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51造訪(求粉票)

351造訪(求粉票)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30 07:32  字數:3318

如今到東宮,他敢乘人不備拿著太子的硃批御筆在殿門上塗鴉,一圈圈地一直畫到拐彎,謝琬頭次看到後嚇得臉都白了,連忙牽著他進去請罪,太子聞訊卻很好奇,走出來一看,倒是呵呵笑著抱著他在膝上教起字來。

於是此後御筆雖然是拿不到了,因為謝琬很認真的教訓了他,並隔了半個月沒帶他進宮。後來雖然在太子妃的討保下又解除了禁足令,但是這小子卻長了記性,再不敢在東宮亂來了。

羅矩到王府來尋她的時候,殷煦盤腿在炕上吃寧大乙讓大廚專門給他做的磨牙餅,而謝琬則在旁邊看帳目。

其實如今的帳目她都是以抽查的形式在翻看了,不過羅矩來的也趕巧,她笑道:「今年幾間鋪子的帳目都不錯啊。上年你跟我說增開店的事情,籌備的怎麼樣了?」

羅矩就是為著這事來的,他默了下,說道:「這事恐怕要擱一擱了,北安大街那邊出了點麻煩。」

「哦?」謝琬把帳目放下來,左肘擱在炕桌上,平靜地道:「什麼麻煩?」她並不覺得那邊還有羅矩處理不下來的麻煩,有時候她甚至覺得羅矩呆在她手下幫她管這幾間小鋪子有些屈材了,不過她也不是個糾結的人,他自願追隨她,她當然樂意留她下來。

羅矩便把任如畫如何在四洲閣對面開了家西洋貨店的事說了,然後道:「起初我發了印花券,留住了些熟客,穩住了收益,過了兩個月,到了年底,雲脂坊突然行起降價策略,以跟進貨價持平的價格吸引顧客。

「她這麼樣做,是吃定我不會傻到跟她拼價格,我於是開始在鋪子里放珠寶鋪子里的折扣券,年後又招回來些生意,可是雲脂坊卻開始往勛貴圈子裡大發福利了,我們鋪子里許多的熟客都是京師上層高官內眷,如今被任如畫這麼一搞,許多老顧客因為不知道這鋪子是您的,都跑到那邊去撐門面了。

「我回來的意思,就是看王妃能不能透露出來這鋪子是您的,如果把這話挑出去,那咱們根本不用著急了。」

安穆王妃的名頭到底還是比廣恩伯的三奶奶響亮吧?這點羅矩還是有信心的。

謝琬聽說是任如畫在跟她搶生意,頓時就沉默下來。

她不公開鋪子是她的所屬也有她的考慮,殷昱如今還有不少暗中敵人,宮裡沒個定數,她這裡就必然要給自己留點後路。安穆王府的產業內務府都是有登記的,說句不好聽,萬一出點什麼事,他們手頭難保連個可挪用的銀子都沒有,所以也就一直沒有往外透露。

外頭就是有人知道,也不過隱隱約約的有些眉目,並不能十分肯定這東主就是她。

要說打價格戰她是妥妥地把任如畫壓到扁,可這種損人不利己的法子她還真不想用,說起來她跟任如畫也沒有什麼冤讎,為什麼她這回要這麼樣跟她斗呢?

「這事不急,你先去查查她為什麼突然單單挑到我們對面來搶生意?」

她抬起頭來,如此吩咐道。

羅矩去打聽任如畫內幕的時候,一直暗地裡關注著這件事的謝葳也犯起了琢磨。

雲脂坊怎麼開起來的她當然知道,一開始她也並不知道四洲閣是謝琬的產業,可是當任如畫擺明了要跟四洲閣打擂台,而她的人也打聽來羅矩常在裡頭出沒之後,她就已經想到了,榮氏這般慫恿著任如畫在四洲閣對面搶生意,乃是沖著謝琬而來。

謝琬手上可並不只有這麼點產業,四洲閣就是全部賠上也動不到謝琬的根本,可是榮氏這麼做,謝琬錢再多也不可能一笑了之的。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人家把巴掌都伸到了你臉上,若是還沒有點反應,那不是窩囊廢了么?

何況她如今還是堂堂的郡王妃,就是她自己想放過她,她的身份也不允許吧?否則又讓安穆王府的臉面往哪兒擱?

這兩人對謝葳來說,都是眼中釘肉中刺,她們倆杠上,謝葳真是有著說不出的暢快舒服。

「聽說羅矩已經把這事稟給了安穆王妃,然後這幾日羅矩便派了去查任如畫。這兩日咱們府外都多了好幾個陌生攤販,想來是為盯著東邊奶奶來的了。」

花旗的細心總是令謝葳感到十分受用。謝葳微微點了點頭,她又遞了碗晾到剛剛好的的毛尖過來,「不過看樣子東邊奶奶也有防備,從羅矩的人到如今還在盯梢來看,他們還並沒查到什麼。至少,應該還沒有查到榮二奶奶那層。」

謝葳接了茶,想了下,「得虧是沒查到,若是查到了,也就沒我們什麼事了。你去安排下,我們往安穆王府去走走。」

羅矩這裡查了幾日沒有什麼眉目,這日便就沒精打采地到了王府。

謝琬聽他說完,知道羅矩不慣於做這盯梢的事,正要讓邢珠去盯著看看,孫士謙便就道:「稟王妃,廣恩伯府的謝三奶奶又來了。」

謝葳怎麼又來了?謝琬頓了下。

按說謝葳已經沒有什麼事求她了,而且她那麼驕傲不服輸的性子,也不大會想跑過來跟她聊天吃茶的吧?無事不登三寶殿。她這裡正跟羅矩說任如畫的事,她就過來了,莫不是跟這事有關?

任如畫跟她杠上,最開心的人當然非謝葳莫屬。她可不是那種會輕狂到專門跑過來幸災樂禍的主兒,對她來說沒有好處的事,她是肯定不會做的。而這個時候,羅矩打聽不到的一些事,她說不定知道。

不管怎麼樣,既然來了,就先把人請進來再說。

她讓孫士謙把人請進來,然後給羅矩使了個眼色,讓他先避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