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23初生

323初生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20 19:36  字數:3325

殷昱從永福宮出來一直到回府路上都沒有說話。

謝琬從他臉上看出來很傷感的一抹神色,這神色看上去雖然讓人心疼,可是相較於原先,卻又少了幾分冷漠。他終究有副柔軟的心腸,即使有著這樣一個凡事任憑他去做的父親,看上去不盡職的父親,可是當他面對他時,仍然是做不到冷顏以對。

車輦里謝琬擁著他,頭搭在他肩上,想像著即將出生的孩子,他將來又會與殷昱以何等方式相處。

府里的桂花香了半個月,謝琬就有動靜了。

這日睡到半夜,謝琬忽然被胎動驚醒,肚皮一陣陣綳得生緊,然後又鬆開,因為夏嬤嬤早告訴過她臨產前的一些徵兆,而她這些日子也時刻關注著,所以立時就預感到那個時刻就要來了!

但她向來沉得住氣,先凝神觀察感受了會兒,覺得肚皮發緊的相隔時間也一陣短過一陣,她於是推了推殷昱,「阿昱,我大概要生了。」

殷昱聞言,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彈起來,跪在她面前道:「要生了?真的嗎?」一面說一面下意識地將手覆到她肚子上,然後慌忙扭頭喚道:「快來人!傳胡沁!傳太醫!」

謝琬雖然有感覺,但是也覺得他這樣太慌張了,於是道:「你別這麼緊張,我覺得還得幾個時辰呢!」

「我怎麼能不緊張?我怎麼能不緊張?」

殷昱跳下地,兩手直搖著在床前徘徊,身子因為激動都躬了起來。

想起還光著上身,連忙又拖起衣服來披上,然後飛步跑到門邊把門打得大開,玉雪和夏寧二嬤嬤還有邢珠顧杏剛好衝進來,見到殷昱臉都白了,頓時也嚇了一跳,連忙趕到屋裡,見謝琬面色還算平靜地躺在床上,心裡知道無妨,便就鬆了口氣,連忙去吩咐備水的備水,拿干布的拿干布,傳胡沁的傳胡沁。

殷昱這麼一嚷,正院里的人立刻都知道了,然後一層層傳開去,很快整個府里都知道了。

全府男女們如臨大敵,紛紛起身穿衣往正院里趕。到了正房外,自然被擋住不得進內,駱騫和武魁的人在爭先恐後地搶著去宮裡遞消息後,餘下的很有默契地手持兵刃圍住正房四周,他們具體也不明白為什麼要這樣做,只是覺得此事真正屬人命關天,非這樣做不可!

而余氏這些日子也住在府上,聽聞也立即整衣到了上房,看夏嬤嬤正陪在床前給謝琬按摩手腳,而殷昱則在旁緊張得手腳發抖,一會兒問謝琬要不要喝水,一會兒問謝琬疼不疼,跟天底下即將當父親的沒什麼兩樣,於是連忙過去道:「王爺,這裡用不著您,您還是一旁歇著去吧!」

余氏在府里說話還是有幾分分量的,殷昱聞言立即看向謝琬,說道:「我就在旁邊陪著,什麼也不做!別趕我出去!」

謝琬已經在冒汗了,而且也隱約有了陣痛感,但是意識還是很清醒的,想起生產時那模樣肯定不怎麼好看,還是得想個法子支開他,便就喘息著道:「你快安排人去楓樹胡同告訴哥哥和舅舅他們,他們說過有事要馬上告訴他們的!」

她父母俱亡,這邊又沒有公婆,生孩子如同過鬼門關,自然是要有幾個親長在側的。

殷昱如夢初醒,猛地一拍腦門,立即出門去安排了。

太醫和東宮太子妃派來的太監和女官在半個時辰後到達,與此同時還帶來成堆的賞賜。

很快並不小的正院里就站滿了人,而隨著時間後推,這邊正房裡氣氛已在是一陣緊張過一陣,漸漸地謝琬的痛呼聲也逐漸傳了出來,齊嵩謝琅他們全都趕到時,那痛呼聲已經一波接一波地止不下來了。

殷昱被擋在門外進不去,手腳早已發涼,縱然已經有了十個月的準備,可真到了這一刻還是忍不住擔心。如果不是因為擋門的是余氏和洪連珠還有何氏,他只怕已經強闖進去好幾次了!

「放鬆點!」謝琅不知道從哪裡拿來壺二鍋頭遞給他,說著自己也執了一壺對嘴喝起來。

殷昱見狀也對口喝了下去,酒勁一刺,那股慌勁兒果然就憋了下來。

天將大亮時,護國公府霍老夫人帶著三個兒媳婦也趕到了,而這個時候正房裡的聲音已越來越大,殷昱整個人綳得像條墜著大石頭的繩子,一動也不曾動,彷彿只要一動他就能把自己給綳斷了。

霍老夫人道:「哪個女人生孩子不曾經歷這一劫?王爺往日的沉靜哪去了?」

說得旁邊吳媽媽悄悄看了她一眼。

楊氏聞言也凝了凝眉。

殷昱直接站起來,走到了正房門口。

謝琬嘶喊的聲音太讓人揪心了,可是門口被防得跟鐵桶一般,如今除了余氏她們,還有以崔福為首的太監堵在門口,宮人們他們可以不管,可是他真能夠向余氏他們下手,不顧一切闖進去么?這般冒犯余氏和洪連珠她們,謝琬回頭會不會找他算帳?

謝琬對外很賢淑很溫柔,可是私底下有時候也很兇的,比如他有時候忍不住想要動手動腳,她會一巴掌拍過來把他的手拍掉,有時候玩鬧過份了,也會不理他。他可不要她不理他……好為難啊,到底進不進去?

「哇……」

正在猶豫未決之間,屋裡傳來宏亮的一聲哭喊,緊接著就有無數道聲音齊齊歡呼道:「生了生了!」然後又有無數人衝過來,高喊著:「是男是女?」府里的女人也不少的,而且全部都是謝琬的擁躉,原本都在前院當差,這會兒聽說生了,一個個也跟著楊氏等人走了進來。

站在門口的殷昱於是還沒有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