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神話版三國 >第三千零二十七章 路線問題

第三千零二十七章 路線問題 (1/2)

小說名稱《神話版三國》 作者:墳土荒草  更新時間:今天12:58更新  字數:3210

陳忠和荀祈都不擔心自己的問題,這倆都有自保的本錢,荀祈現在就算是浪一些,而且就算是真做錯了也不會有人去懷疑荀祈,最多是認為荀祈大意疏忽了,老一輩只會讓他繼續學習。

基本上完全不會認為荀祈自身有什麼叛國之類的想法。

同樣陳忠這邊一直是謹言慎行,一副努力調解北方矛盾的狀態,而且還在前不久給竺赫來送了一個大禮,到現在那玩意兒雖說還被竺赫來壓著,等待時機送往韋蘇提婆一世那邊,但正因為有這麼一個東西,陳忠反倒和荀祈一樣立於不敗之地。

唯一有問題的其實也就是司馬彰了,當初確實是有些疏忽,但做法其實並不算錯,畢竟王族禁衛騎的統領蓋文當時和關羽一戰,已經登臨三天賦,司馬彰為求保險,直接煽動婆羅門弄死了蓋文,直接將貴霜這邊好不容易登臨三天賦的帝國禁衛軍全滅了。

完成了關羽當初都沒有完成的事情,要說意義確實是不小,但現在婆羅門被韋蘇提婆一世團團圍住,哪怕是不能大殺特殺,可要是只和其中一部分人算算總賬的話,韋蘇提婆一世還是能做到的。

說實話,荀祈現在也算是看出來韋蘇提婆一世也算是個英主,而且一個帝國發力的情況下,要查出一些事情還真不困難。

現在的問題就在這裡,司馬彰毫無疑問的已經陷進去了,而且這個時間點,不管是陳忠,還是荀祈都無法直接救人,當然這兩家都不擔心司馬彰會暴露自己,只是有些可惜司馬氏的布置。

然而就在荀祈和陳忠等人擔心司馬彰的時候,司馬彰正在整理某些材料,他也不是雜魚啊,更何況做的事情他就有心理準備了,雖說韋蘇提婆一世的表現確實是出乎預料了,但就憑這個讓他翻船還有點難度,再怎麼說這也是一個好機會啊。

司馬彰默默地想到。

婆羅門的氏族之中也分三六九等,也分有錢沒錢,也分權力大小,雖說從階層上都是同樣的,但是階層只是對於其他幾個階級來說的。

竺赫來和韋蘇提婆一世沒辦法靠這種方式分化婆羅門,因為到了現在局勢,貌似婆羅門只有抱團才能渡過這一劫難,可對於司馬彰來說那就完全不同了,挑撥離間什麼的這是他們的拿手好戲。

你想要成為豪族嗎?你想要和那些婆羅門種姓之中的豪門一樣權勢通天嗎?你想成為婆羅門之中統領者嗎?

來,我司馬彰手把手教你以婆羅門的階層顛覆婆羅門。

方法不難,甚至還頗為簡單,成功者就在對面,看到沒有,拉胡爾,那就是一位婆羅門,那就是一位獨立對抗整個階層並獲得勝利的婆羅門,雖說你們都認為對方是叛徒,但對方比你們活得好,你們敢在對方面前叫對方叛徒嗎?

這就是事實,低種姓可能因為婆羅門教的原因被管束的過於嚴密,全心全意的信仰著梵天,等待著死後成為梵天的一部分,但是對於高種姓來說,哪怕是信仰著梵天,他們也會緊緊抓著人間的富貴。

正因為這種區別,司馬彰估摸著自己其實可以拉出來一部分成為婆羅門的新頭領,畢竟這一次發生的事情,司馬彰還真就不信韋蘇提婆一世心中沒有刺。

有刺好啊,有刺就意味著有利用的地方,有刺就意味著自己有能抓住的漏洞,毫無疑問韋蘇提婆一世也想要換婆羅門的這些頭領,但他就算是強逼婆羅門,換出來也是和曾經對抗他的那群人處於同一階級,甚至直接是繼承了那群人思維的婆羅門。

因而對於大月氏,婆羅門明顯很謹慎,努力的在抱團,以至於韋蘇提婆一世很難滲透進去。

這麼一來,就算是這一波婆羅門被韋蘇提婆一世強逼著倒塌,換上來的恐怕也只是一波不那麼強硬對抗,不那麼激進的婆羅門死硬分子,對於韋蘇提婆一世而言,並沒有實質性的變化。

說白了,也就只是靠實力強行壓服了婆羅門,本質上並沒有什麼變化,以後等韋蘇提婆一世完蛋了,婆羅門難免還要冒頭。

正史韋蘇提婆一世雖說沒有這一次這麼成功,但也確實是靠著能力將南北貴霜合并,收回了呼羅珊和花剌子模,但這種方式並沒有解決真正的問題,不管是北貴,還是南方都留有隱患。

這也是為什麼等韋蘇提婆一世死後,北貴在瑣羅亞斯德教派的挑撥下輕易的被阿爾達希爾奪走的原因,實際上北貴當時無力抵抗這一事實的原因除了阿爾達希爾本身的能力,北貴內部的矛盾,以及瑣羅亞斯德教派這個內奸。

其實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南方婆羅門的發力,相比於一個吞又吞不下去,打又打不過,還一直噁心自己的大月氏,將整個北貴打包給天高皇帝遠的薩珊波斯王朝,自己稱個臣,以後在開伯爾山口以南就能當自己美美的土皇帝了。

從這一點,司馬彰相信韋蘇提婆一世很清楚,這一戰折騰到這個地步其實並不能解決任何的問題,只能說韋蘇提婆一世靠著自身的能力,以及打出來的巨大威望讓婆羅門在之後的時間裡不敢亂來,但消耗了如此本錢,得到了這麼一個東西,司馬彰相信對方肯定不甘心。

而這就是司馬彰的機會,畢竟所謂的曲線救國政策司馬彰在很早之前就有製作過,倒不是他很早以前就預計到這樣的結局,而是很早之前他就注意到婆羅門這群人貌似在階層問題上非常團結。

一個一致對外的階層,哪怕是內部有些齷蹉,要解決也是非常困難的,因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