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98天羅

298天羅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12 13:43  字數:3349

謝榮因為把王氏看製得很死,所以謝琅和錢壯這些日子也沒從四葉胡同打聽到什麼消息,而且因為上迴文四兒的緣故,謝榮如今對於新進府的下人也管得十分之嚴了,一律從外頭買奴才進去簽死契,而不再僱人簽活契。

只是無意打聽來謝榮已經抬舉了採薇,而謝葳聽說之後立即回去過一趟,扇了採薇兩巴掌。

這些事情原先都可以琢磨琢磨後拿來利用一番,可是如今這些不痛不癢的小招術跟謝榮對她所做下的這一切比起來,實在已不夠斤兩。她所需要的,是如何一擊斃命。

晚飯後謝琅送了她回府。

她堅決不肯在外頭過夜,因為害怕殷昱會在她不在的時候突然有消息傳來。也因為如此,所以她始終不願意搬去護國公府住。

胡沁在廡廊下等著,如今每隔七日他便要替她請請平安脈。邢珠替她往腰後放了個軟枕,然後拿了絲絹覆在她手腕上。

片刻,胡沁收回手來,說道:「很正常,太子妃娘娘給的那幾味丹藥對護心很有效果,如今開始服用,將來生產的時候不但於母體有益,就是胎兒吃了也有益。」

玉雪聞言笑道:「我看小公子如今就很強壯呢,每日里踢得那叫一個歡!」

謝琬也笑了笑。

吩咐了大夥下去,正準備起身回房,忽然門外由遠而近傳來許多人的高呼。

她聞聲看過去,只見羅矩和公孫柳一前一後拼了命般地衝進來,揚手高喚道:「太太!太太!廖卓回來了!廖卓回來了!」

廖卓回來了!

謝琬頓了有片刻才意識到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廖卓跟著殷昱一起去了雲南,他現在回來了,那殷昱呢?她全身震了震,頓時不顧身子重而快步走到門邊:「廖卓在哪裡!」

「太太!屬下回來晚了!」

正說著,門外三人就風塵僕僕走進來,見著門內的謝琬,廖卓頓即與兩名同僚隔著門檻跪下。

「真是你們!快起來!」謝琬眼眶濕潤了,頓時邁出門檻,說道:「爺呢?他在哪兒?」

「太太,爺很安全。」廖卓凝眉看著謝琬,看著周邊那麼多的人,遲疑了片刻才說道。

謝琬知道是有要事交代,連忙揮手讓玉雪帶著人都下去,只留邢珠二人在內。

「那他為什麼不回來?」她最關心的便是這個。

廖卓道:「太太且聽屬下慢慢說。當日我等奉命往西北方向追隨出去之後,確實打聽到有與主上相似的押解隊伍經過。而在離京三百里的地方,我們卻發現主上半路留下暗號,往雲南而去。於是我們尾隨趕上,果然就追上了他們。

「我們告訴主上,太太已經猜到他是奉旨出京的,主上很高興,他說他知道太太一定會猜透的。不過主上並不讓我們露面,因為同行的還有兩名宮中侍衛。他只讓我等暗中跟隨。我們到了大理,先去了郭奉家人原先的落腳地,結果撲了空,還好後來駱騫趕過來,我們才順利找到了郭家人。」

謝琬聽到這裡鬆了口氣,「這麼說,他們快回來了?」

廖卓沉吟道:「原本應該很快,但是主上前些日子似乎還發現了別的新證據,正在查。他擔心太太如今月份大了,在京師缺人手照應,所以讓屬下提前回來。這是主上給太太的信。」他從懷裡掏出個信封。

謝琬連忙接過來,展開一細看,那熟悉的字跡,便如火一般燙疼了她的眼。

信上講述了他從進大理寺到去到雲南的全部經過,他以被發配之名出京,結果不是去西北,而是半道轉去了雲南,這些的確如同她和龐白猜測的那樣,都是一場預謀,是演給百官們看的戲!皇帝當夜暗傳他進乾清宮時,跟他交代的就是負責把這個案子查個水落石出!

「我早就知道!」她拿著信,流淚笑道。

皇帝若僅是明懲暗保,那殷昱不可能會去大理,因為這件事的幕後也跟他自己的冤情緊緊相連,在沒有十足把握的情況下,他是不會帶著人往那裡去的,然後把自己這麼久付出的心血就這麼公布出來的,這也是他翻身的一道本錢!

從一開始,他就在思考怎麼以漕運這案子來替自己贏得籌碼,被謝榮在大理寺指證為兇手的時候,在季振元逼迫皇帝的時候,他完全可以提出前去白馬寺內尋找證據,也可以申請提白馬寺的僧人出來為證,可是他沒有這樣,因為他從皇帝的態度里看出他對這案子的重視!

他等於也是賭了一把,以他在宮中十多年,從幼時研究皇帝為政的手段中得出的心得為信心,結果他賭贏了,皇帝從被季振元逼迫的時候開始就做好了將他「發配」的打算!

而季振元他們神機妙算,這一次卻也終於被他們爺孫倆給合夥蒙在鼓裡!

謝琬拿著信反覆讀了兩遍,最後長長舒了口氣,坐下來。

皇帝眼下或許並沒有收回廢黜他太孫封號的想法,也並沒有替他翻案的想法,可是不管怎麼樣,殷昱辦成這件案子之後,他將再也不會是原來的他了,他為朝廷立了一大功,那些罪責都會被這筆功績給掩去!

何況,這兩件本來就是冤案,他總有沉冤得雪的那天不是嗎?

看來她事後所做的那一切都是對的,皇帝如此降旨發配難免引起季振元他們的猜疑,而她的舉動很容易被他們盯上,她如果露出破綻,那就前功盡棄了!

除了她之外,還有護國公他們!這些日子魏彬他們對鄭家的強力打壓,其實反過來也讓季振元他們放了心,因為如果他們不這樣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