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52對手(求粉票)

352對手(求粉票)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30 14:11  字數:3339

謝琬滿臉不以為意,「倒不是我聰明,只不過是我太了解你。」

自找的台階都沒下得了地,謝葳已是沒轍了,但她今日不是來鬥氣的,她有要事。平息了會兒心情,她說道:「既然你都挑明了,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任如畫之所以會這麼不要命地在北安大街跟你搶生意,其實是有人唆使的。」

「誰?」謝琬平靜地看著她。

謝葳捧著茶,「我可以告訴你,不過我不會白告訴你的。你得答應幫我把任如畫整下來。」

如果她不來告訴謝琬,謝琬遲早也會查出來,如果她不跟她談條件,謝琬就未必會對任如畫下狠手。跟眼前的危機比起來,謝琬對她來說並不算什麼了,因為兩者的差距已然太大,她就是亡命追趕也趕不上她了。既然如此,她為什麼不掉過頭利用她的權勢來掃平自己的障礙?

她的歸宿她已無法選擇,她能做的,是在這個大前提下使自己活得更好,得到更多。只有自己的腰杆子挺直了,曾密的地位變得重要了,她才有可能去思考別的事。

可是對於她的條件,謝琬卻不由笑起來。

「送客。」

夏至走過來,躬身請著謝葳。

謝葳沒料到謝琬竟然這般不留情面,騰地站起來道:「你不必趕我!這件事於你我都有好處,為什麼不聽聽我往下說?!」

「我不必聽!」謝琬抬起下巴來,「你就是不告訴我,我遲早也能查出來。這個條件對我來說,還真沒有什麼用。而且我最不喜歡人家要挾我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現在更加有權有勢,別人一旦要挾我,我就什麼好心情都沒了。」

她怎麼會不知道她的如意算盤?不過是想借她的手來把任如畫踩在腳底下罷了,可是任如畫就算跟她搶生意,對她來說還真算不上什麼大事兒,要不是出於尊嚴面子最終不得不對她略施薄懲,她還真不會在乎損失的這點銀子。

「我知道你能查得到。」謝葳雙手緊扶住面前的椅背,說道,「可是她們既然敢做,自然早就打點好了,等你查出來,只怕臉都被人打腫了,到那會兒她們再對外把四洲閣就是你的鋪子的事抖落開,你還有什麼面子?而我現在告訴你,你立即布署還來得及!」

謝琬也不由地揚了揚唇角。

「就算你說的對,我也不可能替你這麼做。你該知道,如果她膽敢宣揚出去,那麼我就更沒什麼羈絆了,我正好可以號召京中官宦內眷去光顧四洲閣,你覺得任如畫跟我比起來,大家比較會買誰的帳?」

謝葳聞言,兩頰的肌肉瞬間繃緊了。

說來說去,她還真沒有什麼能與她平等對話的機會,這個女人的思維太敏銳了,幾乎都不用多想就能在腦海里把所有的可能性想到對策。到了這會兒,她的底氣也已經一泄千里,原來她在她面前,連個對手都稱不上!

謝琬見她默然無語,倒是也不再急著催她了。

她從來沒想置謝葳於死地,也沒有想要逼得她無路可走,只要她不成為謝榮的助力,只要她不來為難她,她跟她大可平安無事的相處。如今的她是動不了她了,而四葉胡同她也已經有一年多沒回去,現在看來,她對她就是有威脅也是有限的。

但是要她還顧忌著情面,那是絕無可能。

任如畫她始終是要給她點顏色看的,但她憑什麼要以幫她的名義?

她站起身來,撣撣衣襟,掃了她一眼,轉身往屋裡去。

「唆使任如畫的人是鄭府的榮氏!」

謝葳看著她的背影,忽然就脫口說出來。

「榮氏?」

謝琬聽到這兩個字,背影微頓,半刻後身子就轉了過來。

她對榮氏印象不深,也就是上回在魯國公府赴壽宴時有些印象,鄭家幾次三番在任如畫身上打主意,自然是早知道曾密是被自己打的了,而如果謝葳的話是真的,那麼任如畫之所以會聽榮氏的話行事,只怕也是從她口中知道了曾密被打的真相。

既然知道了,任如畫當然會恨她,因為如果不是曾密被打,謝葳便不會成為曾密的平妻。

那麼,鄭家這麼地針對她,則多半是經鄭側妃的授意,鄭家可不像霍家,鄭家沒幾個拿得出手的子弟,家裡好多事都是鄭側妃在指手劃腳,所以這種事如果沒有她的授意,榮氏是沒膽子做的。

原來是榮氏挑唆的……

「你跟謝榮還有來往嗎?」她問。

謝葳抬起頭來。

「最好是沒有來往。」謝琬揚唇道,然後緩步走回來,到了原來的主位上坐下,看著她。

謝葳咬著唇,精心塗過的唇脂被抿上了一道牙印。

王府廚子的廚藝果然不是蓋的,準點就備好了一大桌色香味俱全的席面,謝葳用過午膳後就走了。

謝琬望著她一路出了院子,直到看不見人影了,才對已然走回正廳來的邢珠說道:「去傳話給羅矩,讓他這些日子不要理會雲脂坊怎麼搶生意,有多少人上門就做多少生意,只要記得一條,讓底下人把態度盡量放好,侍候好上門的主顧就成了。不管雲脂坊生意有多好,也不要理會。」

邢珠點頭稱是。

這裡等她出了門,謝琬又喚來顧杏:「鄭家那榮二奶奶看來對我很費了番心思,我記得那日在魯國公府,你說她拎著死貓準備走掉的時候是鄭夫人婆媳迎面撞見,然後才招來的鄭王府的人?」

顧杏略想想,點頭道:「沒錯。正是如此。當時她們倆那聲音可尖銳怪異了!」

謝琬隨即冷笑了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