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75撮合

375撮合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07 07:22  字數:3337

「這使我忽然想到,謝榮壞了我們第一次事,也就還會壞我們第二次事。」謝琬依然倚窗望著外頭的三色堇,「我們不能讓他再有機會出來搗亂。」

殷昱默了下,點頭站起來,「其實我也在想這件事。除了你所說的這些,我考慮的是,如果我是謝榮,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肯定會尋找一切對我有利的機會,殷曜是其一,而七先生是其二。為了達到目的,我一定會把殷曜和七先生這兩股力量聯合起來,變成當初的季振元。」

謝琬回過頭,「七先生?」

「不錯。」殷昱點頭,「謝榮如果想繼續留在朝堂,只有攀住殷曜和七先生才能最快速的達到目的,而七先生隱藏的力量顯然對於他和殷曜來說更為有用。於是謝榮救走殷曜之後,我近日也把注意力放在了他這邊,你猜我發現了什麼?」

「什麼?」謝琬站起來。

殷昱笑了下,「我發現,並沒出我所料,謝榮也在尋找七先生,而且,那天鄭王砸過四葉胡同之後,秦方他們發現有人到過謝府。雖然只進去了片刻就出了來,而且跟蹤到他進了城中酒樓之後就不見了蹤影,可是至少第二日鄭王府就有人上謝府去了。

「雖然我們同樣不知道鄭王再度派人去謝府做什麼,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鄭王不會無緣無故的賠銀子出來,一定是有人在皇上跟前說了什麼,皇上才會下這道旨。而這個人可以在皇上身邊進言,那麼也就可以肯定,這人是宮裡或者朝中的人。」

「你的意思是,幫謝榮在皇上面前討債的人是七先生的人甚至就是七先生,而這個人正潛伏在皇上身邊?」謝琬聽到這裡,也不能淡定了。如果是這樣,事情豈非比她想像得又更嚴重得多?「那麼秦方可曾看到那人是誰?」

「就是沒有看到,我才沒有跟你說。」殷昱凝眉道,「那人乘著四面遮擋的馬車,而且穿著十分普通,進出門時頭上戴著幃帽。而且他十分謹慎,專挑人多的地方走,使得旁人想下手窺探也找不到機會。進入北城的醉仙樓時,在往來人流里跟丟了。

「雖然不能肯定這人是不是就是七先生,但是他想把謝榮弄起來這是毫無疑問的,否則他為什麼要挑動皇上替他出氣?」

如果說先前謝琬還只是一時感觸隨口與殷昱說說的話,到了此時,她就再也沒辦法忽視它了。

不管是不是那人是不是七先生,他找上謝榮,目的絕對不會單純到哪裡去。這個時候謝榮無論攪和到哪股勢力里去都不是什麼好事。

而且他應該是當初離七先生最近的人,雖然沒有見過真人,可誰知道他會不會有什麼線索找到他?

「謝榮這邊,你交給我。」

她抬頭看著窗外,暮色下的花圃看起來已經有些朦朧了。

德妃和淑妃兩宮離得很近,二人在年輕時私底下也免不了有些明爭暗鬥,可是自打太子地位日漸穩固,而祈王楚王又實在沒有那份經世治國的天賦,於是在他們都成親開府之後,兩人寂寞之餘,也都漸漸地放下了曾經那些往事,安份地做起老姐妹來。

德妃往日去寺里上香通常都是與淑妃一起,但是這兩日淑妃腰腿疼的毛病犯了,德妃才邀了謝琬同去。

夜裡用了晚膳,德妃就拿著兩盒茶葉到了淑妃宮中。

淑妃笑道:「看你氣色這麼好,是不是今日出宮遇到什麼好事了?」

德妃亦笑道:「有這麼明顯么?倒是真遇到了樁好事,你如今管著後宮,所以來問問你的意見。」

淑妃便就洗耳恭聽。

德妃道:「咱們老姐妹處境差不多,我也不藏著掖著了,我攤下給殷曜選妃這事,一個弄不好就是兩頭都得罪,可是我今兒遇見了一個人,卻是堪堪能讓三家都歡喜的!你猜我見著了誰?」

淑妃笑道:「誰呀?」

德妃抿了口茶,才道:「你可見過竇謹家的三丫頭?」

淑妃頓了頓,「你是說,撮合竇家四丫頭跟殷曜?」

德妃道:「不好嗎?」

淑妃沉吟了片刻,點點頭。

如果是竇家的丫頭,那有什麼不合適的?竇家祖上也娶過一位郡主,雖然已經是數代之前的事,但是因著竇准在東海殉職,皇帝深覺虧欠了竇家,所以竇家在乾清宮說話一向都還是有份量的。如今他又入了內閣,納他們家丫頭給殷曜為妃,首先皇帝是肯定同意的。

而後竇家這麼多年耿正清明,從不參與黨政紛爭,與朝堂各家關係都不錯,以他們的家風,以及他一向清明的腦子,就是女兒嫁到了東宮,幫著殷曜奪嫡的可能性也極小,殷昱對此不會有意見。而殷曜一個庶子,能力實力都不如殷昱,卻娶到了閣臣的女兒為妃,鄭側妃難道還能挑出什麼理兒來?

如此兩邊都不得罪,將來她們倆也能歡歡喜喜地圓了這場媒,豈不是三家皆大歡喜?

「這個人選好,我看可以去跟皇上說。不過,人家丫頭訂親了不曾?」莫要人家已然訂了親,到頭落得空歡喜一場就沒意思了。

「我怕人家竇夫人想到這上頭去,所以沒問。」德妃道,「我這不是聽說祈王妃跟竇家常來往,所以來托你去問問么。這事拖久了對咱們也沒好處,依我的意思,如果打聽來對方未訂親,皇上就沒意見的,就請旨把這婚給指了得了。」

淑妃沉吟點頭,「你說的對,我明兒就讓祈王妃進宮一趟。」

翌日祈王妃就進了宮,當然竇夫人和謝琬都不會去關注這個,她們在安穆王府聊竇詢的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