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04穿幫

304穿幫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14 13:23  字數:3398

她等了十幾年盼著的就是謝琅能夠在會試上考個好名次,然後擺脫掉前世的命運,從新的起點開始他的仕途人生,如果因為她的事而讓他分了心,那她一定會更加內疚。

「有把握了。」謝琅沖妹妹揚了唇,目光堅定而執著,竟然再也不是當初因考個秀才都緊張得吃不好睡不好的他了,「我已經跟魏閣老告了假,從中秋過後就開始閉門溫書,我有預感,這次中是會中的,就是不知道會取得什麼樣的名次。」

「一定會取得好名次的。」即使還沒有下場,謝琬也被他這股自信感染,微笑點頭道。

「其實不管考得什麼樣的名次,我都會努力走好的。」他略帶感觸地說,「這也是我這幾年從殷昱身上領悟到的,他告訴我,一個人不管境遇如何,都應該保持積極的心態,因為掌控你這雙腿的是你的心和你的腦子,不是周邊環境。琬琬,我相信他不會有事,而且一定會回來。」

謝琬默了默,笑道:「是的,我也相信。」

「瞧這兄妹倆,倒還紅上眼了!」

洪連珠快步走到門口,見狀便笑著拍起掌來,然後幾步走進來道:「世子夫人來了,琬琬快過來。」

楊氏是護國公府往殷府里走動得最多的,也是大家對護國公府里的人印象最深的,所以來來去去規矩上也省了許多,只當是尋常的舅太太串門。

楊氏被余氏迎進了中門,笑著問起她謝琬這幾日的情況,聽說都好,便也放了心。「娘娘又讓我帶了些東西過來,還問需要些什麼,讓琬丫頭不必見外。」

如今次數多了,楊氏也知道瞞不住,所以每次太子妃讓捎東西來,她也就直接說了。

夏嬤嬤和寧嬤嬤聞訊出來見禮。

楊氏沖她們點點頭,囑咐了兩句,然後把著謝琬的臂進了花廳。

坐下後大家寒暄了一陣,楊氏便就說道:「聽說竇家四爺請了胡沁進府瞧病?」

謝琬點頭,遂把原委說了。

楊氏輕嘆道:「他們老四也是個可憐人,打小就聰明可愛,偏就惹上這樣一場病,如今弄得連妻室也娶不成。胡沁若是真有把握,就讓他好好給他治治,也算是功德一件。」

「那是自然。」謝琬道,「莫說竇大人曾相助過我們夫妻,就是沖著他們老太爺與國公爺情同兄弟的份上,也是要儘力而為的。」

竇謹在朝堂里一直處於中立派,雖然知道季振元與護國公兩方勢成水火,他卻也不曾偏幫哪一方,不過這可能也是因為大理寺衙門不同別人衙門的關係,他們跟朝政並無多大幹聯,所以通常也就不會被牽連進來表立場了。

不論如何,只要不昧著良心跟隨季振元他們同流合污去害人的,都是值得尊重的。

這也就難怪竇家子弟一輩雖然還沒出大官,卻也同樣讓人尊敬了。

「昱兒還沒有消息么?」末了楊氏提到了這個。

楊氏其實很少問起這個,相對來說她算是個善解人意的人,沒在謝琬心上捅過刀子,今兒她這一問,就讓謝琬稍稍感到了一絲意外。

「夫人莫非有消息了么?」她如此反問。

楊氏放下茶杯,看著她:「我也不知道該不該把這事告訴你,跟你說了怕你受不住,不說又覺於心不忍。」

說完她嘆了口氣,還是道:「西北那邊前些日子出了點事,於是有人回京來,世子今早前去跟他打聽昱兒,那邊說根本不知道有這麼回事!可是我們國公爺明明派了人前去追蹤,一直是等到他們入了營才回來的。」

謝琬聞言頓住,這麼說,殷昱沒去西北的事穿幫了?

楊氏見她怔忡無語,以為也是被這消息驚到,於是拉起她手道:「跟你說是讓你有個準備,知道你不是那種經不住事的人,方才國公爺進宮去了,皇上表示會查查這件事,讓國公爺不必管了,而且還叮囑不要聲張。可是我們又怎麼可能不管?天這如此無情,當真是讓人心寒。」

皇帝連全天下都瞞著,怎麼可能會讓護國公插手這事?他只要聲張出去,季振元他們必定聞風而動。

謝琬不能跟楊氏明言,只得含糊地道:「爺是皇上的親孫兒,皇上是不會當真棄他不顧的,畢竟活生生丟了個人,這事總溥衍不過去。再說,人是皇上弄走的,如今人不見了,他最終不拿出個說法來,大家也會讓他下不來台的。」

她慢幽幽地說著,顯得小心翼翼。

楊氏嘆了口氣,不再說下去,卻轉頭說起夏天防暑的事來。

楊氏留下來吃了晚飯,謝琬送走她後,一顆心卻開始七上八下。

西北那邊回了來人,肯定不止霍家在關注,這麼著一來,殷昱沒在西北的事多半兜不住了!

就算皇帝會召西北那邊封口,終歸也難以防止季振元他們鑽空子,說不定,這個時候季振元已經前去打聽內幕。季振元他們一旦發現殷昱半路失蹤,一定會很快懷疑起整件事,到那時,也難保不會發現殷昱其實已經去了雲南!

她讓人叫來廖卓:「你趕緊傳個消息給駱騫,告訴他爺沒去西北的事有可能穿幫!」

不管怎麼樣,也得提前讓他們留個心眼兒,季振元他們陰得很,說不準什麼時候就下手了。

而這個時候季振元果然正在西北駐軍營參將尹滬所在的驛館。

「方才將軍說,今年總共只有四名刑部發配去充軍的犯人,再沒有別的犯人押解到西北?」季振元執壺給尹滬添酒,一面和顏悅色地問道。

尹滬拱手道:「季閣老掌管著刑部,有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