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76疑心

376疑心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07 13:17  字數:3404

淑妃道:「還是得注意點兒。」

皇帝唔了聲,說道:「你們來做什麼?」

「臣妾們有事要稟告皇上。」說到這個,德妃便笑起來。「皇上交代讓臣妾辦的事,臣妾已經辦好了,現在就看皇上的意思如何。」

「哦?」皇帝揚起眉,「是殷曜的婚事?怎麼樣了,挑中的是誰?」

德妃淑妃互視一眼,笑道:「是竇閣老的三閨女,皇上覺得如何?」

「竇謹的女兒?」

皇帝望著朱欄外,沉吟起來。

竇謹是內閣閣臣,論身份當然是配得上殷曜了,竇謹這人行事很是謹慎,他若能輔佐殷曜,是再好不過的事。就是他不願為殷曜出力,只要成了姻親,有些事情他也不得不為殷曜考慮一層。最起碼,他總不會做出胳膊肘子往外拐的事情來吧?

殷曜成了他的女婿,那麼不管怎樣,殷昱也少了竇家這道幫襯,這人選,果然挑的極好!

「這竇家的三丫頭,你們可曾見過?」他問。

德妃笑道:「臣妾前兒去寺里進香回來的路上,可巧就見著了。人品相貌都是上等的,竇家又素重家風,這三姑娘很是溫婉大方。」

接著,德妃便使了個眼色給祈王妃,祈王妃因與竇家較熟,便就把這竇嬋素日品行都與皇帝說了。皇帝已然默許德妃的提議,再聽祈王妃這麼一介紹,也就沒了異議,當即讓人去請竇謹。

竇謹正在內閣衙門,聽說皇帝有召,便就正了正衣冠到了乾清宮。

進殿一見幾位娘娘並祈王妃都伴著皇帝坐在殿內,面上便起了絲疑惑。德妃抿嘴笑道:「竇大人,本宮想給令嬡三小姐做樁媒,你說可好?」

竇謹訝了訝,但是連忙拱手道:「小女難得德妃娘娘做媒許婚,何等榮幸?又豈有不好之理。只不知男方是哪家才俊?也不知小女高不高攀得起?」

皇帝哼笑道:「你竇謹是當朝一品,可謂權傾朝野,這大胤還有你們家高攀不上的公子?實話告訴你,是皇次孫殷曜。朕要給令嬡與殷曜指婚!」

「這——」竇謹呆住了,似乎完全沒想到這個可能,「這怎麼好,小女萬萬高攀不起——」

「什麼高攀不起?」皇帝板起臉,「朕說高攀得起,就是高攀得起!朕早就下了旨讓三品以上官戶中適齡女子遞上名冊到禮部,怎麼就不見你遞?朕不追究你責任,但是你眼下,你給朕把這旨意接下!」

皇帝先前下的那道聖旨,許多人都不曾照辦,又不只竇謹一人,可是眼下被逼得了鼻尖上,竇謹也只得跪下,半日才道:「臣接旨!」

殷曜的婚事就這樣落定下來,聖旨頒下來的當日夜裡,謝琬才從匆匆趕來的謝琅夫婦口中得知消息,原來這消息還是身在禮部的齊嵩得到的,謝琅聞訊便與洪連珠趕過來告訴。

謝琬聽聞後足足有半日未曾說出話來。

誠然,她們十分對竇謹放得下心,站在德妃他們的立場,也確實沒有比竇嬋更好的人選了,可是她覺得殷曜怎麼就這麼好命呢?居然娶到了竇嬋!

其實在這件事伊始,謝琬就想到對殷曜來說最有幫助的是從內閣里挑個人家聯姻,可是在與杜家聯姻失敗之後,就連柳家也對此退避三舍,甚至把未訂親的女兒侄女都從速挑人家訂了親,她就認為殷曜這個願望不可能實現了。

連柳家都不肯,幾代都不曾摻和黨爭朝斗的竇家又怎麼會肯呢?

可她真沒想到,竇家還留著個竇嬋沒定親,更沒想到的是,她們居然那麼巧在路上遇見了德妃……難道真的是殷曜運氣太好了,兜兜轉轉到最後,居然讓他撿了這麼個大便宜?

「我得去竇府瞧瞧。」

她站起來,說道。

那日不是說竇詢要出遠門嗎?正好要去送程儀,索性她親自去趟好了。

翌日一大早,因著竇謹要早朝,殷昱去了也見不著,謝琬便就帶著殷煦去了竇府。

竇夫人在二門下迎的她,一臉的愁雲。謝琬見狀便就笑道:「夫人這是怎麼了?嬋妹妹訂親是好事,倒省去了夫人一樁心事,怎麼這副模樣?」

竇夫人拉著她進了屋裡,嘆道:「若是別人,我自是還要強顏歡笑一番,可是在你面前,我也沒什麼好裝的了。也不是我拿大,這當口我們是真不願意攪到這渾水裡頭來,我們家能出位閣老,這已經是佛祖面前求來的富貴了,哪裡還想做什麼皇親國戚?

「皇上這事弄得,往後讓我怎麼跟你們見面說話?」

謝琬七竅玲瓏的心肝兒,竇夫人這話里含著七分的懊悔,倒又還含著三分的試探,末尾這句看著是埋怨皇上,可換個角度看,不正是在試探安穆王府的態度么?

她今兒來其實也是為著探竇家對此事的反應,竇夫人這麼一說,她便就笑了笑,「這有什麼不好說話的,嬋妹妹嫁給了二殿下,那就是我的妯娌。夫人便是怕我欺負妹妹,不還有個皇上給妹妹作主么?你操心這個作甚?只是我吃了虧,回頭倒要叫你一聲親家母了!」

竇夫人聞言便就笑罵起來:「誰跟你說這些了?偏在這時候跟我耍不正經!」到底不如先前那般愁雲慘霧了。

這一趟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大收穫。

在來之前謝琬是渴望能從竇家發現點什麼蛛絲螞跡的,她不是把竇謹當成那種攀龍附鳳之人,或者深藏狼子野心之人,可是她仍然覺得這件事太突然,太順利,太順理成章,一切都正常過了頭,豈不就變得不正常了?

當然在洪連珠看來她有些鑽牛角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