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20收網

320收網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19 19:34  字數:3402

翌日早上,張珍就將皇帝對謝榮的處罰結果交給了魏彬手上。

魏彬拿到手後沉默了足有半日,靳永看了也是搖了搖頭。

謝榮因為舉報季振元,幫助擒拿曹安佟汾等重要案犯有功,被將功折罪,保留官籍,直降十級,改為通政使司七品經歷。

消息傳出來,謝琬沉默了很久,謝榮不是主犯,也有證據表明他並不知道七先生與季振元的陰謀的情況下被利用,是能將功抵罪,皇帝的判決看起來也十分公平,可是她仍然期望過他能夠把謝榮從嚴判決,擼掉他的官職,使他永無再入仕途的機會。

他如今正二品的官,就是降十級也還是朝廷命官,只要是有官籍,那就有再升遷的可能,而且像他這種從高位下來的,一升就是連升幾級,可不像那些底層慢慢往上爬的。

她事先沒想到謝榮竟然會反咬季振元,拿著證據替自己洗罪,所以這事留了個尾巴,也等於留了隱患,謝榮是不會甘心呆在七品位上一輩子的,這案子唯一也是最大程度讓她感到不爽的,應該就是這個了。

而皇帝保留他的官籍,給他的仕途還留下許多機會,是故意的還是真的只是依將功折罪判的他呢?

吃飯的時候,殷昱見她還是悶悶不樂的樣子,便夾菜安慰她道:「飯還得一口口吃,不管怎麼樣,他這次已然元氣大傷,只要我們先把腳跟站穩,拉他下馬的機會多的是。」

謝琬默然嘆了口氣,說道:「我只是擔心,他經過這次之後,行動必然更加謹慎小心,不會輕易再有把柄讓我們抓了。」

殷昱想了下,說道:「謝榮權欲這麼強,怎麼會甘心就呆在小經歷的位置上?只要他對官位不死心,就覺得會有馬腳露出來。這次我們弄倒了季振元已經是最好的成績了,貪多也嚼不爛,不如先留下他苟延殘喘一陣,等季振元的事一了,再來留意他便是。」

謝琬除了點頭,似乎也沒別的法子可想。

殷昱即使不說,從他這些日子談論到皇帝的態度和語氣她也能察覺到,他對於皇帝開始有了明顯的不滿,甚至說敵意。

這種敵意是長久的失望轉化成的。

這種感覺她非常熟悉,當多年前在清河,身為她至親家人的謝啟功對他們兄妹不曾給付出絲毫應該的愛護和真心時,她也對他,以及對謝府整個地產生了一種厭惡,一種仇視的心理。她仇視謝啟功的厚此薄彼,他的親疏不分,也仇視謝府的環境氛圍,仇視那裡頭的功利。

如果殷昱是個理智到近乎冷血的皇室子弟,那麼今日皇帝的表現對他來說或許是可以接受的,可是他不是,他是個徹徹底底有血有肉有情有義的男子,他雖然理想是當個君王,可內心裡還是渴望著親情,他希望他的家跟天下大多數的家庭一樣充滿著和樂溫馨,他渴望用仁愛去對待將來他的子民。

於是皇帝的表現令他失望,同時也激起了他骨子裡冷血的那一面,既然皇帝放棄他,不在乎他,他自然也不會再將他視為親人對待。他如今看皇帝,只是在看一個君主,一個帝王。

不過謝琬是相信他的,他絕不會因為缺失而迷失,因為他有他的驕傲。

謝榮被將功抵過的消息傳到牢中時,是兩日後。

這些日子魏彬他們忙著審郭興他們,季振元反而落得了幾日清靜。但是這樣的清靜使得他整夜的睡不著,他知道自己必死無疑,可是終究還是貪戀著人世間的浮華,捨不得自盡——當然,也沒有法子自盡。牢房裡三壁和地面都包上了軟墊,他碰不死。而四處都有人,他也咬不了舌。

謝榮反過來把他推上斷頭台,自己落得可以留任察看的結局,這令他羨慕,也令他不解,他不知道他如何會有這等能耐起死回生,就算皇帝再惦記他的功勞,也不可能一級不降。

牢房正對著院落,七月的下弦月靜靜地懸在天空,從黑暗裡抬眼看去,亮得有些刺眼。

「今日是七月廿一,想再看圓月,還得等半個多月。」

靜謐的牢籠外,忽然多了個人,負手站在鐵籠下,與他一道抬頭看著天上的殘月。面具遮住了他大半張臉,但那雙微眯的眼睛,卻染上了一絲初秋的寒涼。原本立在不遠處的衙吏不知去哪兒了,現在這庭院里,只有他一個人。

季振元盤腿坐著,平靜地道:「你來了?」

七先生轉過臉,「你好像一點也不意外,怎麼不問問我怎麼進來的么?」

季振元微哂,說道:「這裡是大理寺,又不是皇宮,你想進來自然有辦法。不過,我仍好奇你是怎麼避過殷昱的?」在一牆之隔的外頭,就有殷昱率領的眾多中軍營將士,可以說,他們是把這裡防的連蒼蠅都沒辦法飛進來了。

「要進來,總是有辦法的。」七先生淡淡地道。然後散開負在身後的雙手,拋了壺酒給他,「喝吧。我府里的竹葉青。」說完在身邊一塊石頭上坐下來,接著道:「謝榮被免罪,是因為惠安太子。若不是他,謝榮也免不了流放充軍。」

「惠安太子?」

季振元接了酒壺在手,表情有著明顯的懵然。

七先生點點頭,卻不往下說了,而是道:「我要多謝你,沒有把我招出來,我們合作這麼些年,你對我也算仁致義盡了。我想來想去,沒有什麼可幫你的,這壺酒里下了鳩毒,你喝了它,便再也沒有人知道我們的事,以及那批銀子的去處,朝廷就是要處置,也不會以謀逆之罪行滿門抄斬。」

季振元看著手上的毒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