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68遞信

368遞信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04 18:09  字數:3322

若按往日他與謝琬他們之間的恩怨,足該讓他把這事捅出去報給乾清宮!

這件事捅出去,那麼安穆王府護國公府還有魏彬他們必然逃不過被問罪的下場!可是這樣做對他有什麼好處呢?當兔子都殺盡了,還要他這把弓何用?殷昱若是徹底被整垮了,那麼殷曜毫無疑問會順利繼承太孫之位,皇位都到手了,那個時候殷曜還要他何用?

眼下這個時候,他當然不會說出去。

沒有殷昱他們使出來的這條毒計,又怎麼會有他的東山再起?

「芸兒,你送封信去鄭府。」

他將寫好的一封信塞進信封,遞給謝芸。「請鄭大人勸說二殿下,請奏賜府另住。」

殷曜呆在宮中,那麼他便沒法跟他聯繫上,像眼下這件事,他必須能隨在殷曜身邊隨時提點著他好好利用機會才成,可是如今一個在宮裡一個在外頭,根本無法行事布署。

鄭鐸雖然對謝榮抱有嫌隙,但是到了這個時候也敢怠慢,拿到信就進了宮。

殷曜正後怕得要死,哪裡還敢出宮另住?

這封勒索信雖然是沖著鄭王和建安候來,可是目的卻直指皇帝,殷曜不知道七先生他們究竟想什麼,但是這形勢對他來說可不利極了。太子偏愛殷昱,他若是登了基,他哪裡還有什麼機會奪嫡?七先生這是一把死死掐住了他的喉嚨啊!

回宮這些日子,他猶時常地後怕。想起七先生如鬼魅般來無影去無蹤,世上簡直沒有人知道他的藏身何處,如今他竟然直接把主意打到了皇帝頭上,當日他們潛伏在北里胡同,只怕就是為著劫持他而來。既然如此,那麼他們對他可曾死心?他往後若是再出宮,會不會再次對他下手?!

他身邊是有侍衛,可是遠不如殷昱身邊的人多,更不像皇帝太子那樣身邊時刻高手如林,他開始有了濃重的危機感。他不想死。他一點兒也不想死,他還有那麼多的樂趣沒有享受過,怎麼能就這樣死掉?可是七先生這麼厲害,他難道要一輩子躲在宮裡嗎?

殷曜這些日子被心內的惶恐煎熬著。一面害怕著七先生。一面又擔心著皇帝會同意七先生的條件讓出皇位。幾日之間恍如掉了魂似的,所以當謝榮勸他出宮單住的時候,他哪裡肯依?自然是百般的推託。

鄭鐸這裡把殷曜的意思一轉述。謝榮一面罵著殷曜窩囊廢,一面只得又提筆寫了封信。殷曜接到後看完,又仔仔細細想過,才又咬著牙跟太子提了。

因為當日商議的目的在於惡化皇帝與群臣的關係以及激出七先生,所以信上留給皇帝做選擇的日子有整整一個月那麼長,而丁峻二人早在秘密的地方吃好喝好被養得白白胖胖,甚至連吵鬧都不吵鬧了,每日里乖乖地等著三餐,然後看書下棋。

這些日子謝琬也時常地在東宮出入。

因著這目標是沖著皇帝,太子和太子妃被皇帝壓制了幾十年,如今好容易見著他有吃不下睡不著的時候,一改當初的焦慮憂心,變得從容起來。可是一面又在心底里自責,覺得身為兒子兒媳,不該把他置於這樣的境地而不顧。

謝琬只當沒看見,把殷煦往他們面前一推,他們立即什麼煩惱也不見了。

至於乾清宮,她當然是不去的,按說皇帝如今被氣得三天兩頭的病倒,作為孫媳婦,她是該去請個安什麼的,可是他連殷煦都不讓進,她何必去送臉給人打?說句大不敬的,他若是真扛不過這一坎去了,倒還好了,可惜好人命不長,禍害遺千年,他只怕沒那麼容易嗚呼。

傾聽滿京師的傳言對於謝琬來說已在成了每日必不可少的內容,而殷曜奏請出宮另住的事她當然也聽說了。

因著魯國公也參與有份,殷昭當然也知道整件事始末,這日她在謝琬的抱廈里一面在她的花瓶瓷胎上描花,一面就說道:「皇上當然是不會退位的,就是退位也會以不讓大哥承繼大統為條件,而殷曜在宮裡難免近水樓台先得月,我看他出來住也好。你說呢?」

「不好。一點也不好。」

謝琬給她遞顏料,看著窗花一笑,說道:「如果我猜得不錯,這主意絕不是鄭鐸想的,而是謝榮想的。殷曜前些日子不是在議婚么?他也十六了,按規矩也得搬出宮來另住了。這樣一來對謝榮就大有好處了,至少到時他就可以住進殷曜府上對他出謀劃策。」

這件事除了讓她更加增添幾分一把拿下謝榮的決心以外,其實並沒給她帶來什麼煩惱。

殷昭停筆想了想,點頭道:「你說的對。他在東宮也沒什麼心腹,若是出宮另住,倒是很利於培養黨羽。看來我們得去跟父親打個招呼才是。」

謝琬看著她道:「都是兒子,你直接跟他這麼說,他能答應?」

殷昭繼續落筆,說道:「何需直言?皇上不是挺喜歡留他在身邊的么?他深受皇恩這麼久,這些日子皇上負病在床,他就不用去乾清宮侍侍疾儘儘孝道,直到皇上身子全然康復?他連侍疾都不去,皇上豈不是白疼了他一場。」

謝琬微笑搖起扇子,「言之有理。」

殷昭下晌入宮坐了坐,殷曜被派往乾清宮去侍疾的旨意就下來了。

殷曜原是不想出宮的,可是後來被謝榮一番勸說,到底覺得出宮才是真的對他有利,於是跟太子提了。這裡才剛建立起對新生活的一番嚮往,指望著太子能答應,沒想到轉眼間又接到了旨意讓他去乾清宮侍疾,如此來去地折騰,未免就有些不大耐煩。

鄭側妃卻不這麼認為,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