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81追蹤

381追蹤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09 07:40  字數:3583

馬車又拐了兩個彎,再往前直駛了一段路,忽然就劇烈地顛簸了一下,感覺像是過了個門檻,然後就聽門一響,周圍忽然變得安靜下來。,最新章節訪問:shuhАhА.cc。

「謝大人,請下車。」

這時候,馬車外又響起了道微顯蒼老,但是又透著幾分儒雅之意的聲音,全然不似方才駕車之人的冷漠與兇狠。

謝榮穩了穩心神,示意龐鑫把車門打開,躬身下得車來。

站在面前的是個年約五旬有餘的老者,姿態優雅,面容和善,正在微笑看著他。謝榮心下一動,拱手正要稱呼,老者微笑阻住:「謝大人不必多禮,我們先生早已恭侯大人多時,請隨我來。」

原來他還不是七先生!

謝榮按住心中震動,頜了頜首,隨著這老者上階過穿堂,然後去向內宅。

原來這是座前後四進的大宅子,方才他落腳的地方是這宅子的前院,七先生讓他去油茶胡同相見,可他去過那胡同,眼前這分明不是油茶胡同,油茶胡同哪裡有這麼大間的宅子?

他心裡疑『惑』漸深,隨著老者繞過了幾道廡廊,然後進了後花園。大妝381

只見臨湖的水榭內點著幾盞宮燈,而水榭內簾幔隨著晚風飄飛,裡頭人影綽綽,茶香已然飄出來。

老者引著謝榮到了水榭外,含笑拱手道:「先生就在屋內,請大人進去說話。」

謝榮掃了眼虛掩著的門口,點點頭,推門走了進去。

面向門口的地方,擺著張八仙桌,一身著月白綾道袍的人席地坐在案後蒲團上,微笑沖他舉著杯。「謝大人,幸會。」

他的聲音微帶嘶啞,但是在慢悠悠的語調下又顯得十分動聽。他的雙眼也閃耀著耀眼的光芒,但是別的卻看不見。因為他臉上戴著面具。

謝榮有絲愕然,他沒想到此番還是見不到七先生的真面目。

「七先生?」他試探地道。

「不錯,大家都這麼稱呼我。」七先生點頭,伸出一隻手來,指著八仙桌這邊的錦墊,「請坐。」

謝榮掃視了一圈屋裡,才在他的示意下,緩緩在錦墊上坐下來。

「你是不是有很多疑問。為什麼我約了你在油茶胡同見面,結果我又讓人帶了你來這裡?」七先生攤開雙手,說道。

謝榮看著他的指尖,平靜地道:「本來很不解,現在不了。人說狡兔三窟,先生如果沒有幾處可靠的落腳點,又怎麼會在京師這麼多年都安然無恙呢?油茶胡同那處住所,不過是先生其中之一,而臨時換地點,自然是為了防備我讓人隨在後來跟過來。」

「聰明。」七先生贊道。「不過,大人還是猜錯了一點,我不是防備大人讓人尾隨。而是大人被人尾隨了卻還一無所知。」

謝榮臉『色』凝滯下來,「什麼意思?」

七先生從桌上倒扣著的杯盤裡翻開個玻璃杯,給他斟了半杯葡萄酒,「謝琬一直都在四葉胡同設置了暗梢監視大人,難道大人一點也不知道?」他說完看了眼謝榮,復又笑道:「當然,我也是直到方才才知道。如果不是我的人一路暗中護送,今兒夜裡,大人來此地見我的事。就要落到謝琬耳里去了。」

謝榮十分震驚,謝琬在監視他。他居然一點都不知道!大妝381

「這麼說,先生也派人跟蹤我?」

「你不要著惱。換成你是我,你也會這樣做。」七先生瞄了他一眼,扶著杯說道,「從前季閣老在時,我對你的名字便已如雷貫耳,我對你的了解,遠比你對我的了解多的多。有時候,你和我一樣,是個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人,你說是嗎?」

謝榮頓了下,緩緩道:「能跟先生相提並論,乃是謝榮的榮幸。先生苦心經營多年,只差一步便可大功告成,事敗之後又抽身利落,不落半點痕迹於人,可謂天下第一瀟洒之人,謝榮已是不及,如今外頭的風聲對先生十分不利,先生尚能閑庭信步談笑風生,對此謝榮更是佩服。」

「你不也對丟官之事處之泰然嗎?」

七先生抿了口酒,淡淡一笑,「我聽說你在找我,正好我也缺個喝酒聊天的朋友,所以冒昧給先生下了帖子,也不知道在下有沒有這個榮幸,可以與大人交個朋友?」

謝榮看著手上暗紅的酒『液』,唇角微揚,舉起杯來聞了聞,而後執在手裡道:「先生如果只需要找喝酒聊天的朋友,那麼相信先生摘掉這面具走出去,很容易就能尋到一大把。」

七先生看著他輕晃中的酒杯,亦揚唇道:「那如果,再加上平分天下這一項呢?」

謝榮手上酒杯忽然就頓住了,酒『液』收不住慣『性』,在酒口撞了一下又回來,漾出一道暗紅透亮的酒花。

「先生,就這麼相信我?」

「這話應該我問你。」

七先生一手擱在八側桌上,面具後的目光變得銳利,「你千方百計地尋我,不就是為著跟我合作嗎?你謝榮並不是個輕言放棄的人,這點跟我一模一樣。像你我這種人,其實是亡命之徒,要麼得盡天下,要麼一敗塗地,沒有你我一樣能達到目的,而你沒有我,最終會怎樣,沒有人知道。」

謝榮胸脯起伏了一下。

他說的沒錯,他苦苦地尋他就是為著跟他合作,七先生想得這個天下,而他則想位極人臣,世間有君便有臣,二人目標那麼的相似而又毫無衝突,這豈非正是天作之合?

「可是,我又該如何相信先生跟我合作的誠意,而不僅僅是為了利用我達到目的?」他把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