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71再敗

371再敗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05 19:44  字數:3378

而這時鄭王聞訊已經趕來了,見著安然無恙的丁峻,鄭王急衝上去問道:「磊兒呢?他在哪裡?」

不料丁峻面『色』沉下,說道:「他們讓我轉告王爺,王爺既然不在乎殷三爺的『性』命,那麼他們就更不會在乎殷三爺的『性』命了!」

「這,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鄭王驚呆了,謝榮不是拍著胸脯保證七先生他們不會傷他們的『性』命嗎?這是怎麼回事?這才不過一天的工夫!「那他在哪兒?你們這些天都在哪兒呆著?」

「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兒,王爺的問話,請問我無可奉告!」

他永遠記得殷磊在那些蒙面匪徒告訴他們鄭王爺這兩日的舉措時,他那副面如死灰的表情,是的,他們或許不上進,不正派,可是他們之所以會有今日也是和成長環境分不開的!他們變得頹廢和墮落,這完全都是他們的責任嗎?他們做父母的,就一點過錯也沒有嗎?

他明白殷磊的心情,那個時候他甚至也有些絕望,他害怕建安侯也會像鄭王一樣為了保全自己和家族而不顧他的生死,於是當他們把裝了火『葯』的紙包綁在他身上,說是要害得建安侯和他同歸於盡時,他甚至冷笑了兩聲,因為他覺得,建安侯是肯定不會冒著被炸成碎片的危險來救他的。

可是事實完全相反,建安候不但沒和鄭王一樣置他不顧,反而毫不猶豫地上了城樓來救他!那個時候他忽然後悔了,他從他的眼神里看到他對他的愛,他不想讓他來送死,可是他偏要——還好炸『葯』里的引子不知為什麼竟然斷了。

眼下看著鄭王的面目,他就替殷磊感到無比悲哀,他至少還有個真心愛他的父親。可殷磊,卻連父愛對他來說都是個奢侈的東西。鄭王一定沒想過,這個時候如果身為父親的他們不去救他們。不在乎他們的『性』命,便再也沒有人會把他們的安危放在心上!

基於這段相依為命的日子而加深了的情誼。他對鄭王也沒有了絲毫尊敬。大妝371

兒子失而復得,建安侯對鄭王就更加沒有好臉『色』了,二話不說拉著丁峻到了曾虎牽著的馬前,把自己的馬讓了給他,然後騎上曾虎的馬縱馬而去。

鄭王看著騎在馬上安然無恙的丁峻的背影,只覺得頭上背上皆是冷汗,他不過是跟皇帝上了道摺子,七先生那邊就那麼快做出了反應。他們把丁峻放出來卻把殷磊扣下,不是打他的臉是什麼?這下殷磊落在他們手上,還能有好下場?!

他突然後悔了,為什麼要聽信謝榮的讒言?如果他不聽他的,殷磊至少還是安全的!從丁峻的形『色』來看,這些日子一定還沒受到什麼折磨,可是今日之後呢?他在公然地無視過七先生他們的指令之後呢?殷磊還會安全嗎?

他要去找謝榮,他要去找謝榮!

城門樓子上的事也由謝芸安『插』在各處的眼哨遞到了四葉胡同。

謝榮負手站在窗內,有半日都未曾回過氣來。

他這裡才開始有了點動作,謝琬就這麼快下手了?他以為他們就算會對此事有所反應。也不過是再下道戰書給鄭王嚇唬嚇唬他們而已,也絕沒有想過他們居然會放出丁峻來,他哪曾料到謝琬不但沒跟鄭王廢話。反而直接借著這事放出了丁峻!

丁峻一出來,形勢就不同了,首先鄭王自己掉進了坑裡,朝中原先站在他身邊聲援他的那幫大臣們必然不會再理會他了,然後丁峻這一出來,鄭王府又多了建安侯府這個仇人,再者,他們也用行動再度證明了他們可以是無所不做的匪徒,這種情況下。皇帝還能在位子上坐得安然嗎?

而這些給他帶來的,是鄭王將把所有的怨氣出在他身上!

「謝榮何在?給我滾出來!」

正在默然之時。門外就傳來一連串的咆哮聲,龐福勸阻的聲音夾雜其間。可帶來的卻是更加火爆的斥罵。

「是鄭王!」謝芸臉『色』微變。

謝榮無語地點點頭,穩步走了出去。

廡廊下與怒意四『射』的鄭王面對面遇了個正著,鄭王頓了頓,抬起馬鞭便往他指來:「我只當你是誠心來替我排憂解難,不想你竟是個十足的『奸』小!你如今害得我這麼慘,我豈能饒你!」說罷,一鞭子往謝榮身上抽來。

龐福雙手推開謝榮,一閃身擋在謝榮身前,跪地跟鄭王道:「王爺息怒!有什麼話請王爺好好說,我們爺如今身子也不如從前……」大妝371

「你是什麼東西?這裡豈有你說話的地方!」

鄭王往他身上一踹,揚手又要來打他,謝榮走過來握住他的鞭子,緊盯著他道:「王爺有氣沖我來,與一個下人撒什麼火?王爺也是個明白人,我跟王爺進言之後皇上對王爺什麼態度您也看到了,這後來發生的事如何也要我全部承擔?若是如此,往後誰敢再替王爺出謀劃策?」

鄭王倏地抽出鞭子來,往地下啐了口,「你還敢狡辯!來人,把這屋子給我砸了!」

身後跟隨而來的七八名護衛立時衝進屋裡,只聽砰啦乒啷一陣震價的響,屋裡傾刻已變得狼籍,謝府縱使人多,可是鄭王持劍守在門口,也沒有人衝上前來。如今謝榮只是一介平民,他們的脖子再也沒有從前那麼硬了。

謝芸氣得兩拳緊握臉『色』發青,謝榮也好不到哪裡去!

而鄭王府的人砸完了書房院子,鄭王沖謝榮冷哼了一聲,又吩咐人一路砸了出去,直到滿院子落滿一地碎片,鄭王才終於覺得火氣平了些,帶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