了問題,似乎可以從這處經脈入手……

這時候耳邊卻響起了李秋水戲謔的聲音:「清露啊,你這位情郎的魅力挺大的啊,看堂堂的靈鷲宮宮主被他抱一下,這享受的表情,說不定你以後就會多一位情敵啊。」

天山童姥體會著體內真氣由沸騰漸漸變得平靜,正在感慨宋青書武功的神奇,聽到李秋水的話,方才意識到自己此時正被一個男人抱著,而且對方放在自己小腹上的手似乎也變得越來越燙了。

「宋小子,把我放開!」被老對頭這麼損,天山童姥哪裡扛得住。

宋青書查探到她體內真氣差不多已經平復大半了,便也不再堅持,伸手一托便將她放到了旁邊奔跑的駿馬之上。

天山童姥暗暗佩服,要在賓士的駿馬上把自己放到旁邊另外奔跑的駿馬上,這股柔勁實在是巧妙,恐怕自己全盛時期倒也能做到,不過像他這般柔順毫無一絲顛簸,那就萬萬做不到了……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剛剛他好像托著自己的屁股?

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見他神色如常駕馭著馬,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剛剛的事,她倒也不好說什麼了,畢竟旁邊還跟著個李秋水,若是讓她知道自己屁股被摸了,豈不是會被她嘲笑死?

一群人就這樣心思各異地往東趕路,不知不覺趕了兩百餘里,夜幕漸漸降臨,宋青書就是再心急也不可能拉著她們一起日夜兼程,正好碰上一個城鎮,便選了一個客棧打算休息一晚。

入住客棧就涉及到幾個房間的問題,宋青書不禁想起當年剛來這個世界和冰雪兒一起住店時店家配合說沒有房間的貓膩,不由得會心一笑。

這家客棧在西夏境內,還沒學會那種營銷手段,很老實地說還有充裕的客房,天山童姥和李秋水自然各住一間,為了避免兩人私底下產生衝突,宋青書將她倆安排在自己房間一左一右,李清露不禁有些黯然神傷,不管如何安排,她的房間肯定是離宋青書最遠的了,雖然兩人才認識沒多久,可是考慮到兩人之前的親密,讓她難免有些失落。

將孫女的黯然看在眼裡,李秋水忍不住說道:「清露住我那間房吧,我住最邊上去。」

宋青書一怔:「幹嘛睡你房間,她和我住一間就行了啊。」

李秋水:「……」

天山童姥:「……」

李清露:「……」

宋青書接著說道:「我和她認識時間還太短,所以要趁這段時間好好交流熟悉起來。」

聽到他的話,李清露小臉一紅,張了張嘴終究還是沒有說什麼,一副羞澀忸怩的樣子。

天山童姥忍不住豎起了大拇指:「宋小子,我都有些佩服你了。」

李秋水也忍不住笑了笑:「我們這邊可沒有其他國家那麼多繁文縟節,男子漢大丈夫就該這樣,既然如此,那就這樣定了,我先回房療傷了。」

「我也去練功了。」天山童姥留下了一句,也瀟洒地轉身離去,只剩下李清露和宋青書面面相覷。

「先進去吧。」宋青書笑了笑。

李清露臉色一紅,有些心虛地走了進去,其實她平日里不是這樣害羞的人,只不過架不住兩人關係實在有些詭異,之前都還不怎麼認識結果一來就有了最親密的關係,至於她身為公主執掌一品堂的高傲與底氣,在這個武功蓋世的男人面前又不值得一提,讓她至始至終都有一種仰視對方的感覺。

正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對方,門外忽然響起了敲門之聲,疑惑地望向宋青書,只聽得他說道:「剛剛我去讓客棧里準備了沐浴的熱水。」

雖然古代沒有自來水沒有熱水器,但架不住人力便宜啊,只要有錢,哪裡都能享受舒適的服務,從古到今都是一樣的道理。

李清露今天奔波了一天,的確渾身黏糊糊的極為不舒服,平日里在宮中她也是天天沐浴的,可現在自己和另一個男人共居一室……

心中患得患失,不知不覺客棧這邊的侍女已經準備好了一切關門退了出去。

宋青書忍不住說道:「怎麼還不沐浴呢?」

「在這裡么?」李清露有些為難。

「不好意思么?」宋青書笑道,「我們都這種關係了,還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