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61紈絝

361紈絝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1-02 14:10  字數:3344

謝芸比誰都清楚父親心裡的苦楚,所以即使自己也被連累,他也並不曾埋怨他。殷曜如今是皇帝跟前的寵兒,至少皇帝想立他為太孫的意思是愈來愈明顯的,尤其這次下旨要給他指婚,就更加說明了殷曜的極大可能性。謝榮再走他這條線,應該還是有希望的。

殷曜當然要見!不但要見,而且見到之後還不能放鬆!謝榮蜇伏了幾個月,什麼法子都想過了,除了找到七先生與七先生合作之外,重新回到殷曜身邊是最好的法子了!所以雖然覺得看不起殷曜的爛泥扶不上牆,他也要把握一切機會往這其中一條路上走!

他知道謝芸著急他的前程,聽到這裡,就沉吟道:「你這就去打聽來他的去處。」

鄭王妃這些日子也很鬱悶,應該說這大半年來她都很鬱悶,死了只稀種的寶貝貓不說,還倒賠了五萬兩出去,這口氣憋得她也無法安生。

加之府里幾個側妃也不是省油的燈,趁著她身子不爽,簡直是可勁的在府里鬧騰,尤其是許側妃,仗著有幾分姿色,更是變著法兒地在鄭王跟前獻媚,她看見她那副狐狸精的模樣就更加惱火了。

於是幾個庶子不是在她跟前養著了嗎?許側妃在鄭王身上打主意,她就在殷磊他們幾個身上打主意。成日里逼著他們習武讀書,又諸般苛責,她知道他們有怨言,可是她是正妃,也沒人敢說她不對。

許側妃一開始跟鄭王撒嬌訴苦,可她越是訴苦她對待殷磊他們手段就越是狠,一來二去許側妃也知道了厲害,如今變得老實多了。

她們老實了,殷磊他們也就可以鬆口氣,這不,這幾天他們課後想出府去做點什麼,她也不會管得太死。

晚飯後她正在敞軒里聽評彈,周禮便就匆匆走過來,壓低了聲說道:「王妃,有好消息!三爺剛才出了門,去丁世子的別院里召戲子去了!丁世子養了個粉頭,那粉頭又叫來幾個同伴,一干人這會兒正在北里胡同廝混呢!」

官宦都不可狎ji,宗室裡頭為了堅固子嗣後代根本,對於私闈之事規矩更嚴,殷磊居然玩起了粉頭?

鄭王妃立時坐起來。

將來鄭王百年之後,王府里這幾位爺到時都會有朝廷的封賜,以及另建府邸的費用,可那能有多少錢?至多不過三四千兩銀子,幾千兩銀子能建出座將軍府來?到時候還不得分家產?

人人只看著親王府就跟座小宮城似的闊氣,卻不知日常維持這份闊氣開銷得有多大,到時候世子成了這王府的主人,沒有點積累下來的家底如何支撐?他們又不像祈王楚王有份差事頂著,光每年下頭給的孝敬都夠他們過的。

更何況前不久王府還讓謝琬挖去了一個坑,——五萬兩銀子可不是小數目!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如何使得鄭王世子儘可能多的得到這些家產,就成了她長久以來的心病。

而她之所以會去折騰那幾個庶子,也是恨不得能順便弄死一兩個才好。如今殷磊居然敢玩粉頭,這不是老天爺助她嗎?

「可打聽清楚了?」她一揮手讓樂伶們退了下去。

「奴才已經打聽清楚了,三爺確實在北里胡同!」周禮跟在鄭王妃身邊多年了,自然知道這種事必須要打聽真切才可上報。

鄭王妃坐直起來,盯著敞軒外一片薔薇花冷笑了聲,這丁世子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竟然攛掇宗室子弟玩粉頭!早聽說如今的建安侯夫人跟他已然勢同水火,這事是在丁峻的別院,她這樣貿貿然闖過去恐怕還不成。一來進不了門不說,就是進了門也免不了打草驚蛇,讓他們有了時間擦屁股。

想到這裡,她吩咐周禮道:「去請建安侯夫人過來敘話,就說有要緊事商談。」

這邊廂建安侯夫人卻也正因為收到丁峻去了別院的消息而熱血沸騰之中,周禮這裡傳了話,她只略頓了頓便就換衣出了門。

而北里胡同丁峻的別院里,丁峻的粉頭粉彩兒也把兩個姐妹嫣月、翠瓶給喚來了。

殷曜挑了身段最豐滿的翠瓶,嫣月便伴著殷磊,六個人席地而坐,圍著長條桌吃酒划拳,粉彩兒她們三個若是輸了便罰唱曲兒,殷曜他們輸了便罰酒,如此玩了幾回,殷曜漸漸覺得有點沒勁。

「每次都是這樣,沒意思,來點新鮮的!」

他仰脖幹了杯酒,將杯扔在桌子上道。

正沉浸在歡樂中的殷磊和丁峻連忙停止笑聲,相互看了眼,又同望著殷曜,說道:「那你想怎麼玩兒?每次不就是這樣猜拳定輸贏嘛!」

殷曜其實不是嫌這法子不好,他只是覺得好不容易出宮,就這樣度過一個晚上,實在太浪費了。不過他們這麼一說,再看著粉彩兒她們仨兒,他倒是又有了新點子,「這樣玩不好,反正天氣這麼熱,不如我們這樣,她們仨兒輸一次脫一件衣裳,咱們照樣罰酒。」如此才有點看頭不是?

殷磊和丁峻瞅了瞅那仨兒身上,說道:「就這麼兩件薄衫子,能夠幾回脫?」不過乘著酒興,卻也來了勁頭,早就聽說外頭ji館裡時常有人這麼玩兒,他們被拘得緊了,倒是從沒開過葷,不由興奮起來。

「爺們兒真是太壞了!」粉彩兒半嬌半嗔地埋怨著,一面作勢要把自己的衣襟捂嚴實,丁峻笑罵著去扯她的手:「騷*娘們兒還裝什麼害衿持?」一面扯開她衣襟往跳出來的白乳尖兒上狠捏了把,直到捏得她倒抽了口冷氣,然後捧著已然嫣紅的乳嗲聲求饒,才又放開手。

有了這一幕,殷曜兄弟的精神也立即就振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