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40奸人

340奸人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26 13:36  字數:3474

殷曜被罵得緊了,便就脫口道:「我要是有媳『婦』兒孩子也能讓殿下高興!你以為殿下沖著安穆王來?還不是沖著殷煦!」

鄭側妃聽見這話倒是也安靜下來。

殷曜今年就要滿十五,也到了議婚的年齡了,這事她早就想過,她原是指望著季振元把殷曜推上去之後,就給殷曜在大臣里找個合適的姑娘的,可沒想季振元居然出了這麼大的事,連鄭家都連累了,於是這事就這麼擱了下來。

眼下她也做低伏小這麼久了,殷曜的事也該辦了。殷昱既然能仗著個兒子時常在太子跟前晃,那麼殷曜也成,目前殷曜正缺少助力,這個時候去跟太子請奏配婚,不但可以替殷曜拉來妻族為助,她也還可以以這個名議接近太子。

她嘆了口氣,倚著榻沿坐下,揮手讓殷曜退了下去。

翌日她就把娘家榮二『奶』『奶』召進宮來了,說起給殷曜說親的事。

榮二『奶』『奶』道:「這事前兒太太也說起了,說殿下已經十五歲,很該是許婚的時候,就是不知道側妃怎麼打算,既是側妃也有這層意思,那麼我們回頭去辦便是。」

鄭側妃心情好,便就問起她們,「爺們兒這段時間在忙什麼?」

榮二『奶』『奶』道:「父親這些日子一直在閉門自省,哪裡也沒有去。前兒倒是得了皇上一句誇獎,估『摸』著也有了升任的意思,但是還沒準話下來。大爺則還是那樣子,在詹事府當差,也沒聽說有什麼特別的事。我們二爺前幾日倒是陪皇上下了兩盤棋,本來要讓老三來,老三咳症又犯了。怕過了病氣,就沒去。」大妝340

鄭側妃點點頭,翹起蘭花指來看指上的蔻丹。

榮二『奶』『奶』覷著她神『色』。又道:「上兩個月我把謝琬打曾密的事告訴了任如畫,任如畫到如今也沒跟謝琬下手。倒是跟謝葳窩裡鬥了起來,如今倒不知怎麼辦好了。」

鄭側妃想了下,凝起眉來,任如畫不過是個小地方來的,沒想到心裡倒還有些分寸。一個人默然想了想,便就說道:「赤陽公主不是八月里大婚么?曾密如今進了五城營,到時候必然會去魯國公府。那日你想個辦法,再往他們身上下點功夫。」

殷昱他們搬倒了季振元之後局勢對他們太有利了。她不得不想辦法給他們添點堵。她又沒法子往殷昱頭上下手,就只能找上謝琬母子了。

榮二『奶』『奶』得了示下,便就出宮去了。

這裡鄭側妃坐了坐,便就走到妝台前,重新收拾了一番,出門到永福宮來。

永福宮裡太子躺在床上,臉『色』一片青白。

寢殿里除了太子妃和崔福,沒有外人。

太子妃握住太子的手,不住地按捏,崔福則躬著身子在旁喂『葯』。

「好好的。怎麼突然就發病了?」太子妃問崔福,語氣雖然被控制著,但是仍能聽得出來焦灼之意。

崔福道:「回娘娘的話。許是方才魏閣老來回過兩河沿岸災情的事,殿下急了些。」

「這個魏彬,有什麼事不能改天說?非得在太子服『葯』的時候過來!」

太子妃不分青紅皂白喝斥起來。

「好了。」太子擺擺手,服完『葯』後,他臉『色』看起來正常多了,「魏彬又沒錯,你怪他做什麼?」

太子妃噙著淚,「我只是心疼你。」大妝340

「就是心疼,你也得作好準備。」太子看著她。目光透著眷戀,手掌反過來握著她的手。說道:「總會有這日來的,還好我留了雙兒女給你。你也不會太寂寞。」

「我又不是跟兒女過一輩子。我是跟你!」太子妃落下淚來,倔強地道。

太子無奈地望著崔福笑了笑,「你看,她是不是從小就是這個脾氣?」

崔福垂眸掩飾住眼裡的水光,笑道:「娘娘是『性』情中人,『性』子最是難得。」

太子抬手揩了太子妃的眼淚,撐著身子坐起來,說道:「這幾個月我挺開心的,昱兒很不錯,煦兒也是我的心肝肉兒,可是昱兒太孫之位一日不定下來,我就一日都不放心。父皇年邁,也越來越固執不可理喻了,萬一他真的置昱兒不顧,立了曜兒和昌兒為太孫,那我大胤日後必『亂』。

「我不是偏心昱兒,是他本就天資聰穎,又宅心仁厚,很符太祖宗旨,那些年又深受學士們薰陶,不說古往今來獨一無二,至少也算不錯了。

「我也不是不把曜兒和昌兒當我的兒子,他們都是我的骨肉,但是他們的確也讓我失望,而且不適合當大胤未來的君主。世婷,如果我真的有一日突然而去,你也要記得我,以嫡母的立場,善待那兩個孩子。」

「這個自然。」太子妃抿唇,「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知道,如果不是為了我,為了昱兒,也不會曜兒和昌兒。我答應你會以嫡母的立場去善待他們,但是前提是他們不能傷害我的孩子,不能對他們有不軌的企圖。」

太子眉眼間浮起絲無奈,卻仍是微笑道,「知道你有分寸。」

這裡正說著,外面內侍在叩門,「殿下,鄭側妃來了,說有事要稟奏殿下。」

太子眉頭微凝起來。

太子妃見狀,便就使了個眼『色』給崔福,崔福說道:「殿下說請側妃回去,這裡正在批奏摺呢。」

門外人影頓了頓,便就掉頭走了。

太子也跟太子妃道:「你也回去吧,呆久了也容易讓人生疑。」

鄭側妃是來尋太子說殷曜的婚事的,沒想到到來卻殿門緊閉,聽崔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