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56下場(求粉票)

356下場(求粉票)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31 19:32  字數:3362

榮氏又驚又怒,胸脯急促地起伏著,一雙眼像是瞪出眶來,卻是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這裡謝琬往公孫柳處揚了揚下巴:「還不去?」

公孫柳過到側廳去了半刻,白馬寺的主持方丈梵雲就帶著兩名小沙彌過來了,先向立於堂上的謝琬合十唱了佛,然後便轉為跟地上二位合十深揖,著重地表達過謝意,而後便拿出方丈的印信給了二人。至此便等於兩廂都接受了此事。

榮氏拿著這厚厚的銀票換來的這薄薄一張紙,心裡一陣陣發緊,終於忍不住兩眼一翻倒在地上。

而任如畫這裡也好不到哪裡去,梵雲走後,謝琬讓她起來,她竟是連試了好幾次才從地上爬起。

各自回府之後,自然是說不出的凄慘了。

佛祖面前最忌言而無信,雖然說各捐五萬兩銀子的話是謝琬說出來的,而不是她們倆,可是在那種情況下,有著十萬兩銀子的香火錢,梵雲就是看出來有貓膩也絕對會裝糊塗,又怎麼可能會傻到跟她們對質?

這五萬兩銀子白馬寺是向她們追定了。

任如畫因為是受曾密的點撥前來的安穆王府,回府之後相對好些,曾密氣歸氣,到底為著顧全大局,只得咬牙認了這個栽,想辦法替她把這五萬兩銀子湊齊。

但是雲脂坊是必須得關了,而且出了這麼大的事,白白害得府里丟了這麼多銀子,廣恩伯夫婦對她的態度也一落千丈。因為這筆錢是公中撥出來填補上的,長房二少不得又要爭一爭,最後好歹以三房借錢的名義平息了矛盾。

這麼樣一來,曾密少不得又埋怨到任如畫頭上,自此以後,曾家是再也沒有任如畫說話的份了。

而榮氏回到家躺了床,便是不敢把這事往外說,一則說了丟人,二則也怕回頭引得鄭側妃責罵,又為著損失的那一大筆錢肉疼,她所有家當加起來還不夠五萬兩,如今全部捐出去她將來拿什麼給女兒備嫁妝?可若不捐這坎她又過不去。

回來這一躺,竟然又下不了床,楞是病了十來日,才又強撐著下了地。

哪知道白馬寺這些僧人也是個個鬼靈精的,聽說榮氏病好了,翌日就登門來討銀子。榮氏哪料到他們來的這麼快?嚇得出了身冷汗,好歹背著人領到院里商量著拖延幾日打發了出去,到夜裡竟然又發起熱來了。

鄭二爺鄭舉見她近來十分奇怪,於是也奏請了太醫來看,然後榮氏終究被心事折磨太過,不到半個月,整個人就瘦脫了形。鄭舉問她她又什麼都不說,因著要替殷曜把關挑媳婦兒,又不知為何杜閣老的幼女又看不上殷曜了,近日正為這事心煩,也就不怎麼理會她了。

榮氏只等吃了幾劑葯好了些,便只得起身回娘家去借錢,娘家如今都是弟妹掌家,哪有多少借?總共也有三百兩銀子。若按往常,榮氏定然拍拍屁股就走。可如今又不同,即使只有三百兩也只得拿了。

剩下的大坑便又得東挪西借。她手上四間鋪子是絕不敢賣的,要是賣了那她往後這大半輩子靠什麼過活?所以寧願借,日後慢慢還。好歹鋪子還有點小進項的,賣了可就什麼都沒有了。

榮氏日日在外奔走,這裡才回到家便覺氣氛有異,還沒得問丫鬟話,正院里已有人來傳了她過去。

府里所有人竟然都在,鄭鐸夫婦和鄭舉更是滿臉鐵青地坐在堂中,榮氏暗道了聲不好,這裡鄭夫人已經斥了她跪下。

「不知兒媳犯了什麼錯?」她心存僥倖地問道。

「你還有臉說?!」鄭舉站起來,一腳踹在她胸口:「你在外頭欠了一屁股債,掏空了家底去捐廟,你還問我犯了什麼錯?」

原來今日林侍郎的夫人上門來拜訪,試探起鄭夫人榮氏最近是不是出了什麼事,然後便就灑了幾句她四處借錢的事出來。而偏巧那個時候白馬寺的和尚又進府來催錢,鄭夫人便就讓人帶了他過來細問,才知道榮氏原來跟任如畫各自捐了五萬兩銀子給白馬寺!

榮氏挨了踢,卻是有苦說不出來。旁邊跟著的丫鬟倒是看不下去了,連忙跪地哭著說明了經過。

這下子一屋人更加心驚了,榮氏居然在謝琬手下栽得這麼慘,明擺著坑了她和任如畫三萬兩銀子,偏還堵著她們的嘴讓她們說不出來!這錢是她坑了去又怎樣?她自己不得,而是全數捐到了寺廟,你能告她騙錢?她們上東升客棧是謝琬求著她們去的?錢到了僧人手上,你能去向他們追回來?

從頭到尾看著不聲不響,卻是挖了坑等著她們往裡跳,跳了還有本事讓她們自己捂著蓋子跳不出來,果然這才是真正的陰險!

鄭家人個個心裡頭陣陣發寒,半晌都沒人能吭出聲來。

但是事情到了這步,也還是得解決,基於榮氏銀子已經湊得差不多,而榮氏也沒有個曾密這樣的丈夫替她出頭,於是這筆錢府里便不撥出來了,由榮氏自己給自己擦屁股。榮氏雖然早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卻也顧不上為此心寒,儘快了結這事才要緊。

鄭鐸夫婦雖然沒答應從公中出錢,可是榮氏平白地被謝琬坑了一回,也很失鄭家的顏面,鄭夫人自是抽空把這事添油加醋地進宮告訴了鄭側妃,鄭側妃聽後指著榮氏一頓臭罵,事後自是對謝琬也有一番恨之入骨。

這些事其實都已是後話。

這裡謝葳見得任如畫失魂落魄地從郡王妃回來,然後趴在地上跟曾密要錢的模樣,曾經那麼體面的一個伯府少奶奶,交際圈裡的知名紅人,如今變成喪家之犬一般,沒有了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