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驕寵 >517 大大大結局

517 大大大結局 (1/3)

小說名稱《驕寵》 作者:臻善  更新時間:2017-01-31 10:52  字數:5730

不管表哥要算計誰,總歸,她也只能捧場,不能拆台。

池玲瓏很以為然的點點頭,而後,輕輕捏捏秦承嗣的掌心,以眼神示意她的所思所想。

秦承嗣不愧與她成親二十載的夫君,很輕易就猜到了其中關節,不由若有所思的看了顓孫無極一眼,而後,又若無其事的攥住池玲瓏的手,輕輕揉捏。

也就是在此時,那負責回稟的暗衛又繼續說道:「那被拉住的男子,正是楚章楚公子。」

被眾人起鬨,要讓他納了那賣身葬父母的女子的男子,是早先回了乾州的楚章?

他是何時回的甘平?

看樣子,應是今日進的城,而後剛進城就被這污糟事兒阻了前行的路?

包間中眾人形色各異,女眷面色都有些不好看,倒是顓孫無極和秦承嗣,以及乾世子三人,都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似乎一切盡在掌握中。

喵喵的神色一下冷了,看熱鬧的心情都淡了,不經意的冷哼一聲,就要伸手關窗。

秦元嘉也猜到了其中關節,他看了看舅舅和父母等人,嘴角微挑,輕輕一笑,隨後立即阻止喵喵,「先別關窗,二哥還想繼續看熱鬧。」

勝兒見表姐臉都綠了,善良的解圍,「二表哥,這熱鬧有什麼好看的,咱們以後有機會再看吧。現在太陽都落山了,溫度都降了,我好冷,還是讓表姐把窗子關了吧。」

秦元嘉大手一按,讓小傢伙又坐回到位置上,「安心吃你的飯,別瞎操心。你冷啊,冷的話我讓掌柜的給你送個火爐來。」

勝兒被噎的說不出話,初春了還用火爐,他可沒那麼娘氣,哼,現在連小姑娘都不用火爐了。

勝兒辯不過二表哥,只能挫敗的向表姐投了個「對不住你」的眼神。

喵喵拍拍勝兒的胳膊安撫,而後斜睨二哥一眼。

她都要氣死了,二哥還要看熱鬧,這是親哥哥該乾的活?她不要認他了。

喵喵生氣的板著臉,一副氣悶不平的樣子。

而樓下此刻更熱鬧了,眾人的起鬨叫好聲也更響了,不時還能聽見幾句粗狂的打趣笑罵,「公子艷福不淺」「小娘子嬌美可人,公子就納了吧」「郎情妾意,天作之合啊。」

那小娘子的聲音如泣如訴,即便隔得老遠,卻奇異的能讓遠在酒樓包間中的人都聽見她的聲音,只聽她道:「奴家雖為小女子,卻也知言必行、行必果的道理。公子既然出了銀錢,解奴家的燃眉之急,便是奴家的再生父母。但請公子收容奴家,讓奴家為公子效犬馬之勞,以報感激之恩。」

周圍人又起鬨,「效什麼犬馬之勞,只要小娘子紅袖添香,碧紗待月,那不比很么都美?」

「只當個奴婢侍候太可惜了,這位公子可將小娘子納為姨娘,這當是一樁風流韻事。」

眾人起鬨的厲害,每人臉上還都帶了揶揄、打趣,以及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齷齪笑意,而後又哈哈大笑。

楚章的臉卻冷硬的厲害。

他身邊的侍衛是見過大世面的,可也被這事兒弄得無語。明明他們主僕幾人一路風塵僕僕的趕路,只求今晚能趕到桃溪谷,可誰知道究竟怎麼回事兒,就在他們入了城後,他們就徑直被一群人擁擠著到了此處。

而後,公子更是被眾人吆喝著,給了這女子十兩銀子賣身葬父母,現在更是要被強迫著納妾?

侍衛也是真心替自己公子委屈,明明一心一意都是秦王家的小郡主,眼見著就要見著人了,偏偏出了這幺蛾子,若是真納了這小娘子,呵呵,想來他們可以直接回乾州了,再也不用妄想踏入桃溪谷那片土地了。

楚章又如何不知道這個道理?甚至他想得更多。

此刻那裡還不明白,自己是入局了,這番行為,都是被人算計來的。

他臉色當即更沉了,毫不留情面的甩開那女子欲牽扯他衣袖的玉手,冷然道:「先不說家有祖訓,不可納妾單就楚某個人本心而論,既有心愛女子,又如何會納了妾室與她傷心為難?姑娘賣身葬父母,就該拿了錢財去安葬老人,如何會任由父母暴晒在晚霞露水中,任由風寒侵蝕遺體,自己卻一意孤行在此處行攀附之事?如此看來,姑娘所謂的賣身葬父母,所謂的欲行孝女之事而不顧己身,難不過只是一句笑話?」

楚章冷厲的態度壓服了看熱鬧的眾人,讓眾人不由得都安靜下來。然而,男子大多重色,眼看著那女子被楚章如刀鋒般銳利的言論戳的毫無容身之地,竟捧著面頰哀哀哭泣,眾人憐香惜玉之心大起,繼而都言辭慷慨的抨擊楚章,說他「心竟是鐵石做的不成?」說他「欺負弱小,算什麼偉男子。」

眾人的話漸漸難聽起來,更有甚者,那為了贏得姑娘的芳心,甚至還想對楚章大大出手,當然,這些人都被隱匿在周圍的,楚章的侍衛們一一解決了。

而此刻楚章掃視了周圍一圈,便又冷然的看了那女子一眼,「楚某的話雖是難聽了些,然句句合情在理。楚某家有忠僕,是以並不需要姑娘行奴婢之事。那十兩銀子,權作楚某日行一善之金,贈予姑娘罷了。姑娘日後也勿需言及賣身之事,楚某且用不上姑娘侍候。」

末了朝圍觀的眾人行了一禮,「楚某欲離去,還請諸位行個方便,讓出路來。」

圍觀群眾被他冷厲貴雅的氣質所懾,無不趕緊讓開了小道,容他通行。然而,卻又猛地有一老婦忽然開口,「公子潔身自好之舉,實在讓人欽佩,然而,放任一弱女子在鬧市,且還身懷重金,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