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31知足

331知足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23 13:32  字數:3345

謝葳回到廣恩伯府,直接進了丹華院。

自從往郡王府回來,她就不願再看這府里一眼。曾家蕭條了已經不止一兩代,雖然還是勛貴府的規制,可是門牆已經多年沒大修了,廡廊下朱漆有的地方都開始剝落,後園子也幾十年如一日是那幾棵花木。湖裡原先也養著幾對天鵝,如今也早就只剩下兩隻,如野鴨一般的了。

養府是要錢的,如今勛貴們的祿田早就被收了回,光靠那點俸祿過活,如何支撐得起這排場?

越是對比越發顯得寒酸。謝葳不是非要跟謝琬比個高低不可,可是這種落差實在太大,就是讓人無法接受。

「『奶』『奶』,東邊『奶』『奶』請您過去。」

丫鬟進來稟道。府里把住在東邊的任如畫稱作東邊『奶』『奶』,謝葳聽說任如畫請她,理也沒理,對鏡卸起妝來。丫鬟默了默,便也就出去了。

這裡才把妝卸完,任如畫就與曾密一道進來了。

任如畫兩腳才踏進門便問:「去過安穆王府了?跟王妃談得怎麼樣?」

謝葳本想劈頭把她堵回去,可是看到她那咄咄『逼』人的樣子,心念一轉又改了主意。她先走過來沏了杯茶給曾密,然後給自己也沏了一杯,坐下來,說道:「我們有什麼談不好的。不過她也說了,你是曾家的原配三『奶』『奶』,你不去卻讓我去,可見沒誠意。」大妝331

任如畫見她獨獨不倒自己的茶,也不讓她坐,臉上早已掛不住,便就咬住她話尾說道:「她要什麼誠意?是不是在她面前挑唆什麼了?」

謝葳斜挑起眉眼來,「你不敢去見她,不想跟她低聲下氣。這是明擺著的事,用得著我挑撥么?人家說你慫,你還真慫。不是老惦記著人家傷害過任雋嗎?讓任家落得沒臉沒皮嗎?現在人就擺在眼前,你怎麼不敢去?要是我。就上去扇她兩個耳光再說!」

任如畫氣得牙痒痒,雖然聽出來謝葳這話有激將之意,卻還是因為被當眾挑開了瘡疤而感到羞憤,她指著謝葳,瞪著曾密道:「她這是什麼話?眼裡還有我這個原配夫人嗎?爺你居然也不管管?」

曾密經過了一年多的時間,對這樣的爭吵已經十分習慣了,一邊是與他相濡以沫的髮妻,一邊是他心生喜歡的平妻。他誰也不可能指責,於是仍舊平靜而緩慢地道:「好了,不要吵了。你比她大,就讓讓她吧。」

任如畫一聽這話更氣了,這明擺著就是偏心謝葳,可這寵妾滅妻的話她還真說不出來!人家是平妻不是妾,有這規矩在,她能拿她有什麼法子?

她沉沉地哼了聲,拂袖出了門。

曾密哎了一聲,站起來。回頭看了眼謝葳,到底還是回身坐下,說道:「安穆王妃真說讓如畫過去?」

謝葳騰地站起來。沉臉進了裡屋。

任如畫回了房,一屁股坐在軟榻上,心裡便跟除夕夜裡灶膛里燒起的柴火似的,呼呼地往上躥。

她知道謝葳是故意激她,可是也還是覺得憋屈,她不了解謝琬,可是從她這些年行事來看,指不定她真會覺得她慫,覺得任家慫。任雋當初怎麼就瞎了眼,會栽在這麼一家人手上呢?他們姓謝的沒一個好東西!本以為謝琬來了京師後彼此也就再沒關係了。沒想到謝葳居然又來跟她搶起了地盤!

屋裡養的波斯貓蹲在榻下綉墩上喵喵地叫,她抬腳一踢。綉墩兒翻了,貓兒也箭一般掠到了門檻。

丫鬟慌忙走進來,看了眼榻上氣得臉都扭曲的她,默默地把綉墩兒扶起,又倒了杯茶過來。

看見這茶碗,任如畫又不免想起謝葳獨獨不沏她的茶的事來,而曾密不但不出聲,反而看到她氣出來也不跟著過來,眼眶一酸,便一揚手把茶碗打翻了,坐下抹起眼淚。

丫鬟也有無措了,想要勸又不知從何勸起,正慌神間,門口人低喚了幾「爺」,曾密走了進來。

任如畫背過身去,裝作沒看見。大妝331

曾密坐下嘆了口氣,說道:「我覺得她說的也對,安穆王是太子的嫡長子,將來還是很有機會當太子的,這麼要緊的關係,你明知道她們姐妹不對付,還讓她去,好在是沒壞事,若是壞了事,這後果怎麼辦?我們可就等於徹底得罪他們了!」

任如畫憤而抬頭,「她不是平妻嗎?也是這三房的主母,她那麼想出風頭,我讓她去也有錯嗎?」

曾密無語地道:「平妻到底還是平妻,這話是王妃說的,可見在她眼裡你也是比謝葳地位高一層的了。這是抬舉你,讓你親自去見,你怎麼反倒拿起喬來了?到底我有了差事,你們倆才有好日子過,要不然你們就是斗翻了天,也還是這伯府里的三『奶』『奶』!」

這道理任如畫當然知道,可是謝葳跟她的矛盾是與切身利益相關的,她不得不爭。

她長吐了口氣,看著屏風上的牡丹不語。

曾密方才得了謝葳一個背影,其實並不知道謝琬是不是放過這樣的話,但是寧可錯殺不可放過,他是不會像她們女人一樣對著一些陳芝麻爛穀子的小事糾纏不休的,對於男人來說,事業前途才最重要。

他於是接著道:「安穆王如今在內務府任了職,赤陽公主又與魯國公家訂了親,下個月魯國公夫人過壽,我估『摸』著安穆王和王妃會代表太子和太子妃去的。魯國公還掌著五城兵馬司,如果能得他提攜再進五城營,那是最好不過。他們家與安穆王府成了姻親,到時候你務必記得前去拜見王妃。」

原先任家都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