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50擂台(求粉票)

350擂台(求粉票)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29 22:35  字數:3430

榮氏笑道:「咱們說的可是做什麼營生掙錢的事,而不是怎麼打發時間的事。自己開鋪子做買賣當然還是為著掙錢,你要是考慮弄玉坊那兩間鋪子,不如做點別的營生,或者乾脆再放租出去。真要賺錢,你就重新挑個地頭好的,競爭不多但是又有人氣的,如此才叫生財之道。」

任如畫掌家十多年,本身娘家又是財主,自然明白榮氏這話有幾分道理。不過因為她一開始並沒想到往這條路走,所以也就沒有立即點頭。但是想到城中幾家西洋鋪子不過幾年時間就擴大經營,她又按捺不住。」

因而為著這個事,一頓茶吃下來竟連午飯也順道一起解決了。

今日榮氏從頭到尾都沒提謝琬半個字,任如畫漸漸便也把心防給卸了下來。終歸她是要開門做生意的,防備心現了形,對她可不利。何況榮氏看起來的確不像挖坑給她跳的樣子,既然有利可圖,她又為什麼要自擋財路?

飯桌上到底還是把這事定下來了,榮氏答應幫她挑幾處地段讓她參謀。

沒過兩三日,榮氏就又約她出來了,拿了副小輿圖,在上頭划出了幾個點,一一跟她商討利弊。

最後在榮氏的建議下,選中了北安大街臨街的一個兩開的大門面。

北安大街東接王府大街,西接府學大街,乃是京內數一數二的好地頭,這帶富商雲集,勛貴扎堆。但凡在這裡開店的,沒有不賺錢的,當然,能在這裡開店的,也絕對是有實力有後台的。

任如畫請了人把店名取做雲脂坊,而在雲脂坊的斜對面,也有家整條街唯一的西洋貨店。大妝350

雲脂坊開張揭牌這日,羅矩正在斜對面的這家四洲閣樓上小憩。

謝琬的嫁妝產業除了謝家米庄的三成乾股,還有洪連珠替她置下的四間鋪子,在寧家商號里入的一成股份。入股的那些倒是可以每月抽現成的例。而自打他被調到柜上任了大掌柜。當初那股開疆拓土的勁頭又上了。

他把四間鋪子全都收了回來自己經營,兩間做了珠寶鋪子,一間做了筆墨鋪子,一間則在這北安大街。依著公孫柳的指點。在殷昱留在東海的舊部的牽線搭橋下。做起了西洋貨首飾買賣。到時候從中看看哪間鋪子的潛力大,再依勢發展。

四洲閣這裡因為地段最好,所以也成了他的坐鎮之地。

今兒上晌去了趟珠寶鋪子驗貨。頂著日頭回來的,這會兒人都曬蔫了,正靠上藤床上,就聽街對面鑼鼓喧天,鞭炮齊鳴。打開窗戶往外一瞅,原來是對面新店開張。

他叫來個夥計:「對面那鋪子做什麼營生?」

「掌柜的!」夥計神情帶著幾分焦慮,「對面那雲脂坊,做的也是跟咱們差不多的營生!買西洋產的首飾和小玩意兒,只差在咱們沒做胭脂花粉!擺明了跟咱們搶生意!」

羅矩聞言眉頭皺起來,這北安大街整條街之所以只有他們這一號賣西洋貨的,是因為街上大家都知道能在這地兒開鋪子的絕非等閑之輩,因而就算要開什麼鋪子,也都會看看四周圍,如有同類的便避一避做別的營生,以免傷了和氣。

基於謝琬不是那種仗勢欺人的人,也就不說那不給人做同行的話了,可生意場上也有生意場上的規矩,就算是有錢大家賺,可這頂門對戶的幹起來,就有點不地道了。

「去打聽打聽,他們大東家是誰?」羅矩負著手,離了窗前。

任如畫手下也有常年幫她打理產業的心腹,按說開鋪之前也得要打聽打聽對家底細,可是因為謝琬從未在北安大街『露』過面,一直是羅矩在此坐鎮,而任如畫又忙著儘快開張,所以掌柜的也就沒曾細究。

這裡任如畫看著鋪子開了張,頭三天進帳豐厚,心裡的高興勁兒就甭提了。這日無事到了鋪子里,見著人來人往,而對面四洲閣卻也是門庭若市,不由也起了心問下面人:「對面那店看著不比咱們的小,可知道那是誰家的?」

夥計們都是新來的,不知道。

任如畫站在窗內看著那裡頭進出的人好些都是京師官宦圈子裡的女眷,心裡便起了疑團,她知道這北安大街開店的人背後都有兩下子,她雖然也是堂堂廣恩伯府的三『奶』『奶』,背景比起許多人也高出一頭,可是這種事到底不能馬虎,若是萬一對方身份比她高,或是五城兵馬司里誰家的鋪子,那就不妙了。

本就謹慎之心,她喚了玉英前去打聽。大妝350

玉英出去轉了半個時辰,進來時兩腳就跟生了風似的進來了,「『奶』『奶』!那鋪子原來是安穆王妃的!」

謝琬的?任如畫驀地站起來,「可打聽清楚了?」

「千真萬確!」玉英頜首。

任如畫呆住了。她竟然跟謝琬打起了擂台?

她忽然有些後悔了。雖然她沒什麼好怕謝琬的,可是安穆王府的財力比她粗多了,她若真跟她打擂台,能討著什麼好處去?就算她恨她,也不能拿她傍身的銀子去跟她拼啊!

她忽然覺得榮氏果然沒安什麼好心,她這哪裡是幫她,分明就是坑她!

「去鄭府!」她沉聲道。

到了鄭府,榮氏聞訊迎到了中門,似乎早就料到她會有這麼一趟來似的,她全程都是客客氣氣地。

把任如畫迎到了花廳,她說道:「這事我也是才知道,正想著怎麼跟你開這個口,可巧你就來了。這事是我對不住你,當初我就不該打這個薦言。這麼著吧,你要不想做了,我這裡立馬傳話過去讓他們不要發貨上來了,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