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21封賞

321封賞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20 07:45  字數:3541

整件案子抽身最成功的竟然是謝榮。

朝堂百官里九成以上的人都羨慕他的好運氣,當他經過這案子之後不但被遭發配還保留了官籍,不能不說是個奇蹟。

但他出賣季振元這是事實,不管季振元怎麼樣,終究是他的師門,本朝以仁孝治國,於是在許多人眼裡,罪魁禍首的季振元因而被襯得有了幾分悲情,——為了安定民心,季振元死後,朝廷決定對外將此案定性為貪墨案,內里有關謀逆的那部分因此隱匿了下來。

謝榮面對大家的疑惑,往往是沉默。

朝廷給所有的涉案官員定罪花了四日,等到底下發配和調派完畢,準備論功行賞的時候,已經到了七月底,這個時候謝琬也臨產了,這幾日殷昱寸步不離她,並讓夏寧二嬤嬤也寸步不離的守候。

忘了交代,殷昱回來之後夏寧二嬤嬤的身份便就確定了,這二人竟然是殷昱兒時的宮女,後來殷昱出宮後才去了鳳棲宮的。既然是打小侍候過殷昱的,那還有什麼不放心的?而玉雪最近正好也有了身孕,於是兩位嬤嬤就暫代了玉雪之職,與邢珠顧杏一道貼身侍候。

比起朝廷里這些手尾,大家更關心的是謝琬肚子里的孩子幾時臨世。

但是他們不關心,卻有人關心。

早朝後魏彬、段仲明以及沈皓還有靳永等人都到了東宮,太子道:「如今內閣一下缺了三人,我擬了幾個人選補任,你們看看。」

說著把手上名單交給崔福,讓他們遞了下去。

魏彬與段仲明等人對視了眼,上前兩步躬身道:「微臣入閣不久,資歷尚淺,這首輔之位臣以為還是段閣老和沈閣老擔任合適。至於殿下提交的這補任的三人,臣以為都不錯。」

段仲明與沈皓又相視了眼,笑道:「子休就不必謙虛了,我等都老了,子休能力資歷都不差,這內閣首輔之位,還是你來吧。朝堂這兩年頗為動蕩,實在不宜再換來換去。子休年青,至少還可在內閣執政一二十年,內閣穩定,於朝堂也有不小益處。」

「魏某不敢當!」

魏彬還要推辭,太子道:「好了,不必推託了。這也是本宮的意思。」

太子語氣淡淡,依然是那副莫測高深的樣子。

魏彬只得跪地謝恩。

「本宮召你們來,除了這個,還有件事要商議。」太子平靜地看著他們,「關於殷昱,你們覺得該給他個什麼身份?」

聽到這層,大家不由得都嚴肅起來,靳永當先道:「殿下,臣以為,該恢復公子的太孫之位!最起碼,也應該讓他回到宗室!」太孫眼下可以不封,宗室卻是要回來的,不回宗室,將來以什麼身份去爭這皇儲?

魏彬沉吟半刻,也道:「臣附議靳大人。公子有治世之才,而且他背負的兩樁命案都是明擺著的冤案,如果就這樣放棄他,實乃我朝一大損失啊!」

段仲明和沈皓也表示附議。

太子看著他們,默然不語。

他跟他們心思一樣,可是皇帝卻未必這麼想。不過這事不急,只要皇帝不下遺旨什麼的,要立殷昱也有的是機會。

「我知道了,你們先退吧。」

魏彬等人面面相覷著,退了出來。

太子面對著空蕩蕩的殿堂看了半晌,忽然幽幽地吐了口氣。

太子這把交椅他坐得太久了。久到已有些發膩,如果殷昱能夠接替他,那會是件很大快人心的事。

他起了身,吩咐去乾清宮。

乾清宮裡皇帝正在吃藥,每年秋冬,都是他最難熬的季節。太子走上前,接過張珍手裡的葯碗,坐在床下錦杌上,一勺勺地將葯遞到皇帝唇邊。

「父皇該下旨論功行賞了。內閣的人員名單我都已經放在御案上,此外,我打算封殷昱為太孫,請父皇回頭在奏摺上批個准字。」

皇帝把身子偏開些,仰靠在床頭,說道:「你眼裡只有他一個兒子嗎?」

太子放了葯碗,說道:「他是我最愛的兒子。也是我的嫡長子,他有資格坐這個位子。其實就算您不同意,等兒臣登了基,他也一樣會是太子。如今朝堂沒有季振元之流來搗亂,殷曜和殷昌雖然都是我的兒子,可他們不適合坐這個位子。父皇,除了殷昱,您別無選擇。」

「誰說的?」皇帝拿絹子擦了擦手,丟了在几上,看著他道:「朕既然能養出個殷昱為太孫,自然也能再培養出一個來。打明兒起,讓他們倆住到乾清宮來,朕要親自栽培他們。」

太子望著他,自錦杌上緩緩站起來,「父皇,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為什麼這麼固執?從古至今那麼多權臣,你為什麼就是不能容納霍家?殷昱是個有能力的孩子,他不可能讓霍家在朝堂一手遮天,更不可能受他們控制,他雖然流著霍家的血,可他始終是殷家的子孫!」

「縱然你說的不錯,那又如何?」

皇帝不氣不怒,平視著前方,「你登基後想把殷昱如何,朕管不著,但是只要朕在位一日,他就別想當上太孫。」

太子無語地看著他,半日後拂袖出了門。

翌日早朝上,內閣的人選就確定下來了,魏彬任了首輔,仍管兵部。新添了杜忱,柳清禾與竇謹入閣。杜忱兼著工部尚書,竇謹兼著吏部尚書,柳清禾則兼了刑部,代替季振元,而靳永成為了謝榮的頂頭上司。

這其中,竇謹是中立派,杜忱與柳清禾都與魏彬或護國公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一些小嫌隙,從這點也看出來,皇帝對於平衡術上的死心不改。

但不管怎麼樣,在經歷過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