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42陰雲

342陰雲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27 07:36  字數:3488

李胡江也上了馬,夜裡人少,可以快乘,二人駕著馬出了胡同,便就拐上了吉祥大街。

陳復禮走了一段看漸漸地不像是去宮裡的路,便就勒馬道:「這不是去宮裡的方向!」

李胡江一回頭,忽然牆角就躍下幾個人來,左右押住他,拿麻袋網住他身了,扛住上了馬,往安穆王府後巷裡疾駛而去。

謝琬和殷昭早就在錢壯家裡等著了。

錢老伯夫『婦』自打來京後,錢壯便買下了後巷裡一座兩進小宅子,為了這事,錢壯特地把錢老伯夫『婦』支去吳興家裡串門了。

錢壯周南扛著陳復禮和跟隨同來的陳家家僕進了門,謝琬示意把布袋取下。

去了束縛的陳復禮原本驚怒交加,待看清楚面前的謝琬和殷昭,罵到嘴邊的幾句粗口立即又憋了回去。

謝琬微笑道:「對不住,陳太醫,快請上座。」

陳復禮努力地把湧上來的怒意咽下去,拱手道:「原來是王妃和公主,二位若是有事尋下官,何須如此大費周章?直接傳話下官必不敢怠慢。」大妝342

「陳復禮,」殷昭走過來,打開錢壯擺在桌上的『葯』箱,「李胡江也沒說是誰生了病啊,你帶這麼多『葯』丸來做什麼?」

陳復禮頓了下,「回殿下的話,身為醫者,身邊自然備有常用『葯』。」

殷昭從中拿起幾個小瓷瓶在手,看了看,又聞了聞。然後道:「你是不是以為太子殿下生病了,所以才連問都沒問清楚,就直接帶著『葯』出了門?

「我雖然不懂醫術,可是這些日子我也看了許多醫書,巧的很。你給太子殿下的方子我也見過。你帶的這些『葯』的『葯』『性』跟我看的那方上的『葯』全部相符,我問你,殿下的身子出了什麼問題?」

陳復禮面『色』一滯。抿唇垂下眼來:「殿下的身子一向很好,平時只會偶感風寒。哪曾有什麼問題。」

殷昭看了眼謝琬,謝琬沉著地走到陳復禮面前,和氣地道:「我與公主都是最關心殿下身體的人之一,殿下是我們的父親,陳太醫莫非連我們也不相信?我聽公主說,陳家祖上皆為宮廷效勞,閣下乃是皇上和太子殿下最為信任的人,陳太醫既然知道太子殿下的病症。不是該明言相告才正確嗎?」

陳復禮抿唇不語。

謝琬道:「夏至去沏碗茶來。」

陳復禮還是不說話。

殷昭端坐著道:「我知道,父親已然病入骨髓了,而父親這個樣子,我怎麼能夠安心嫁人?嫂嫂,我們進宮去,稟告父親母妃,我不嫁人了。我要在父親跟前奉孝,一直到他身子完全復原為止。」

陳復禮驀地抬起頭,看著殷昭一臉認真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

雖然他這肚子里憋了一肚子氣。琢磨著怎麼回頭去告她們倆假傳旨意,可是公主下嫁可不是小事,這二人是太子的兒媳和女兒。到底比他親了不止一層,就是告狀太子也不定會罰她們,可若是誤導了殷昭,她若真的不嫁了,那後果可就嚴重了。

當然這事也很可能是殷昭故意設下的圈套,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他自覺擔不起這個責任,思來想去,想起太子素日對嫡支的看重。又對殷煦十分照顧,深覺這二人還是十分得罪不起。不得已只好道:「殿下的心臟,是有點小『毛』病。」

「什麼樣的小『毛』病?」殷昭看著他。

陳復禮看著『葯』箱里成堆的『葯』丸。咬咬牙拿起兩瓶來,說道:「殿下患有先天的心疾,隨時都有致命的危險,而且,最近這一年來情況更嚴重。」大妝342

聽到這裡,謝琬和殷昭的臉『色』都不同程度的凝重起來,殷昭早就猜測過太子是患的心悸類的病症,可是先天的心疾,而且隨時有危險,那就是說比她們想像的情況還要糟糕的多,怪不得皇上和太子對太孫之位都這麼看重了,

「有沒有法子治癒?」殷昭站起來,目光里也有水光閃爍了。

「治癒是不可能的。」陳復禮道,「只能以『葯』保著,但是就算保著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有個萬一。」

說完這句,他就再不肯說了。

謝琬的心情更沉重。這萬一若是有個不好,皇帝再讓殷曜或殷昌接了皇位,那朝堂不就『亂』成一團了嗎?如果太子真的薨了,皇帝指定不必多久也會駕崩,到時候皇位落在殷曜他們手上,還能不對殷昱和霍家來番大殘殺?

……未來的事情誰也無法預料,但眼下這個時候,還真不敢往下想。

太子和太子妃不把這事透『露』出來,自然是為免朝局混『亂』。

而連殷昱和她都不肯透『露』,除了怕他們擔心,二來只怕也是不好意思,畢竟在殷昱這些年的遭遇上,太子看起來並沒有為殷昱具體做過些什麼。

而且有些事情也經不起深究,比如他跟太子妃之間是真的赤誠的兒女之情,還是除此之外,也有著想借聯姻而拉攏霍家的因素在內……如果太子妃的娘家不是手握重兵的霍家而是別的權勢不這麼大的人,太子也會堅定地娶她嗎?

當然這只是她胡思『亂』想,並沒證據。在陰謀圈子裡混得久了,看什麼事都慣於從多重角度入眼。

「你回去吧,今兒的事不許透『露』出去。」

她這裡才回了神,殷昭已經對陳復禮下了旨。

「慢著,」她出聲喚住道,走到陳復禮面前,她問:「請問陳太醫,皇上龍體狀態如何?」

陳復禮看了她一眼,轉過身來正對著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