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62圍困

362圍困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02 19:41  字數:3424

丁峻也在忙不迭地穿褲子,一面道:「我哪知道他們怎麼知道的?我怎麼可能走漏消息?」

殷磊問殷曜:「你的那些侍衛呢?有人來了他們怎麼不通知我們?」

「你幾時見過我來跟你們混的時候帶侍衛?帶侍衛不是找死嗎?」殷曜懊惱之下沒有好脾氣,一口氣把殷磊給吼了回去。

而這邊廂領頭的府兵見著屋裡有三人而不是兩個人,不免就對殷曜打量了兩眼,剛才沒穿衣服的時候認不出來,這會兒衣服套上頭了,才陡然認出是殷曜!

這下府兵頭兒心裡也打起鼓來了,這裡殷磊與粉頭廝混已是不得了了,沒想到宮裡頭正經的皇孫也在此!這可不是他能作主的了,連忙悄沒聲地走出去,告訴了周禮。

周禮也嚇了一大跳,連忙探頭往裡瞅了瞅,果然是殷曜在此,這可怎麼辦好?

原本鄭王妃和建安侯夫人的打算是讓他們帶著兵過來把這事兒鬧大,讓建安侯知道他這兒子有多麼不靠譜,根本當不得這世子之位,也好讓鄭王知道,殷磊私底下是多麼的渣,平日之所以受鄭王妃苛責,完全是他自己不爭氣!

就憑這件事,兩家當家的知道後能饒了他們才怪!

可是殷曜在這裡就完全不同了,殷曜如今是太孫的熱門人選,皇帝前不久都說過要為他親自指婚,首先這件事就肯定不能鬧大,否則皇帝和太子臉面往哪擱?可如果不把事情鬧大。那又怎麼去請求建安侯換掉世子,讓鄭王把殷磊給逐出門去?

周禮深覺這事不能馬虎,於是交代府兵頭兒把四面看住,別讓一個人走掉,自己先駕馬回王府請示過後再說。

這裡謝芸輾轉打聽來殷曜就在北里胡同後,正想著如何遞個帖子進去,就見著鄭王府和建安侯府的人帶著兵馬過來了,他藏身在樹後看了看,見著周禮急匆匆地駕馬離去,又聽得下人們在廊下竊竊私語。於是也趕緊回了府。

謝榮也在府里琢磨殷曜這事。雖說他看不上殷曜,可是毫無疑問,他如果想要再出山,殷曜這裡是他必須要抓牢的一根稻草。所以對於謝芸的提議。他其實也是贊同的。

「父親!殷曜出事了!」

謝芸才進了書房門。就不由得上氣不接下氣說道。

謝榮皺起眉來:「出什麼事?」

謝芸道:「殷曜與丁世子他們在別院與粉頭們聚眾**,被鄭王妃和建安侯夫人的人捉了個正著!如今殷曜正與丁峻他們被困在別院裡頭!」

他把打聽來的消息一說,也不由埋怨起這殷曜來了。都什麼時候了,這廝竟然還不把自己的前途當回事!也真是活該什麼事都被殷昱踩腳底下!

謝榮聽完卻是訥然起來,殷曜他們肯定不是頭回幹這種事,為什麼這次會這麼不注意保密而讓鄭王妃知道了消息?

他直覺這事來的有些突然,但是這些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件事對殷曜不利,對他來說卻是極其有利——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他正愁找不到機會去見殷曜,眼下不就是天賜的好機會么?!

「芸兒你去鄭府送個訊兒,告訴鄭大人這件事!」

魯國公已經從晚飯前起,在鄭府坐了已經有兩三個時辰了。鄭鐸心裡惦記著殷曜出去還沒回來,著急又不敢催客,殷曜出宮鄭家也是要擔風險的,不光是安全上,就是弄出點名聲不好的事他們也要跟著連座,而殷曜是主子,他們就是不願意又豈能攔得住他?

所以但凡每次他不帶侍衛出去,鄭府上下就跟上了弦似的松不下來。後來每次鄭鐸也會派幾個護院暗中跟隨,像今兒這樣的時候,護院們裡頭必然有一個已經回府來告知殷曜去向了,可是魯國公的屁股像是粘在了他們家凳子上似的,就是不起身,可真是讓人無語!

魯國公如今又是勛貴裡頭開始冒尖的人物了,他還真不敢得罪,只得耐著性子相陪。

這裡鄭舉在門外轉了三四趟,見著魯國公還不走,只得咬咬牙走進來,先沖魯國公行了個禮,然後跟鄭鐸使了個眼色道:「前門胡同的二爺在外頭絆了一跤,說恐怕是來不了了,派人來問父親討個示下。」

鄭舉這是暗語,鄭鐸心下一驚,頓時坐不住了,連忙強笑著跟魯國公作揖,「對不住了國公爺,下官這裡實在有些事情不能奉陪,改日再到府上陪罪!」

魯國公道:「哪裡哪裡,你有事兒就去忙吧!」說完又指著鄭舉,「你沒事兒吧?聽說你幼時也讀過幾年兵書,過來我跟你討教討教……」

鄭舉無法,只得在鄭鐸眼色示意下留下來。

鄭鐸這裡出了廳堂,廊下就遇到了前去護駕回來的護院,護院道:「老爺,殿下被鄭王府和建安侯府的人困住在北里胡同了!殿下跟建安侯世子他們與粉頭吃酒,讓兩邊的人逮了個正著!」

「什麼?!」

護院雖說的是吃酒,鄭鐸可不會傻到真以為只是吃吃酒這麼簡單,殷曜那德性他又不是不清楚,跟丁峻他們那伙聚到一起能有什麼好事兒?鄭鐸急得連拍腦門,真是說不出的氣恨,殷曜壓根連鄭府的門都沒進,偏說是來了鄭府,這種事鬧到宮裡,能有他的好果子吃嗎?

「我就知道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還不去叫上三爺,前面帶路?!」

謝芸到達鄭府,正聽說鄭鐸在陪著魯國公喝茶而需要等待的時候,就剛好見著鄭鐸和三爺鄭岩帶著人急匆匆地往外而去,連忙出門跟隨了一段,知道是去北里胡同,於是便也掉頭回了府。

謝榮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