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302香囊

302香囊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13 19:34  字數:3366

龐勝家的兩眼立即就瞪得如同面前茶杯口那麼圓了,身子也不由得坐直起來,好離那鐲子近點兒細看看!

「嬸子,只要您把我想知道的和盤托出,這鐲子就是您的。」周南拿著那鐲子擺在桌子上,以五指按住。

這鐲子不止成色足,份量重,造工也十分精緻,而且上頭還嵌著不少小顆的紅寶藍寶,少說也值三十四兩銀子,有這三十兩銀子,她拼著被謝榮打一頓也值了,打死是不會的,龐福總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個兒的侄兒媳婦被活活打死在眼前吧?

再說了,面前這人只是個有求於謝榮的外地人,此事會不會穿幫還不一定……

她再看了眼那鐲子,顫著雙手端起杯子,借著喝茶猛咽了口口水,緩緩道:「數月前我們府上死了位二姑娘。那二姑娘是我們老爺的侄女,死之前,她曾經打了薇姨娘幾下,後來我們老爺知道了,當場要驅逐二姑娘回清河去,是薇姨娘求情,他才又改成扣去二姑娘所有的月例花銷。」

周南聽她說到了點子上,頓時打起精神來,說道:「那這二姑娘後來為什麼又死了?」

龐勝家的頓了頓,看著他道:「幾個月前那廢太孫被發配的事你難道沒聽說?」

周南呃了聲,點點頭:「略有聽聞。不過這跟你們二姑娘有什麼關係?」

「關係大了!」龐勝家的壓低聲,說道:「我們二姑娘是被廢太孫殷昱調戲未果之後被他殺了的。」

「怎會有這種事?」周南凝眉:「就算殷昱見色起意,也犯不著去殺人,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隱情?」

龐勝家的直起身,下意識地要閉嘴,可是目光看向那金鐲子,她咬咬牙,又說道:

「不瞞你說,這件事我們府里人自己也十分懷疑。我們二姑娘去靜水胡同之前那天夜裡。我們老爺突然把她叫到了書房。當時二姑娘嚇得要死,以為他要嚴懲他,還跑去向老太太討保來著,哪知道老爺什麼責備也沒有。而是只交代她第三天天未明隨他們出門去白馬寺上香。

「當時我因為是老太太院里的管事娘子,所以也跟著去了,那天到了靜水胡同這邊的口子上,二姑娘忽然讓我們先走,她要走靜水胡同這裡穿過來。靜水胡同因為近湖,晚上都沒什麼人走,二姑娘非要這麼做,老太太不讓,老爺卻下令就讓她去。而且,還只讓她身邊一名丫鬟並車夫跟隨。

「當時我們心裡就起了疑惑。按說就算二姑娘不招老爺待見,可是終究是府里的姑娘,還頂著謝府的臉面,她這麼樣獨自進了靜水胡同,若是碰上了歹人傳出點什麼事來。豈不給老爺臉上抹黑?當時我叔兒也勸說來著,可是老爺還真就打定了主意,就讓她一個人帶著下人進去了。」

「然後果然就出事了?」周南盯著她。

「可不是?」龐勝家的揚起下巴,「我們先到的白馬寺,當時我們都在禪院里等候,而突然之間就有人從外頭闖進來說『靜水胡同』出事了!我們老爺幾乎是箭步沖了出去,我們想到了二姑娘。於是也跟著過去了。

「當時就見二姑娘躺在血泊里,殷昱就站在離她一丈遠的位置。其實我見過死人,我看當時二姑娘的樣子還有口氣兒似的,可是老爺卻從頭至尾沒想到請大夫,而是一去就咬定殷昱是兇手——」

說到這裡她驀地打住話頭,不再往下說了。

周南執壺替她添了茶。說道:「我怎麼聽你說的,好像這二姑娘的死是個預謀似的,難道這事是栽贓?」

龐勝家的抿緊唇,努力地不去看桌上的鐲子。

周南接著道:「你們是不是也很懷疑二姑娘的死不是意外?」

龐勝家的臉色一白,猛地搖頭。

周南從懷裡又摸出一隻一模一樣的鐲子。說道:「有這兩個鐲子,買條命都足夠了,你還怕什麼?」

龐勝家的口水吞得太急,嗆得咳嗽起來。抬起頭她又瞪著他道:「你不是求我們老爺辦事么?打聽這麼清楚幹什麼?」

「我不打聽清楚點兒,萬一碰到了謝大人的忌諱可如何是好?如今季閣老任了首輔,他如今便等於是刑部的一把手,如何量刑全在他一句話下,我怎麼能不仔細些?再說我打聽清楚了,知道大人對薇姨娘的重視去到了什麼程度,也好斟酌如何孝敬姨娘去。」

龐勝家的從他的話里倒也尋不出什麼破綻,便就沉吟不語起來。

周南把一對鐲子往前推了點,接著道:「你說二姑娘死之前,曾被老爺傳到書房裡說過話。二姑娘出來後都有些什麼表現?」

龐勝家的嘆了口氣,說道:「二姑娘從書房出來後,一路上都很高興,有人說當時她手上還拿著個香囊樣的東西,進萬福堂後她把它塞進了懷裡,然後去了見老太太。」

「香囊?」周南聲音陰下來。

「沒錯。是個月白綾的香囊。因為二姑娘當時出來的時候是把它拿在手裡的,廡廊下四處是下人,不難看見。不過她很快就收了起來。」龐勝家的壓低聲,說道:「據說後來在公堂上屍體上也搜出一隻月白綾的香囊,我們就更加懷疑,我們老爺有可能是在為薇姨娘暗中出頭了。」

謝榮當然不可能只為採薇出頭而拿謝棋去栽贓殷昱,而不過是在他們設計謀害殷昱的時候謝棋剛好被謝榮用來當了回炮灰罷了。在權欲熏心的謝榮眼裡,採薇就是再可愛,跟影響到他們整盤計劃的殷昱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

周南默了片刻,舉起桌上的茶一飲而盡。

龐勝家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