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27次孫

327次孫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22 07:31  字數:3403

鄭側妃回了朱睢宮偏殿,見殷曜正在殿門口與宮女說話,心裡的火氣頓時噌地上來了。到了殿門內,瞪了殷曜一眼,也不說話,先揚了揚下巴,示意讓人把那宮女喚進來,「拖下去,掌嘴!」

殷曜連忙道:「母親這是做什麼?孩兒不過是跟她說了幾句話!」

鄭側妃沉下臉來,「你當我是眼瞎呢?說什麼話非得拖著手?如今咱們什麼處境你不是不知道,安穆王如今在乾清宮侍候,你就在這裡跟宮女們打鬧,你想過沒有,如果這太孫之位落不到你頭上,將來太子殿下登基,殷昱有魏彬他們相助,必會封為太子,到時候你能落個什麼?

「你以為他會太子待祈王楚王那般待你?我告訴你,太子會那樣待祈王楚王是因為從一開始皇上就認定太子繼承皇位,而且祈王楚王他們倆從小就跟在太子殿下屁股後頭跑,你跟殷昱算什麼?他壓根就沒把你當過弟弟,你看看這些年他正眼瞧過你們沒有?更別說你還險些被季振元他們推上太孫之位!」

「好了母親。」

殷曜『露』出一絲不耐,依著簾櫳下的月白綾包面錦杌坐下,腳尖一下下踢著鄭側妃座下的軟榻下的雕花底座,「皇祖父不是不想讓大哥當這個太孫么?要是有這個意思,這次直接就封上了,哪裡只會封個郡王?只要皇上不肯,咱們就有的是機會。」

鄭側妃凝眉盯著他這副形容,心裡頭那股無語和焦躁又升起來了。殷昱從小被當成太孫培養,雖說倒了幾年霉,可是能在那種情況下翻身,足見他本事不是吹出來的,眼下殷曜想要壓下他,得到這太孫之位,只能從皇帝面前下手。

而目前情況並不容樂觀,因為就算皇帝不立殷昱,也還有個殷昌在側,殷昌雖然不如殷曜機靈,可是循規蹈矩,並無過錯,武側妃的父親如今是左軍營的僉事,論起背景,殷昌並不在他之下,而他竟然還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絲毫危機感都沒有!

「你不必說那麼多了,眼下你即刻到乾清宮去,安穆王做什麼,你就做什麼,他不走,你不許回來!」大妝327

鄭側妃朝他揮了揮手,一副再也不想多說的樣子。

殷曜見狀,只得站起來。

從小到大,母親就是這樣的強勢,她在他面前從來都是說一不二,這讓他覺得自己的想法其實不重要,什麼事情只要她給他安排就好了。

讀書,作文章,請先生,只要她發話了,他就必須得去做,當然他知道,這些都是為他好,可是他走出去,人家總是先敬他再敬他的母親,於是這又讓他覺得窩囊,既然如此,她也應該尊重他不是嗎?畢竟他才是皇嗣!

就像眼下,他壓根就不想去乾清宮當殷昱的跟屁蟲,說的好聽是弟隨兄行,說的不好聽就是他的奴才!太子對祈王楚王如親兄弟又如何?祈王楚王不還是得給他辦事當奴才?他不想當奴才,他想當主子,讓天下人都當他的奴才!

可是當主子也不是非得去跟在殷昱屁股後頭轉這一條路吧?

出了殿門,他在廡廊下對著院角一株紅梅看了半晌,忽然叫來廊下一名小太監:「靖江王在哪兒?」

鄭側妃看著殷曜出了去,也歪在美人靠上,手指繞著錦緞上的流蘇沉『吟』起來。目光瞟見身邊的大宮女容芙勾著腰給她理裙擺,便就說道:「你剛才看那安穆王妃,覺得如何?」

容芙想了想,直起腰,說道:「奴婢看了,只覺得是個挺大方的女子,應對也得體,又不『露』怯,不像是鄉野出身的。」

鄭側妃沉『吟』著坐起來,端起面前描花紛彩的茶盅在手,說道:「看著倒是不錯,就是不知道有沒有本事坐穩這王妃的位子!」

容芙道:「她不是已經生了嫡長子了么?等過了三歲封了小世子,就沒人能撼動她的位置了。」

「那可未必。」鄭側妃若有所思地,「首先不說這嫡長子能不能活到三歲,就是活過了,也要他能夠當上小世子。」謝琬是殷昱的一大軟脅,只要殷煦封不上小世子,殷昱勢必跟皇帝有番爭執,君威又豈容冒犯?因此兩廂的矛盾逐漸加深晉級,是一定的了。

「側妃!」容芙聞言嚇了一跳,連忙扭頭去看門外,說道:「這話若是讓娘娘聽見——」

「你嚷嚷什麼?」鄭側妃沉下嗓子,站起來,「她如今正忙著聽大夥誇她的孫子呢,哪裡會聽得見?

容芙垂首噤聲。大妝327

鄭側妃忽然又道:「太子殿下呢?」

容芙連忙回道:「方才聽說和幾位王爺去了擷霞閣賞梅。」

鳳棲宮這邊,牌搭子已經換了兩撥人。

這東宮比起郡王府來莊嚴肅整許多,不說那門裡門外一絲不苟站著的宮人,也不說這高大宏壯的殿室,只說這些平日在京師,隨便站出一個來都能讓人無法『逼』視的貴『婦』們此刻的端凝和恭謹,就能讓人時刻也無法放鬆。

不過謝琬自覺就是做的再好也比不過這些長年浸在上流階層的人,也就放平了心態,並不刻意地裝得很衿持,而是拿出東宮兒媳『婦』的姿態來,要麼坐太子妃旁邊幫著看看牌,要麼便去搖床邊看看殷煦,再要麼就與新進來的官眷們說說話,時間倒也很容易過。

宮廷里的套路她不熟,大戶人家的相處套路她還是相當熟的。相信她若出了錯夏寧二嬤嬤也會提點她,所以半日下來毫無壓力。

到了午前將要開宴時,牌搭子散了,太子妃要進內殿更衣補妝,謝琬隨同她進了內,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