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65餘孽

365餘孽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03 19:55  字數:3333

劫匪綁走了兩個人,都是朝中親貴,這事他們就是瞞著也會鬧去宮裡,雖然知道殷曜的話沒錯,可是聽起來怎麼那麼不舒服呢?

鄭王皺起眉頭,瞥了眼殷曜。殷磊雖是鄭王府的庶子,可是也是他的兒子,殷曜不過是仗著自己是太子的兒子,如果沒有這層關係,他的地位跟殷磊有多大差別?若不是看在東宮還有太子,他只怕兩個耳光上臉了。

建安侯心裡更不爽,丁峻可不是庶子,他是正經的嫡長子,而且是侯府的世子!當然他們身份不能跟宗親相比,既然鄭王不說什麼,他當然也不便說什麼了。

再呆下去也沒什麼意思,這裡二人便就帶著各自的人告辭出門,回府的回府,報官的報官,按下不提。

謝榮見著殷曜這般不擅攏絡人心,心裡自然十分不以為然,不過這樣也好,只有殷曜身邊的人越發不服他,他在他身邊才會越加得用。他再也不會像從前對季振元那樣對殷曜,從此以後在他的心裡,再沒有什麼值得他尊敬的人,只有有沒有利用價值的人。

殷曜見著鄭王他們離開,屋裡已沒了外人,便忍不住慌張地與謝榮道:「先生的意思是,只要不說出來,我就會沒事嗎?」

謝榮忍住心下的嘲意,微微地漾開唇來溫聲道:「鄭王府和建安侯府的人是肯定不會往外說的,殿下就放心好了。只要鄭府不說出去,皇上肯定不會知道。」

不可能不知道的,魯國公在鄭府這半夜是白坐的么?不過,不多少讓殷曜吃點苦頭,他又怎麼會死心塌地地相信自己,抓心撓肺的把自己弄回身邊去呢?他總得給自己做點鋪墊。

這次出來已經大超出了他的預期,他原本只猜到殷昱他們一定還會有別的動作,並沒有神機妙算到駱騫他們在屋樑上等著劫人,只知道殷曜呆在那裡必有危險,於是不由分說把他拉了出來。沒想到他們竟然還是假冒著七先生死士的身份在劫人!

殷昱這把玩的挺大,雖然他不知道他們具體是什麼計劃,可是如果成功了,殷曜只怕再也沒有機會坐上這太孫之位,而與此同時,一直如人間蒸發般潛伏著的七先生被這事一攪,必然也會有動靜浮出水面,連他謝榮都不能不承認這是個好主意。

如果他要針對殷昱的話,只要把這一點告訴皇帝,皇帝必然會藉機拿捏安穆王府,可是,這個時候他又怎麼會這樣做呢?這對他來說一點好處也沒有。

一來他也正在苦苦尋找七先生,此時殷昱擊下的這塊石頭能否驚出七先生這條魚來,他跟殷昱一樣期待。而除此之外他也正需要找個機會靠近殷曜,殷曜終歸還是太子的兒子,如果這事他拼出來告了殷昱的狀,太子能讓他順利呆在殷曜身邊?

所以,告狀什麼的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如何把殷曜這條魚穩穩地釣上來,令他深深感到沒有自己在旁便寸步難行,而後再謀發展。

謝榮再與殷曜交代了幾句,就打道回府了。

殷曜並沒有提起要替他去皇帝面前求情的話,約摸是被今夜的事嚇懵了,這會兒即使恢復安全,也依然六神無主。謝榮自己也沒有提。

既然是要隱瞞殷曜與丁峻他們在一起的事實,當然就不能透露雙方見過面。復職是一定要的,但這事也不能一蹴而就,他跟殷曜聯絡上了,也已經讓殷曜知道他對他的重要性,目前這就夠了。之前失敗的經歷告訴他,朝堂之事斷不能操之過急,否則反而大大不利。

他都已經等了快兩年了,再等等又有何妨?

殷曜天綻亮就回宮了。

安穆王府一切如常。

而隨著紅日東升,丁峻和殷磊雙雙被劫的事也火急火燎的傳開了,皇帝又驚又怒,當即下旨搜查亂黨餘孽,一時間城裡四處雞飛狗跳,雖然對外宣稱只是尋常賊子,但是到底紙里包不住火,這些日子有關七先生的傳言傳得沸沸揚揚,幾個還會當成是尋常的劫匪?

所以朝堂上下也是議論紛紛,而這邊廂都察院又上摺子參殷曜那日也曾參與丁峻殷磊的陰亂,鄭王府、鄭府和建安侯府的人當然一致聯合起來否認,這邊靳永又請出魯國公出面作證,魯國公證明那天夜裡一直沒有在鄭府見到殷曜以及他的人,倒是在丁峻他們出事之前不久鄭鐸匆匆地出了門。

這案子撲朔迷離,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但是不管怎麼斷,殷曜的壞名聲是隨著這件事一傳千里了,百姓不管真假,只管聽個樂子,何況北里胡同的人又的確是見到了衣衫不整的粉彩兒她們仨兒出來的,倒是又印證了幾分此事的真假。

皇帝這一氣之下又病了,一連十來日不曾上朝,喚了殷曜在乾清宮跪三日。殷曜雖然惱恨,卻不敢不遵,也知道此時斷斷馬虎不得,所以即使連著三日跪下來膝蓋都快要斷了,也還是沒承認自己跟丁峻他們一處廝混。

皇帝為了顏面,總算是饒了他,但從此以後再不許他在外留宿。而如此一來,指婚的事也就因此耽擱下來了。

而城裡四處搜尋丁峻等人未果,關於七先生的傳言也日漸聲勢兇猛起來,那日皇帝進宮召了魏彬靳永密談了一陣,緊接著都察院和內閣就有了動作,在內閣另成立了衙門叫做錦衣司。

錦衣司名義上只為傳訊官員,後來大夥發現,它實際上卻是專查朝官們在衙門以外的時間所行之事所述之言的特種機構,於是接下來便時常有官員被錦衣司的人請到內閣喝茶,說些什麼大家都無從知道,因為出了錦衣司的門檻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