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72操辦

372操辦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06 07:43  字數:3748

「皇上,段閣老來了。」

張珍走進來,輕喚著盤腿坐在露台上出神的他。

他停了片刻,才緩緩抬起頭來,目光落在朱欄下一片薔薇花上,說道:「有事么?」

張珍躬身道:「是為著二殿下的婚事而來。」

皇帝默了默,擺擺手讓進。

說心裡話,他也不喜歡殷曜。說起來,這三個皇孫他一個也不喜歡。即使是殷昱,他也只是欣賞。喜歡一個人,得從打心眼兒里才行,會想著什麼才是對他好的,什麼是他見了會高興的,他對殷昱,沒有這樣的情懷。可是曾經他有過,那樣短暫的一段歲月。

門口傳來輕微的衣袂響,段仲明進來了。

進門行了大禮,皇帝揚了揚手,喚賜座。

「你來是為殷曜的婚事?」他問。

段仲明頜首,「前陣子,皇上下旨要給二殿下指婚,禮部因而挑中了幾名閨秀。這些閨秀都已介及笄,年歲都不小了,所以來請皇上示下,是免去這些閨秀的選妃名額,讓她們自行婚配,還是眼下把這事操辦起來?」

他把手上的花名冊遞向皇帝。

張珍接過來,轉交到皇帝手裡。

禮部原先已經初擬了幾位閨秀,正待給皇帝過目斟選,誰料突然出了丁峻和殷磊被劫這事,於是婚事也被耽擱了下來。

殷曜今年已經十六了,按照規矩三媒六聘下來,成親也起碼是一年後的事。而在訂親之後,他就得開府另住,他是覺得如此也好,出了宮他就得自己去面對問題,自己去解決,這也是鍛煉他的一種方式。當初殷昱不就是在外頭摸爬滾打變得這麼強大的么?

他也不能護他一輩子,總要他有這個能力扛起這江山來。

如果因為亂黨的事把這事耽擱了,就很沒有道理。

他接過冊子,翻了翻,說道:「操辦起來吧。至於選哪家閨秀,讓德妃幫著挑挑。」

雖說理應是由太子妃來挑選,可是太子妃是殷昱的生母,他能相信她嗎?楚王妃就是德妃挑的,還有幾位公主挑附馬時,德妃也給了參考意見,後來事實證明她的眼光十分不錯,讓德妃來挑他沒有什麼不放心的。

段仲明頜首,退出去了。

皇帝也撐著地站起來,示意張珍下園子走走。

兩人下了木階,皇帝說道:「殷曜去哪兒了?」

這些日子說是說殷曜在乾清宮侍疾,可是他並沒有傳說的病的那麼嚴重,有時候避不見客,不過是一種迴避選擇的方式罷了。所以殷曜並非時時都在身旁,大多數時候,他讓他在側殿里溫書或者拿些政事來考他的應變和對策。

張珍道:「二殿下正在看西北和東南的邊境輿圖呢。」

皇帝嗤笑了聲,「他看什麼輿圖?他曉得看什麼輿圖?」

張珍垂首陪笑,「奴才也覺得新鮮,於是問了問。原來二殿下多年來就有看輿圖的習慣,說起來,還是當年謝榮在東宮任侍講的時候,給二殿下講解我朝邊情,二殿下從此把邊防之事放在了心上,漸漸培養起來的。」

皇帝腳步頓下來,「謝榮?」

張珍看著地下,「是的,謝榮。」

皇帝看著面前參天的梧桐木,想起那個多才而智變的人來。

謝榮是他當政數十年里,所見不多的讓他能夠立刻記起他的面目來的人之一,從乍見到這個人起,他就感覺到他身上有種堅韌的力量,一種就算只剩一口氣在,也能夠頑強地生存下去的狠勁兒,因而那個時候在年輕的他身上,渾身都充滿著蓬勃的氣息。

這個人很容易讓人印象深刻,不管是他的才華他的氣質,還是他的積極和他的堅持,甚至於他在最後關頭為了保全自己而寧願舉報季振元時的忘恩負義。

其實他從不曾認為謝榮舉報季振元有錯,季振元本身有罪,朝廷也在懸賞徵集證人證據,謝榮作為被蒙在鼓裡的附屬,這個時候跳出來維護自己最後一點利益是不難理解的,而且他還認為,一個真正能成大事的人,有時候也需要這種六親不認的決絕和勇氣。

當時他恨他的,其實是他對殷昱所做的一切。可是現在想起來,他這種恨也是一種被迫的恨,是迫於自己身為祖父,而必須恨他的「恨」,並不是發自心底里,因為謝榮謀害了自己的孫子,所產生的發乎真情的切身之恨。

所以最後張珍那句話一說出來,他要把他削官流放的旨意就下不下來了。

他把他放在朝堂底層,讓他在靳永手下自生自滅。靳永會踢走他這其實並沒出乎他的意料,他手上完全沒有任何資本去跟靳永抗衡,他會出局,是一定的。

當然他也有幾分可惜,可惜他才華和能耐,可是他既然被踢出了局,他也就無謂再為他嘆喟了。

沒想到,突然之間又聽到他的名字。

「謝榮,近來在做什麼?」

張珍平靜地道:「聽說挺倒霉,前兒不過是建議了鄭王幾句,讓他站出來替皇上分憂解勞,揉和一下朝堂目前這局勢,鄭王因著丁峻回府,把氣撒在謝榮頭上,把他的家給砸了。」

「唔。」

皇帝皺起眉,聲音沉下來。

原來鄭王會這麼醒目乃是謝榮出的主意,他原還當鄭王怎麼變得這麼機靈了呢?居然倒怪到人家身上,真是個蠢貨!

「那謝榮也不是個慫的,如何就任憑他砸?」他迴轉身道。

張珍抬起頭來:「那謝榮如今只是一介平民,鄭王是親王爺,別說是砸了他的家,只怕就是攆了他回河間再佔了他的府邸他也不敢說什麼。」

「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