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67逼迫

367逼迫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04 18:09  字數:3401

丁峻的玉居然隨著一封勒索信一道出現在建安侯的案頭!而整個侯府上下的練家子不知有多少,居然沒有一個人察覺到這玉和信是怎麼進來的!

建安侯看完信之後雙手抖了抖,立刻駕馬趕到鄭王府,而鄭王此刻也正在屋裡發獃並冒著冷汗!原來鄭王也接到了殷磊常年佩在身上的一塊玉,還有一封與建安侯手上類似的一封信!

「王爺,現在怎麼辦?」

建安侯雖然在中軍營任職,也是參將一名,可是這信上寫的是要他們去奏請皇帝禪讓給殷曜來交換丁峻和殷磊的性命,他們是聽還是不聽?聽了照做的話那搞不好就是逼宮,他們都與黨爭奪嫡之事無甚關係,這要是卷了進去那可就回不了頭了!

可若是不聽,那丁峻的命可就沒了!

建安侯雖然亡妻不久就續了弦,導致如今後妻與丁峻總是不和,可是他對這個嫡長子還是疼愛的,畢竟是他的親骨肉啊!他能不心疼?雖說平日里丁峻的不思上進也讓他十分惱怒,可那也是恨鐵不成鋼,他自己的孩子自己能打能罵,怎麼能夠任由別人欺負呢?

鄭王倒也罷了,就是沒有這樁他也跟殷昱結了仇,就算沒有參與這奪嫡之事也遲早會跟殷昱有筆帳要算,可是他真沒想過卷進這種事裡頭來,說來說去都是娶妻不賢,為了對付個繼子,這後娶的夫人竟然與鄭王妃合夥把他們扣了起來!如果不是被扣,如果能早點出來。豈不是不用被捉?

而這麼一想,他又更加地恨起殷曜來了,為什麼在他走的時候他不拉他們一把?就是不拉,回頭招呼一聲不也好么?沒想到殷曜平日里與丁峻他們稱兄道弟,可有難臨頭時,竟然如此不顧道義!這樣的人,又算得什麼男子漢大丈夫?!

鄭王這裡也是嚇得冷汗直冒六神無主,這亂黨都進了自家大門了,他居然一點兒也不知道,這幸好不是來取他的命的。這要是取他的命豈不易如反掌?

這裡拿著手上的玉和信。倒是連話也說不出來了。他對殷磊的感情不如建安侯對丁峻那麼深,可是他都已經死了個殷昊了,怎經得起再丟一個?心裡頭也是疼的,可是讓他拿這個去宮裡逼請皇帝禪讓。他自認還是沒有這個膽。

於是拿到這封信。反倒比起原先來更加糾結鬱悶了。

由此籠聚在兩府上空的陰雲。又更加濃重了一層,而這種兩難情況下,究竟是決定進宮還是不進宮?決定救人還是不救人?竟然毫無辦法拿出個主意來。

不過好在有一個月的時間。他們可以再想想。

兩府這裡進入了苦苦掙扎期,謝琬卻也在安穆王府查看著錢壯他們打聽來的建安侯府的底細。

捉丁峻二人完全出於駱騫他們臨時起意,其實丁峻可以說是最無辜的一個。從這些消息來看,建安侯府這些年並沒有什麼惡行,在殷昱這些年的遭遇上,也沒有插手做過什麼事,與鄭王府從前更是沒有過什麼往來,這樣一來,丁峻的被扣,就顯得有些倒霉了。

只是當時那種情況,只捉鄭王又不捉丁峻的話,又很容易招人懷疑,倒也怪不得駱騫。

「如今建安侯為著這事茶飯不思,倒也可憐。」邢珠打量著謝琬面色,說道。

夏至從旁遞了杯冰好的蓮子湯到謝琬手上,退在一邊去擦坐在小板凳上吃西瓜的殷煦的臉。

「我也是在想,得找個什麼機會讓丁峻從這事兒裡頭脫身出來。」謝琬抿了口湯說道。

建安侯與鄭王各自惶惑了幾日,正不知該如何是好,這日皇帝卻召了他二人進宮。

進宮路上建安候原是還沒打算把這事說出來的,沒想到到了乾清宮鄭王進殿便哭著跪到了皇帝腳下,皇帝大驚失色,還以為殷磊二人遇難,再一細聽,差點也沒背過氣去!

原來七先生竟然這麼陰損,要拿丁峻二人的性命來逼他退位!

丁峻和殷磊跟皇位有什麼關係?他豈能答應這種荒唐無禮的要求?可是他不答應,對方就要殺了丁峻和殷磊,這不是逼得他們君臣反目嗎?

可是就算知道這是個陰謀,鄭王和建安侯也沒法不保自己兒子的命。皇帝居然找不到責怪他們的理由!可是不責怪他們,責怪誰呢?七先生杳無蹤跡,搜查了這麼久,也完全沒有丁峻他們的下落,皇帝看著跪在面前的建安候和鄭王,一張老臉如同刷了漆一般難看!

他在位這麼多年,還從來沒被誰逼到如此尷尬的境地過,他不得不說七先生這招出的夠陰的,這是讓他在愛民如子的名聲和皇位之間作選擇啊!

他不知道七先生為什麼會突然以這樣的方式逼迫於他,但是無論如何,他對殷曜也開始產生不耐煩了,他當然知道殷曜跟七先生沒什麼關係,可是七先生曾經處心積慮地扶立過殷曜,眼下又在逼自己禪讓,這不是直直地打他的臉是什麼!

乾清宮陷入了長久的沉默和掙扎中,而這消息自然也如同長了翅膀一樣在朝堂各部傳播開了。一時間盯著乾清宮動靜的人也多了起來,而內閣裡頭似乎也不大安寧。

以魏彬馬首是瞻的段仲明和沈皓自然是隨著魏彬一道靜觀其變,而葉、杜二人則明顯的支起耳朵在搜集各方訊息,就連剩下的竇謹也有些坐不住了,這日竟然走到魏彬案前,問道:「子休兄真覺得這事是七先生所為么?」

魏彬道:「這還能有假嗎?除了七先生,還能有誰有這份能耐?此人不除,必成大患!」

竇謹凝眉頓了頓,才又回到自己案後。

基於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