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70獻計

370獻計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05 13:38  字數:3328

謝榮捧著茶頓了會兒,說道:「七先生固然厲害,但是這次他們並非沖著傷人性命而來,自然就不會有太大的動作了。恕在下直言,這件事王爺為難,皇上也為難。如果王爺能解了皇上的燃眉之急,想個什麼主意,把眼下群臣對皇上的誤會給解除了,這對王爺來說不是件好事嗎?」

鄭王當然想!東宮的舊仇雖然早已存在,可東宮不至於把他們全家給滅了,將來日子難過也是將來的事。而眼下他們因著殷磊這事卻又把皇帝給得罪了,這才叫要命!不管日後怎樣,眼下能把皇帝對鄭王府的這份嫌隙給除了,當然是好事!

想到這裡,心中便肯定謝榮是他的貴人了,立即站起身,沖謝榮長揖到底,說道:「先生有何高見,還請賜教!事成之後,本王定會為先生在皇上跟前表表功勞的!」

謝榮要的就是這句話,聞言也站起來,「這個禮在下可萬萬不敢受!只不過因為當日見著二殿下也險些被牽連在內,在下因與殿下曾有過一段師生之緣,故而不忍他英明有損,又因當初王爺與在下有過幾面之緣,所以才冒昧進府。」

鄭王聽到這裡,也沒有什麼不明白的了,知道他是想回到殷曜身邊去,這事對他來說沒什麼大不了,雖說他也深恨殷曜的自私忘義,可殷曜好歹跟鄭王府沒仇,他要是上位總比殷昱上位強些,於是如果謝榮真幫他解決了這煩惱,他幫著他在皇帝面前遞個話倒也沒什麼。

「先生的意思本王明白,如今本王該如何做,還請先生給個明示。」鄭王又沖他拱了拱手,然後請他落座。

謝榮坐下道:「如今要解皇上的危機,自然首先要結束大家對皇上貪戀皇位,而不肯退位營救三爺和丁世子的非議。」雖然大家都不知道皇帝明明年事已高龍體狀況也不佳、卻還不敢讓位是為什麼?可是不管怎麼說,作為皇帝當然不會願意他的子民背地裡如此指責他。

「而結束這件事最好的辦法,說來也簡單。」他繼續道:「王爺只要在明日早朝時表明態度,堅決擁護皇上繼續留任乾清宮,並且陳述幾條理由力證皇上為什麼不能在這個時候退位就成了。

「如今朝中之所以分成幾派,無非是鄭王府和建安侯府都未曾表態的緣故,大家心中都有私心,所以有些人才會利用這點煽風點火讓大臣們呼請皇上聽從劫匪擺布。如果王爺明言表示擁護皇上,那麼不但皇上會感激您,大臣也再沒有話可說。這樣一來,豈不好么?」

鄭王聽畢,點了點頭,但是馬上又道:「這麼一來,磊兒的性命豈不堪憂?」雖說殷磊只是個庶子,可也到底是他的骨血,而且他還得照顧許側妃的心情啊。

謝榮默了默,說道:「我以性命擔保,不會的。」

鄭王默然。

翌日乾清宮朝議之上,鄭王果然就鏗鏘有力地奏請皇帝不要理會劫匪的態度,繼續坐鎮乾清宮了。並且還拍著胸脯義正辭嚴的表示大胤朝在皇帝數十年的治理下才有如此的面貌,如果皇帝就這麼退位,一來有損皇威,讓東南夷族輕視我朝,二來也漲了亂黨的威風,所以一定不能退云云。

他前後截然不同的兩番態度不能不使朝堂嘩然,但是不管怎麼樣,隨著他的擲地有聲,那些原本還打算做他的後備力量的人們也都無語了。而皇帝聽見他站出來這麼樣振臂高呼,心下到底舒坦了些,旁人就是說十句擁護他的話也比不上當事人說一句來得有用,何況這次鄭王不遺餘力。

謝琬聽錢壯說完這段之後,搖著扇子半日沒出聲。

鄭王如此不顧親兒子的性命來唱這場戲,不管是真擁護還是假擁護,能捨出個兒子來做戲的也不多見。皇帝感念之餘,事後必然會接見鄭王,鄭王順便表揚下謝榮也不是不可能,因為皇帝當初本來就對謝榮輕判了,可見還留有餘地。

「建安侯又是什麼樣的表現?」謝琬問錢壯。

錢壯道:「建安侯暗地裡把鄭王罵了個半死,因為這樣一來顯然等於把丁峻的性命也送了出去。」

謝琬點點頭。這是自然,建安候又沒有見過謝榮,並不知道丁峻究竟有沒有性命之憂。

想到這裡,她也不由得挑起唇來,她這裡正愁著怎麼把丁家給踢出這漩渦去,沒想到謝榮就送機會上門來了!

「看看王爺在哪兒,去告訴他……」她招手喚了夏至近前,交代起來。

建安侯這兩日氣得只差沒去掘鄭王府的祖墳了!

鄭王這老賊,竟然不聲不響跑到乾清宮去拍皇帝的馬屁!他不在乎殷磊是他的兒子是一回事,可丁峻是建安侯府的世子爺!是侯府的繼承人!他一個活生生的兒子就要被他的害死了,他覺得,就算真刨了他丫的祖墳也還輕饒了他!

當然這些話他不可能真的說出來,鄭王府的祖墳那是帝陵,這種事莫說去做,就是說說也是大逆不道。可是越是不能說他就越是憋氣,一面又想起丁峻幼年失母,自己對他又諸多苛責,心裡又是氣又慌,又是急又是怒,這幾日肝火旺得口舌都生瘡了。

「侯爺還是保著自個兒身子要緊。」

跟前的老僕人曾虎噙著眼淚安撫他說。他在丁府呆了一輩子,這府里的情況沒有他不了解的。建安侯這人面冷心熱,看著對兒子平日里又斥又罵,可心底里是真疼他的,建安侯府從來不曾參與過什麼宮闈中事,這次卻被亂黨逼到這個境地,實在算是個劫數。

建安侯擺了擺手,轉過了臉去。

他如今什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