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11歸來

311歸來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16 19:49  字數:3667

謝琬也不跟他們多說了,這時候想要全部人一起走是不現實的,而吳興他們也不可能會撇下她不顧而先走,她只能跟著雲宵伺機出去!

對方十幾個人手持武器,雲宵一個人難以抵擋,很快就已經把他們二人包圍在中間。

七先生大步踏出門來,喝道:「打開地道!」

說時遲那時快,就聽院中假山忽然傳來一陣悶響,石下一道口子『露』了出來,恰好就處在謝琬腳邊!謝琬才扭頭看了眼,刺客們就已經『逼』著雲宵和她到了地洞口,以致於不得不踩著石階下了去。

謝琬被『逼』迫著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前走,漸漸覺得有些不堪其累。從昨夜到如今,她只喝了一碗茶,至今粒米未進,而連日來的憂心加上這大半日的奔波,終於使得她有些體力不支。

「雲宵,我們還有什麼辦法沒有?」

雲宵看出來她難以支撐,卻礙於身份不能攙扶。

再看看前後左右十來把刀團團相向,心裡也十分焦急,於是一面觀察著周圍,一面壓低聲道:「我們必須跟他們走出這地道,然後才有機會脫困!太太方才發出的青彈升了空,廖卓他們無論在哪裡都會立即趕過來的!就算我們暫時被挾持,他們也會追過來,您再堅持堅持!」

他雖然不是女人,更沒有經歷過懷孕生子的艱辛,可是光想像也能想像得出來謝琬挺著八個月的肚子趕過來救他們有多麼艱難,七先生的殘暴他們是看在眼裡的了,如果不是謝琬,他們這些人必死無疑,就是沖著這點,他就是拚死也要護得她安全!大妝311

謝琬心裡也知道呆在這裡是絕無辦法逃生的,好在她自己的身體她自己有數,這幾個月她每天堅持活動,體力比別的孕『婦』要強上許多。再加上太子妃給了許多宮中的貢品和丹『葯』護胎,所以這一路走來她也只是覺得有些疲乏,而並沒有覺得特別不適。

於是便忍著滿頭虛汗,咬牙站起來。亦步亦趨地隨著他往前走。

廖卓他們到了三清坊,正要分批搜尋,忽見半空里直直升起的青彈,各人心頭立時一震,都不用發話,已立即往青彈升起的宅院飛奔而來!

院子里一片兒狼籍,地上有兩三具屍體,廖卓下令道:「立即給我找人!不要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數十人立即分開行動,邢珠顧杏和錢壯像是瘋了一樣高聲喊叫著謝琬,但是都沒有任何動靜傳來!

「廖卓!找到吳興了!」

正在六神無主之時。何桑飛快跑出來,而身後跟著滿身是傷的吳興和兩名武衛。「他們被打暈在屋裡,興許是對方走得太急沒來得及下殺手!」

「太太人呢?」廖卓與邢珠齊聲與吳興他們問道。兩名武衛連忙指著地道陳述了經過,「太太身邊只有雲宵,你們快下去追!」

一眾人連忙七手八腳地尋找機關。正發現疑似之處之時,忽然山石之下就冒出縷縷青煙來!

錢壯失聲道:「不好!他們在底下放火!太太危險!」

廖卓也是嚇得手足發涼,連忙把機關打開,頓時濃煙滾滾往外冒出來!這麼大的煙,底下肯定是進不了人了!可是不進去,又怎麼營救謝琬?

「邢珠快去拿幾塊濕布給我,我下去!」錢壯不由分說吩咐道。

邢珠很快拿來濕布。廖卓搶過一塊來捂住鼻子:「我跟你一塊去!」

錢壯攔住他:「用不著這麼多人送死!我有經驗,我去就成!」

「不成!主上交代了我等一定要保護好太太,眼下她出了事,我怎能貪生怕死?」大妝311

「琬琬怎麼了?!」

眾人正在爭執間,突然一道身影飛快落到他們身邊,而後耳邊傳來殷昱近乎嘶啞的聲音:「琬琬在哪裡!」

「主上!」

一院子幾十號人全都呆了。眼前站著的高大英挺一臉激憤憂急的人不是殷昱又是誰?而他身後亦跟著目『色』焦灼的駱騫和秦方他們!

「主上,太太被七先生挾持下地道了,現在地道里全是濃煙……」

全程目睹過程的武衛話還沒說完,殷昱已經奪過錢壯手上的濕布捂住口鼻縱身跳了下去!

錢壯和廖卓有瞬間的呆怔,駱騫沖著二人喝道:「還愣著幹什麼?快去抬水。有多少抬多少過來!我們一塊下去!」說著也隨後跳進了地道。

「琬琬!琬琬!」

殷昱進了地道口,急步地在煙霧裡前進,濃

煙阻擋了視線,才走了兩步便被底下的石子絆了一下,他連忙掏出荷包里的夜明珠,一面照著各處,一面又呼喊起來!

一路都沒有謝琬的聲音,他的心倏地往下沉!

煙源應該是地道的那一頭,正在朝這邊滾滾襲來,好在地道是直的,一路過去並沒有發現什麼可藏人的角落!濃煙很快透過濕布湧進他的鼻腔,窒息的感覺如此真切而清晰,可是眼下他的生死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謝琬的生死!

越往裡走,煙就越濃,駱騫他們很快趕上來,另拿了塊濕布給他換上:「主上勿急,錢壯他們已經抬水來了」

「我不能等!」殷昱回過頭,雙眼在煙薰霧繚下,已如能噴出火來:「我一刻也不能等,你們在這裡負責抬水滅火,我衝過去找她!」說完還不等駱騫抬步阻攔,他已經借著珠光迅速往前,靠近了火源。

火是由一堆半干半濕的枯草燃起來的,眼下燃燒近半,看來他們走的也不會很遠。這時候錢壯他們已經抬了水過來,幾桶水下去,火堆呲地一聲澆滅了,地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