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69造訪

369造訪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05 07:24  字數:3454

事情鬧出已經有四五日,至今也還沒見七先生有什麼動靜,駱騫漸漸有點坐不住,這兩日徘徊在正豫堂外想進又不便進的模樣。

謝琬都瞅在眼裡,她也在時刻等待著七先生浮出水面,可是這才五日不是嗎?如果七先生連這五日時間都呆不住,那他也不可能會隱藏得這麼深這麼久了。

「殷曜在去乾清宮之前,鄭側妃對殷曜有過一番提點,據說這些日子在乾清宮表現十分不錯,皇帝之前對他的惱意也消失得差不多了。我估摸著,他們是打算從皇上這邊下手,直接取得皇上的冊立詔書什麼的。」

晚飯的時候,謝琬跟殷昱這麼說道。

殷昱唔了聲,「他敢立我就敢撕。這些沒什麼用,只有真正坐到這位子才叫有用。」說著他挾了個雞翅膀到殷煦碗里,殷煦如今可以自己吃飯了,雖然有時遇到困難免不了會棄了筷子用手,但是還是能夠自己吃的很好。

而且他還會說話了。

「太瘦了。」他拿著雞翅咬了一口,老氣橫秋地咕噥。

夫妻倆相視笑了下,謝琬又夾了個雞腿給他。這裡又接上殷昱的話,「這回我們的架子鋪得夠大,這事不能拖太久,如今大夥對皇上的不滿已經挑起來了,只等七先生一冒頭,咱們就得收手。以免夜長夢多,真拖出事來就不好了。」

玩火者必自殘,他們眼下就是在玩火,身為皇孫卻暗中策劃威脅皇帝,這是忤逆之罪,若是罪證確鑿,是要砍頭的。雖然他們不可能落下什麼蛛絲螞跡,就算有人能猜出來是他們做的,也沒有證據證明,但是有些事的確需要適可而止。

「我有數……」

殷昱這裡正回應著,邢珠忽然匆匆從門外進來,向二人行了個禮,而後道:「王爺,王妃,謝榮那邊有動靜了!」

殷曜這幾日子在乾清宮侍疾,也沒忘了聯繫謝榮,本來回宮之後殷曜忙於憂心七先生,以及後來再發生的這些事,也沒怎麼再惦記謝榮,可是這次鄭鐸捎來的信又提醒了他,跟殷昱比起來,他最弱的就是在關鍵時候缺少個得力的助手,殷昱身邊那麼多幫著出謀劃策的人,而他居然一個得用的都沒有!

這個時候,他不免就想起謝榮的好來。如果有他時刻在身旁指點著,他哪裡用得著像只無頭蒼蠅般?

但是謝榮到底是因為季振元和七先生那事兒下來的,這些日子皇帝又憂病在床,實在不適合跟他提起他,於是他就傳話給鄭鐸,讓他有什麼事兒多去找謝榮拿主意,多個人總是多條路子。

鄭鐸本就看不起謝榮,這時候雖然礙於殷曜的話不得不跟謝榮接觸,心裡卻總跟堵了根刺似的。

謝榮當然也看得出來鄭鐸父子的心思,不過眼下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他必須得跟殷曜聯絡上,爭取借著這件事被起用復官,所以這幾日他就在苦苦思索眼下能夠幫助殷曜得到些什麼,又能為自己爭取到些什麼。

目前對殷曜來說,最具有份量的當然是皇帝提前冊封他為太孫的詔書,可是這個時候皇帝是不會下達的,他若是下達了這道詔書,那麼就等於表示跟太子公然對立了。

如今太子對封太孫的事雖然並沒有明確的態度,可是誰都看得出來他是向著殷昱的,他沒有道理不向著殷昱,他跟太子妃之間感情不錯,殷昱是嫡長子,又早就具備繼承大位的條件,反觀殷曜,大約也就只有皇帝那樣的老糊塗才會執拗地要扶持他吧?

眼下大敵在前,皇帝又怎麼會蠢到跟太子公然對抗?這個時候滿朝文武有一半偏向了太子,他若再執意下旨冊立殷曜,那無異於挖坑給自己跳。

除非,是下密旨。

如果皇帝在這期間與太子私下有了協議,或者下了密旨,要求必須是殷曜來當下任太子,那麼不管皇帝退不退位,太子都必須遵從。就算這事將來也會有變數,可是將來的事情誰知道往哪個方向變化呢?而且如果有了這道密旨,將來不管發生什麼事,他們都能憑藉這個而佔據上風!

所以,眼下如果能拿到這樣的一道密旨,是最有保障的。而他也有信心能勸動皇帝立下這樣的一道旨!

但是做這事的大前提是,他得有機會見到皇帝。

眼下能找到什麼機會見到皇帝呢?殷曜是不可能提出讓他進宮的,不然的話沒法兒解釋他會突然想起他,而且他也沒那個腦子去面對皇帝的各種不動聲色的質疑和盤問。與其如此,還不如他自己想辦法進宮。

他思考了兩日,喚來謝芸:「建安候和鄭王這幾日怎麼表現呢?」經歷這場巨變後,他開始逐漸培養起謝芸來了,到底他當初還是起步太晚,對官場之中的門路花了那麼長時間才領略到其中精髓,若不是他的天賦和情悟性撐在那裡,哪裡還有他後來的侍郎做?

謝芸想了想,有條不紊地道:「建安侯為著丁峻的事焦頭爛額,顯然是真的為這嫡長子操碎了心。但相比起他來,鄭王似乎更在乎皇帝退不退位的事。鄭王府的人這幾日與宗室裡頭的人都來往得十分頻繁,也不知道談論些什麼。」

謝榮聽完,點點頭。

鄭王當然會關心皇帝退不退位的事情。

殷昊因殷昱而死,鄭王當初受季振元挑撥拿著此事跟宮裡不依不饒,非逼得皇帝把殷昱給廢了還逐出宗室,雖說如今看來皇帝當初頗有半推半就之嫌,可是如果沒鄭王這一鬧,皇帝是肯定需要另外再找理由廢殷昱的,而以殷昱的本事,哪有那麼容易被設計?

當時太子什麼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