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22大妝

322大妝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20 13:45  字數:3365

翌日禮部便行文詔告天下,皇長孫殷昱回歸宗室,被封安穆郡王,謝琬同封為安穆王妃,賜位於寶瓶坊赦造安穆王府,並賜郡王與郡王妃規制的冕服禮服常服等等。另有祿田千畝,金銀不等。另又太子和太子妃的賞賜,總之這日到府的太監和羽林軍站了半條胡同,抬來的東西也佔滿了半個跨院。

安穆王府乃是原先空置的一座郡王府,將由工部進行為期一個月的修繕,修繕之後便將由欽天監擇日入住。

殷昱的受封對外界來講還是一種莫大的榮譽,因為這至少皇帝又承認了他的長孫身份,至於封不封太孫,對於黎明百姓來說其實並不太關心,因為朝中並不是沒有太子,就算皇帝如今立下了太孫,等到太子登基,想換誰都是他說了算的事。

所以安穆王的封號一出來,殷昱還是受到了各方的熱議,至於尚且背負在他身上的兩條人命官司,只要他不當太子,顯然便不會有人拿這個說事。

榴子胡同狠狠熱鬧了幾日,隨著殷昱身分確定,逐漸也開始不斷有太監上門來傳話或發賞。

比如宮中有規定,成了婚的親王或郡王如有父母在宮中的,朔望之日須得雙雙進宮請安,如逢雙方生辰,也得一大早進宮叩拜,而那些繁複的禮節以及什麼場合該著什麼樣的服飾,謝琬看了實在覺得頭大,好在殷昱是個溫和耐心的人,另還有夏寧二位嬤嬤從旁指點。

接了旨的翌日,太子妃派殷昱的妹妹赤陽公主前來探視。

赤陽本名叫殷昭,赤陽是封號,今年十五歲,很快即要出嫁。附馬是魯國公世子。殷昱自小被獨立教習的緣故,與殷昭在一處時間極少,故而並不曾十分親近。但是見了謝琬仍然很客氣,繼承了太子妃溫和的性子。

謝琬也是點到為止地與她敘了話,然後以長嫂的名義贈了她幾樣殷昱當初從東海得來的新奇玩意。

她雖然對殷昭感覺不壞,可是交情也不是一日就建得起來的,總得借著天長日久慢慢來。

接下來幾日總有許多人上門拜訪道賀,如果不是重要的,殷昱都讓夏寧二嬤嬤一概擋了,以免謝琬太過操勞。

過了兩日正好又是八月十五,這日宮中一大早下旨來傳二人進宮。而這時離謝琬臨產的日期不過十日,殷昱命了胡沁仔細診看,確定無恙後,便攜著謝琬進宮去。

謝琬頭戴珠翠滿頭的七翟冠,左鬢插牡丹珠花,右鬢飾口銜兩串長珠結的金釵,身上是大紅底的大衫,外罩深青色金綉雲霞翟紋的霞帔,金墜子壓腳。鞠衣是圓領,胸背飾金綉翟紋,此外身上配飾還有大帶、玉革帶、玉花采結綬、玉佩等等,而腳上是青襪青舄,一色郡王妃大妝標準無誤。

夏寧二嬤嬤從雞鳴時分起來替她打扮梳妝,一直到天色大亮時才算弄妥,等到妝扮完畢,銅鏡里的人影再也不是從前少婦家常的樣子,從即日起,她是大胤朝尊貴的安穆王妃,是可以名正言順享受一切宗室特權的皇長孫的妻子。

謝琬對這樣的轉變並不感到突然,從嫁給殷昱那日起,她就知道自己這一生要麼榮華要麼落魄,所以相對於身邊人來說,她的反應相對平靜。當然,能夠陪著殷昱一步步爭取到今日的位置,她仍然是十分高興的,這至少說明他們的努力沒有白費,雖然前途仍有雲霾,但他們卻有無比信心。

謝琬繞出屏門,到達花廳里,殷昱已經在等著她了。

殷昱的禮節比她還要複雜,他眼下穿的是三章三藻三宗彝的郡王冕服,青衣纁裳,素紗中單,大帶玉佩大綬齊全,足下是黑飾赤色的襪舄。

這是見皇帝和太子時的服飾,等到見完他們,再回來見太子妃時,他又得換上朔望進宮的皮弁服,是以駱騫他們早已經準備好了在側。

殷昱牽了謝琬來到中門,早有配備的轎輦在此等候,各自上了轎,便有儀仗在前,駱騫等十名武衛隨護四周,武魁帶著三十名已然正式編為郡王府府兵的精兵在後,一路往皇宮駛去。

這次進宮再也不同上次,在宮門口便已有人以軟轎迎接。

先到了乾清宮。

因為今日是中秋,所以宗室王親和公主駙馬們都進宮覲見來了。而才剛剛因立下大功而接受封賞的殷昱無疑成為最受矚目的那個,他本是皇長孫,地位僅次於太子,如今又被封回了郡王,一眾宗親們紛紛上前打招呼,謝琬跟在他身邊,首次以郡王妃的角度看宗親。

一道給皇帝叩拜之後,皇帝給了賞賜,然後便轉道往東宮來。

半路上殷昱看見謝琬望著宮城裡層層飛檐,不由道:「先忍著,回頭從東宮出來,我再帶你去御花園。」

東宮裡太子和太子妃都在鳳棲宮,二人一道跪拜完,倒也省去了換衣服的手續。

太子喚了殷昱到永福宮說話,這裡太子妃則拉著謝琬在榻上坐下來。

開始總免不了各種閑話家常,到後來也便就說起她的產期。

「只有十日了,胡沁說。」謝琬微笑著。「這幾日就每日觀察著。這不胡沁今兒也進來了呢。」

太子妃也微笑,「今兒本不該再傳你來,可是你是正經的皇長孫妃,這是昱兒封王后首次朔望回宮,你不來,就顯得對你不尊重。」

謝琬聽到尊重二字,頓時想起了護國公夫婦。應該說霍家除了楊氏外對殷昱娶了她都有些微詞,太子妃也是霍家女子,更是她的婆婆,沒想到她竟然有這樣的心胸,不但接納了她,而且還事事考慮到她的感受,雖然這有可以是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