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91見駕

291見駕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10 07:34  字數:3393

她走到謝琬面前,目光亮晶晶地望著她,說道:「你是殷昱的妻子,沒有人比你再可靠的了,也沒有人比你進宮求情更理由充分的了。

「你又是太子妃的兒媳,難道她會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兒子落難而不著急?我敢說,只要知道你進宮是為了救殷昱,她絕對會伸手幫你的!有了太子妃相幫,她要帶你去乾清宮給皇帝請個安,太監敢阻攔嗎?除非他們有皇上的旨意對你們一概不見!」

這番話說得一屋子人都熱血沸騰!

是啊,他們居然都忘了殷昱還有個身份殊然的母親!這世上哪裡會有看著自己兒子落難而不伸手的母親?讓她站出來為殷昱討保或許不可能,畢竟這是皇上下的旨,可是她終歸是太子妃,總歸比她多了層身份。

謝琬想到這裡也有些難抑激動,她與魏彬道:「夫人說的很對,不管怎麼樣,我也該去試試。」

魏彬點點頭,卻又凝眉道:「進宮的事可以向護國公府想辦法,我與你同去,護國公府終究是朝廷重臣,進宮應該不難。只不過要進乾清宮的話,則必須要太子妃幫忙。太子心意難測,為免節外生枝,你能避則避。」

謝琬點頭,「我們這就去護國公府說話。」

魏夫人這裡連忙讓人下去套車,靳夫人則回府等靳永。

到達護國公府的時候太陽離地面還有兩竿子高,為了節省時間,在半路上魏夫人就讓魏暹去護國公府送訊,所以他們到達時,護國公也剛好趕回來。聽說謝琬要進宮,他盯著謝琬上下看了好一會兒,才轉向魏彬道:「你也覺得這樣可行?」

魏彬點頭:「再沒有比殷夫人更合適的人選。」

護國公唇角微挑,略帶譏誚地走到書案後,與管家道:「先帶魏夫人她們去後院吃茶。」

等人走了,他才又跟魏彬道:「謝琬這輩子連宮門都沒踏過,你讓她進宮去見皇帝請命?回頭見了皇上嚇破了膽,只怕龍顏大怒都有可能!到那會兒別說保殷昱了,就是你我再進宮說話都得提著這顆心!」

魏彬拱手道:「國公爺請把心放回肚裡,我用項上人頭擔保,謝琬此去絕對不會失儀!」

護國公看著他,忽然搖著指頭走到他面前:「你竟然為個平民出身的女子拿人頭擔保她的儀態教養,我看你也是老糊塗了!」

魏彬正色道:「國公爺,這個平民出身的女子,可也是您的外孫媳婦!據我所知,就連殷公子也對她十分敬重。」

護國公訥然失語,半日才悻悻哼了聲。

謝琬和魏夫人在霍老夫人的花廳坐了片刻,護國公和魏彬就走進來,他交代霍老夫人道:「你即刻讓老大媳婦帶昱兒媳婦進東宮,跟太子妃合計合計這事。」

魏彬夫婦和謝琬的來意霍老夫人這會兒也已經明白了,聽聞這話便就立即讓人去請楊氏。

因為要進宮,少不得又要妝扮一番,謝琬今兒著的是套藕合色蘇錦春裳,楊氏看了看可以,只是因為髮髻佩飾都是家常,所以臨時給她梳了頭髮又換了幾枝珠翠,收拾停當後便就往宮裡頭去。

一路上說不緊張是假的,若是平時召見謝琬倒也不怕,只是今日這番事關殷昱,由不得她不慎重。

很快到了宮門,許是見到是楊氏的大轎,宮門口的侍衛只是例行看了看,便就招手放了她們進去。

楊氏道:「平時我進來的時候他們會看看,出去的時候連看也不會看,只要遞牌子就行。」竟帶著幾分寬慰的意思。

謝琬沖她點點頭,領了她的好意。

大轎一直進了東宮才停下,也不記得繞過了幾道廡廊,到了一處掛著「鳳棲宮」的宮殿前,楊氏與迎出門來的大宮女說道:「娘娘可在殿里?」

大宮女福身道:「娘娘在,夫人請進來。」然後看了眼謝琬。

楊氏與謝琬道:「我們進去。」便直接與她進了殿內。

這宮裡頭四處是如何宏偉奢華不去說它了,謝琬心中只記掛著如何應付眼前的一切,根本無暇去關心這些。

太子妃正在對著窗戶出神,殷昱被收押的事她當然知道了,但是她臉上沒有悲凄,而是正在深思。

聽說楊氏到來,她唔了聲,垂頭吐了口氣,從錦杌上站起來,轉身走到了外殿。見著楊氏正要說話,一見她身側還有著個十六七歲做少婦裝扮的女子,微垂首立在那裡,身姿雖然恭謹,但卻又不失大方自然,心下一動,便就盯著她道:「這是?」

楊氏暗嘆了口氣,牽著謝琬走上前來,「這就是昱兒媳婦。琬丫頭,還不快快跪下見過太子妃。」

謝琬連忙跪下大拜:「謝琬見過太子妃娘娘。」

太子妃猛地一震,盯著她呆看了會兒,脫口道:「你抬起頭來!」

謝琬沉靜地抬起頭,目光朝她看了看,然後又垂眼望著她足下。

太子妃卻是已經驚訝到說不出話來了。

面前這個姿容過人氣質沉靜的女子,就是她的兒媳婦!別人當婆婆都是早就有了心理準備,可她沒有,她直到今日才第一次見她,第一次知道自己兒子心儀的女子是這樣的——她想像過無數次,也沒有如今這樣的真切。

不過這些似乎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為什麼她會突然出現在宮裡?

「你怎麼來了?」

不是擺架子,不是立規矩,而是帶著兩分憂心的疑問,謝琬突然心裡一暖,抬起頭來。

太子妃的聲音雖然盡量控制到平穩,但熟悉她的楊氏依然聽出來裡頭的波涌。她看著地下仍跪著的謝琬,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