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25骨肉

325骨肉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21 13:30  字數:3358

才剛喚了碧璽備水洗浴,殷昱已經走了進來,說道:「謝葳把採薇肚裡孩子弄沒了。」

謝琬怔了怔,採薇的孩子算起來都有七八個月了,七八個月都沒事,怎麼在這個時候被謝葳弄沒了?

謝榮被降了職後,如今在都察院任左僉都御史。在都察院這幾個月,他沉默了很多,算是真正韜光養晦,只以辦好差事為目的,皇帝把他調在都察院,頂上還有個靳永,他不得不謹慎小心。不過都察院也不是靳永家開的,即使他們已成死敵,只要他沒有過錯,他便也拿他沒什麼辦法。

所以也算相安無事。

但是漕運案子影響太大,雖然他保住了官位,可是出了朝堂,卻也還是有人拿這件事作文章。比如他出賣季振元——說他先是賣女求榮,後又賣師保官,是個十足的小人。可是誰又知道,謝葳是季振元逼著他出賣的,而在他出賣季振元之前,他自己差點就被他當成了替罪羊!

沒有人知道,他所做的這些都是被迫。如果他不拿著那些證據去進宮見駕,等待他的就是一條死路!季振元一招失敗,肯定還會再想一招來拖他下水,他是為了保命,可是如果季振元不逼他,他也不會這樣做。

這些都不會有人知道,但是被不被人知道,似乎都沒什麼關係了。

他如今再也不是首輔閣老跟前的大紅人,不是朝中最有潛力的大臣,他如今只是個小小的御史,做著得罪人的差事過活。

因為這件事,謝芸落了第,少年受挫,他這幾個月情緒也變得焦躁,於是時常地去尋謝葳說話,他們姐弟感情一向要好,謝葳心疼他,這段時間也常常回娘家。他不想見她,每次她一來,他就呆在采藏院子里逗鸚哥兒,也許是這件事惹惱了謝葳,乘他不在的時候,她把採薇從廡廊上推下來,孩子沒了。

謝榮不是初為人父,對孩子不如年輕時那般緊張期待,可他愛孩子,即使採薇是個妾,可她懷的卻是他的孩子,他想像不出他的孩子竟然被他的女兒所殺害!他無法理解,就因為他不理她,她就要殘害他的骨肉?

「從今日起,你再也不要回娘家了。我不許你再回來。」

花廳里,他疲憊地撐著額,對面前的謝葳說道。

謝葳雙眼裡盛滿了驚怒,「為什麼?難道她對你來說,比我這個親生女兒還重要!」

謝榮實在不知道怎麼說。他想起謝葳小時候,長得粉團兒似的,成天圍著他轉,用祟拜的目光看著他,甚至抱著他的脖子跟他說傻話,說長大以後要嫁給他。他那時候心裡多麼愉快,因為這證明自己是個成功和合格的父親,他最滿意自己的,是給予了他們姐弟無盡和真摯的父愛。

可是如今的謝葳,越來越讓他陌生了,在廣恩伯府這一年多,她變得尖酸刻薄,變得不擇手段,也許這是在與任如畫以及曾府那麼些人鬥智斗勇所造成的,可是這些變化使得她的面目也產生了變化,她變得不可愛了,當初嫻靜智慧的謝大姑娘不見了,她如今成了個十足的內宅婦人。

而她再如何狠辣,又怎麼能在自己生父的心坎上捅刀子呢?

他疼這個孩子,跟採薇無關,只因為那是他的骨血。

「我愛你們,是因為你們是我的骨肉。」他抬起頭來,眉頭痛苦地糾結著,「可這個孩子,也是我的骨肉,我像愛你們一樣也愛他。從一開始你就弄錯了一點,我不是你一個人的,我只是你的父親。我有撫育你們的責任,你卻無法阻止我撫育別的兒女!」

謝葳驚退了一步,雙唇微張著,而雙目大睜。

謝榮這番話,也像把她心裡什麼東西咚地敲碎了,她從來沒想過謝榮除了黃氏以外還會有別的女人,可是後來他有了採薇,她也從來沒想過他除了她和謝芸還會有別的兒女,可採薇還是懷上了他的骨肉,她從沒想過他除了把她和謝芸疼進心坎里,可如今他告訴她,他愛那個孩子跟愛他們是一樣的!

她忽然發現自己什麼也不是,她這些年對他的祟拜和欽佩都是盲目的,原來她迷戀了那麼久的父親,他並不是一個神,他原來只是個凡夫俗子!

謝葳眼淚掉下來,她急轉身,沖了出去,餘下謝芸在追著喊姐姐。

謝葳回到曾家,迎面在廡廊下遇見任如畫,任如畫冷笑道:「喲,奶奶這是打哪兒來啊?哭得跟被人調戲了似的!」

謝葳窩著一肚子火,大步逼過去,「你不就是嫉妒我還有人調戲么?哪像你,人老珠黃,白送給別人也沒人要!」

任如畫氣得發抖,卻說不出話來。

謝葳推開她,直接進了自己院子。

一個人靜下來,不由又覺得心裡怨氣難平,她無法接受自己在謝榮心目中竟是這樣的位置,原來除了她和謝芸,還有人可以跟他們在謝榮面前平起平坐,不管那人是什麼樣的女人生的孩子!她曾經多麼為有這樣疼愛他們的父親而驕傲,她根本不想讓別的人來一起分享!

「你怎麼了?」

曾密緩緩地踱步走進來,經過一年多的休養,他的傷勢已然大好,雖然不能跑不能走快,也不能幹重活,日常行走卻還是可以的。前不久他們正圓了房。

謝葳目光里下意識閃過絲冷意,但瞬間,她又嘆了口氣,把面色放緩站起來,「爺怎麼來了。」

總的來說,曾密對她是滿意的,她比他小了十二三歲,面容身段都是一等一,既會服侍人,又是大家閨秀出身,他雖沒有妾侍,臨了卻白得了個這樣的平妻,心裡得意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