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29為難

329為難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22 19:28  字數:3377

殷昱呵了聲,說道:「殿下給我找了內務府緞庫郎中的差事,皇上心裡窩著火呢。」

謝琬聽說太子給他安排了差事,倒是高興,不過下晌才從殷昭口裡知道皇帝為什麼不肯立他為太孫,這會兒聽說皇帝為這事又鬧脾氣,便就撐起身子來,問道:「皇上真的那麼忌諱你,忌諱霍家?」

殷昱給她按了幾下,才說道:「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忌諱,但是事實顯然如此,內務府是殿下管著的,他給了我差事,皇上也沒理由責怪他。可是他又擔心我有了職權後更加難以控制,所以只得借這個事跟殿下發火。」

他揚唇笑了下,帶著絲譏諷。

謝琬坐起來,說道:「你說皇上會不會向你下手?」

「不知道。」他無奈地挑眉,「如今我越來越看不透這宮城,我雖然覺得他不會殺我,可是對自己的感覺又沒有信心。畢竟如果他執意要防我,而殿下又總是以不動聲色地方式跟他作對的話,最好的辦法當然就是除了我。」

謝琬一顆心又吊了起來,不過垂眼默了會兒,她又說道:「他要是不能容你,那殿下也不會容他——這樣鬧將起來,真的有好處嗎?我倒覺得他不會沖你下死手,但是得防備有心人藉機生事。」

想到這裡她又無語起來,皇帝這不是吃飽了撐的嗎?現成的一個太平江山,非得弄出這麼多空子讓人家鑽。關鍵是還不知道這日子得過多久,太子不登基,這日子一日也不會安寧。

除夕夜的雪花在四處炮仗聲里飄了滿夜,到翌日早上就覆得有尺余深了,潔白的一片將舊年所有痕迹抹得乾乾淨淨,謝葳站在廡廊下,看著這滿世界的整潔如新,呵了呵手,走到正房裡去侍候曾密穿衣。

因為三房有兩位主母,誰住正院都扯不公平,於是當初廣恩伯就判下讓曾密住在正房,任如畫搬到三房正院左側的的丹桂院,謝葳搬到右側的丹華院。平日如果曾密誰的院子也不去,早上便由謝葳負責料理起床更衣,晚上由任如畫負責睡前之事。

曾密已經起來了,披著袍子在薰籠前暖手。

謝葳走上去從丫鬟手裡拿過衣裳,替他一件件穿起來。穿好了衣裳又穿鞋襪,之後又替他梳髻簪發。

她最大的優點也許就是能夠接受現實,這是她從謝榮身上學到的,生活總有不平,看你如何面對。她不相信自己會一輩子落到跟另個女人平分一個丈夫的地步,就算此生曾密就是她的歸宿,她也要儘可能地改善這個歸宿,她不會輸給一個人老珠黃的女人的,所以對於這般卑微地侍候曾密,她也能很平靜。

曾密也是習慣了她的寡言,所以並不在意。

這裡穿戴妥當,任如畫走進來:「怎麼還在這裡?老太爺那邊都等急了。」說著斜眼瞪向謝葳,滿是指責之意。

謝葳不理會,只將手上梳子扔向妝台,梳子碰上銅鏡,發出砰啷一聲響。

曾密打圓場道:「不要爭了,是我起晚了。」

任如畫愈發咬起牙來,卻是又忍著不在他面前發,只沉臉道:「走吧。」

曾密看著她出門,跟謝葳道:「大過年的,別拉著個臉。」

謝葳臉綳著,好久才松下來。

上正院里拜過年吃過飯,回到三房,任如畫在廡廊下攔住謝葳:「別回房了,上我院兒里去,往各府里的年禮該送了。你走二十家,我走二十家,省得說我欺負你。」

謝葳聽說是為這事,便也就忍了下來,默默跟著她到了丹桂院。

進了廂房,任如畫從嬤嬤手頭拿來一疊單子,遞了給她道:「這是該你的那份,拿去吧。」

謝葳接過來,翻了翻,翻到安穆王府這一處,她頓住了。

自從去年開始,安穆王府四個字成了她心底里的一根刺。殷昱打敗了季振元,當上了安穆郡王,而謝榮卻因此一落千丈,在四品位上掙扎著,雖然上有皇帝的話壓著,他官位尚且無虞,可是有靳永在,他想要出頭也十分艱難!

……算了,謝榮已經說過不讓她回娘家了,她還惦記著他們做什麼?

她努力地強壓著心底的不適,可是目光一觸到那幾個字,心裡那根刺又不停地跳動起來。

她跟謝琬也可算是同根生,當初在清河時,謝琬是個人人瞧不起的喪婦之女,她是謝府里高高在上的大姑娘,可如今謝琬嫁給了皇長孫為王妃,而她呢?她不但給人做平妻,丈夫還是個半殘!她走到這步都是謝琬害的,如今任如畫竟然讓她去安穆王府給她低聲下氣地送年禮?

「我不去!要去你去!」

她猛地把這單子抽出來,拍在桌子上。

任如畫也不想去見謝琬。她雖然還不知道謝葳嫁到曾家來是謝琬下的手,但是謝琬曾經傷害過任雋和任夫人的感情,這是令她深深在意的。而且,謝琬沒挑中任雋,卻挑中了殷昱,關鍵是殷昱還翻了身又成了正經的郡王,這是她無法接受的。

但曾密如今傷好了,也該開始尋點差事做了,不然三房可就得完全被大房二房壓下去。俗話說閻王和氣小鬼難纏,雖然不指望安穆王府能提攜曾密,可若是獨獨不去他們家,指定得罪他們,而殷昱現在跟各方交情都不錯,若是因著這事跟魏彬他們說點什麼,曾密便不必指望有前途了。

所以不但要去,還得跟謝琬把關係打好了,所以想到這層她就不舒服。

她不去,而謝葳又這麼想出風頭,自然只能交給她。

看見被拍在桌面的禮單,她冷笑了聲,說道:「你不去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