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80約見

380約見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08 19:49  字數:3493

謝榮想找他,肯定是想與他合作,實現互利雙贏的目的,自己有勢力有實力,而且不著人眼際,對謝榮來說是最有利的一隻推手,而謝榮自己如今也進入了朝堂,而且跟殷曜搭上了線,也已有資本跟他合作,或許,跟他談談不是件壞事。

「去下個帖子給謝榮,請他明日夜裡,到油茶胡同一敘。」

謝榮翌日早上便到了工部報到,工部左侍郎周卿,右侍郎華譽,自然對他有番例行提點。而尚書杜忱因在內閣,無法拜見,便就作罷。同為郎中的秦剛帶他熟悉了下工部手頭正在辦理的事務,以及內部流程,中午便就由謝榮作東,在工部衙門外的紫川胡同置了桌酒菜,宴請工部同僚。

下晌回到府里,謝芸便就神色莫測地趕到正院來,將手上的信遞給他道:「父親,七先生約您見面!」

「七先生?」

謝榮陡然聽到這個名字,也是頓在那裡,半刻後才手忙腳亂地把脫了一半的袍子解下,奪過那帖子便就拆開看起來。

「果然是!」

看見印在底下的那標識,他不由脫口而出。

他尋找七先生尋找得那麼辛苦,眼下他居然自己送到了跟前來,這豈能不讓人激動振奮?

「立即去安排,晚飯後我要出府!」

他把信折起來,對著燈籠里的燭苗將之引著。不管是真是假,他都要冒險去看看!

安穆王府里,武淮寧正在跟謝琬稟報這一日來謝榮在工部里的表現。武淮寧如今在工部觀政,因為武家另開了府在楓樹胡同不遠的煙雨巷居住,又因為他新入仕,所以並沒有幾個人知道他跟安穆王妃扯起來還是親戚。

「許是經過杜閣老的提點,衙門裡上下對謝榮並沒有顯得排斥,甚至兩位侍郎對他還十分客氣,謝榮自己也會做人,中午吃了一頓飯,下晌便就有人主動上前去詢問需不需要幫助。估摸著有個十天半個月的,謝榮就會適應起來了。」

武淮寧與齊如錚交換了個眼神,說道。

謝琬道:「河工上的事如今怎麼樣了?」

武淮寧道:「兩河沿岸的災情倒是控制住了,不過因著這兩年漕運改善,漕船也多了起來,尤其是通州河這段。通州河段原先河面也寬,可是近年來掏沙的人多,於是河堤損壞,一些地方坍塌下來,導致河床變淺,通行的船隻只能走中間,如此便變得擁擠了。」

「工部沒有跟內閣請示修復么?」謝琬問。

「前些日子魏閣老下了決議,太子殿下也命戶部撥了款,擬定天一入秋就開始動工。」

謝琬算了下日子,入秋也沒幾日了,便就點點頭,說道:「謝榮就交給你了,你們得給我盯緊了。」

武淮寧與齊如錚同點頭:「這層我們知道。」

正要送二人出府,忽然吳士英道:「王爺回來了。」

武齊二人便又止步,等殷昱進來,雙方見過禮,殷昱便就說道:「駱騫那邊又查到七先生的線索了!」

「是么?什麼線索?」謝琬也有些振奮。

「他們發現了七先生與下屬聯絡的一個標識,這標識是在大理寺那些當年從季振元處搜集到的書札里發現的,因為簡單又不起眼,當時都被我們忽略了過去,可是駱騫他們數次跟那批死士交手,見過這枚徵識,而今日他們發現,之前發現的那兩名形跡可疑的人,身上都有過這樣的標識!」

「這就是說,可以肯定他們的身份了!」

齊如錚二人聽聞這消息,也不由興奮地道。「如此順藤摸瓜下去,必然能找到七先生!」

殷昱點點頭,解下腰上佩劍給謝琬,說道:「找到他是遲早的事,現在咱們要做的事,是查清楚他們眼下在做什麼,準備做什麼。如今離咱們那一個月之期只剩兩日,殷磊該如何處置,是時候該籌劃籌划了。」

謝琬道:「我已經讓龐白傳話給了魏閣老和護國公他們,應該這兩日他們就會過府來與你商議。」

「這樣最好。」殷昱道:「皇上也是咬緊牙關在與我們較勁,他不肯服輸,我們更不能服輸,他就是不退位,也得扒他點皮毛下來才成。」

正說著,孫士謙忽然從門外走進來,稟道:「王爺,王妃,魏閣老和護國公已然到府了。」

四人相視而笑,殷昱道:「看來大家都是一樣著急。——走,去龍騰閣說話!」

他從來不把謝琬的娘家人當外人,不管是謝琅還是齊如錚或武淮寧,諸如此類與王府安危相關的事,都是誰在就叫誰同去旁聽。這其中也有提攜栽培之意,齊如錚二人俱都十分珍惜,連忙肅容與他們一道,去往殷昱書房所在的龍騰閣。

天色入了夜,四葉胡同這邊也漸漸回歸寧靜,錢壯和周南帶人守在謝府四面各個出口處。

謝琬交給他們的任務就是緊盯著謝榮一舉一動,所以為了能夠長期守在此地而不露形跡,他們在四面門外頭都開起了茶水攤或者賣烙餅的行當,經月下來倒也無人識破。

錢壯因為負責調度,所以並不守店,現在他坐在周南開的烙餅攤子後頭,一面吃茶解渴,一面拍打著身上的蚊子。

「像你這種長年吃蒜頭的人就愛招蚊子,你瞧瞧我,照樣光膀子,蚊子就是不叮。」周南一面燃著炭火,一面調侃著錢壯。烙餅攤子這會兒該收了,接著便該擺幾籃炒貨售賣。如此日夜不耽誤,才像個靠小營生養家糊口的人。

錢壯一面盯著謝府角門方向,一面嗤道:「你當然可以不吃蒜,因為你有老娘們兒,老子沒有,又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