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63師生

363師生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03 07:34  字數:3362

門口府兵下意識想來阻攔,謝榮喝斥道:「你們膽敢阻攔殿下?!」他們到底不敢再上前。而殷磊他們也想跟著衝出來,府兵們卻不肯讓了。

殷曜是個意外,而且他們也惹不起,既然謝榮奉旨前來帶走殷曜,殷曜也擺出了皇孫殿下的架勢,他們哪裡還敢說什麼?可是如果再把鄭王妃嚴令交代要拿住的殷磊他們給放走,他們可就吃罪不起了,鄭王妃可還指著這事拿捏許側妃呢!

這裡等殷曜一行出了門,便砰的把門關上了。

謝榮一進一出前後也不過剎那之間,駱騫他們在聽清楚謝榮跟殷曜的說話時想要下手卻已經不可能了!雖不知謝榮是怎麼察覺出來這裡頭還有別的蹊蹺而正巧趕過來的,但是他破壞了謝琬的計劃是事實!

謝琬原本交代他們趁著建安侯府和鄭王府的人都到了,以及人多雜亂的時候以七先生屬下死士的身份出現當眾擄走殷曜,可誰知道突然會冒出個程咬金?

剛才殷曜尚未出門的時候他們雖然也還可以下手,但是一來事出突然,計劃打亂后里外埋伏的人會失去默契,門外圍著的諸多府兵不是擺著看的,他們若改變計劃強攻,那樣不但有可能捉不到殷曜,還有可能連他們也會露出馬腳來!

「怎麼辦?」廖卓眼神詢問駱騫。

駱騫看著屋裡頭剩餘的氣急敗壞的殷磊和丁峻,咬咬牙做了個手勢:「拿下他們倆!」

既然事情有變,那總不能就這麼罷休!鄭王府的人不是什麼好東西,如果不是殷昊挑釁,殷昱最後怎麼會落得被逐出宗室的地步?還有鄭王妃,居然還敢打殷煦,就沖這點,讓殷磊受點苦頭也是該的!而劫了殷磊當然不能不劫丁峻,否則人家不是會懷疑他們是沖著鄭王府來?

駱騫這番心念不過是剎那間的事,廖卓得到他的手勢,已經率了另兩人悄無聲息地掠到地上,分別擒住了殷磊和丁峻。

與此同時駱騫也從懷裡摸出個小彈珠來,對著窗戶往外一扔,那彈珠立即穿透窗紗落到外頭,擊中了廊下儲水的大水缸,只聽砰啷一聲脆響,廊下圍著的府兵們立時驚聲道:「誰?!」隨即一涌沖了過去。

廖卓隨即將門打開,粉彩兒她們則因為殷磊他們突然被從天而降的黑衣人劫持而亡命尖叫起來,駱騫也不去阻止,放任她的尖叫引來院裡頭的人,然後持刀挾持著殷磊等人走到院內,一面與府兵們交戰著,一面迂迴著往外走。

到了院門口,自然又跳下秦方帶著的四人前來接應。

院子里的人立時沸騰了,這幾日有關七先生重出江湖的事傳得沸沸揚揚,眼下見著駱騫他們這等裝束自然是聯想到了七先生頭上!方才殷曜倒是被謝榮拉了出來,如今各家主子都在裡頭,哪裡有不著急的?頓時紛紛圍了上來。

可是駱騫他們殺氣太甚,他們就是圍上來也不敢靠得太近,於是只好藉助聲勢,一時間院里充滿了無數道色厲內荏的喝斥與威嚇,而殷磊他們兩個均被架在脖子上的刀嚇得面無血色,隨著這些呼喊,整個北里胡同都熱鬧起來了。

而周禮剛剛請示了鄭王妃的旨意趕到,見狀便已嚇得又想要掉頭往回跑,卻被聞訊趕來的建安侯拎住了衣襟:「我們世子可在裡頭?!」

話音剛落,這裡鄭鐸父子也已經趕到了,見著殷曜三人被八名身手矯健的黑衣人死死圍在中間,頓時兩腿發軟便滾下了馬來。

駱騫他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遂以簡單的暗號暗示其餘人撤,隨即只見八把長劍同時往八個方向揮舞開來,殺開一條路後,一齊往胡同左首退去。鄭王府的府兵們平日里欺負欺負老百姓還成,這個時候面對著駱騫他們,哪裡有反擊之力?竟是只有乾瞪眼看著他們遠去。

建安侯大叫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追!」

鄭鐸滿心以為殷曜也在裡頭,連忙道:「二殿下也在裡頭!你們快追!」

這前後不過轉眼的工夫,殷曜看著被八名黑衣人掠去的方向,頓時滿身癱軟跌坐在了槐樹底下。

謝榮也盯著駱騫他們遠去的方向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看向樹底下慘白著臉直喘氣的殷曜,強壓著心頭對他的鄙夷,沖他躬身作揖道:「在下救駕來遲,還請殿下勿怪。」

殷曜把目光移向他,好半天才對準了焦,然後在謝芸的攙扶下站起來,咽了咽口水穩住心底的巨震,帶著哭音說道:「先生哪裡話,今日若不是先生,我早已經被那幫餘孽捉去了,我得多謝先生才是。」說著撩袍便要下跪。

他渾則渾已,卻還不曾渾到無可救藥的地步,今日若不是謝榮,不但他會被人劫去不知生死,自己在外陰亂的事情也會被上報宮中,那他這輩子就全然完蛋了!所以這會兒對謝榮的感激,他倒是真心實意的。

「殿下萬莫如此!」謝榮連忙攙住他,「莫說在下如今已是一介草民,就是仍在朝堂,也萬萬受不起殿下這一禮。

「只是在下始終惦記著當年在東宮與殿下朝夕相處的那段日子,當初若不是殿下在皇上面前進言,在下也不會進入詹事府輔佐太子殿下。殿下對謝榮的恩義,謝榮一直銘在心。所以路過此地的時候聽說殿下遇到了危險,便就不顧一切進來了。」

「謝先生!」

殷曜聽得他說畢,眼淚鼻涕全出來了。

打小到大他沒受過什麼驚嚇,但剛才是真嚇著了,七先生那幫人的兇殘他早已聽說過無數遍,這個名號就像魔鬼一樣印在他的腦海里,雖然曾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