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86證人

286證人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08 13:25  字數:3417

?東宮裡,太子妃對著妝台坐了半晌,忽然站起來,急步到了正殿。

太子才下了朝,也在對著書案出神,不同往日的莫測,此時的他看起來似有幾分憤然。太子妃直衝進來,瞪著書案後的太子,胸脯因為情緒難以自控而急劇地起伏著。太子也看著她,薄唇抿得生緊,而目光里的情緒還未來得及褪去。

「昱兒被誣告殺人,你知道嗎?」太子妃盯著他,急促地說道。

太子點點頭。

太子妃幾步衝到書案前,眼淚落下來,頃刻滴濕了攤開的幾道摺子。

太子平靜而緩慢地把摺子上的淚水抹去,然後從袖籠里抽出絹子,抬手給她拭淚。

「別哭,他不會有事的。」

太子妃咬咬唇,矮身坐在丹墀上,伏在他膝上抽泣起來。

太子輕撫著她的頭,目光里的忿然卻逐漸隱藏不住。

日近晌午,大理寺派出去的人還未回來。

因為在場的人都身份不低,所以這個時候衙門裡都安排了座椅讓眾人坐下,包括殷昱在內。衙吏們也早就上了茶,甚至竇謹還讓人把衙門後頭的薰籠移了過來,一時間大理寺衙門裡,呈現著從未有過的排場。

殷昱自打皇帝開口後便再沒說話,他和謝琬一樣,也在苦思著逆轉之機,這件事其實明眼人一看也知道是謝榮在刻意針對他,是當時靜水胡同的確只有他和謝棋在,沒有人以證明謝榮是誣告,如果大理寺再從中作梗,他豈非一點轉機也沒有?

想到這裡,他往護國公和魏彬看過去。護國公和魏彬正好也往他看過來,看來大家的心思都是一樣,都恐夜長夢多。

於是殷昱不著痕迹地點了點頭,起身與上方的竇謹道:「竇大人。我記得今日我所處的位置是白馬寺寺牆之下,簡單說就是我身後的位置就是白馬寺,先前仵作查過兇器是來自於十丈外的地方,十丈之外恰恰好是寺牆裡邊。

「而謝大人方才又說他當時正在寺里等候死者。既然都在寺內,那麼我覺得兇手也很能是寺里的人。而我再細想了一下,寺里的人唯一有殺人動機的人便是謝榮謝大人。」

殷昱說了話,一堂人的目光就投射了過來。

竇謹點點頭,問謝榮:「你有何話說?」

謝榮道:「殷公子這話當真笑!死者是我的親侄女,我為何要殺她?」

殷昱道:「謝棋雖然是你的親侄女,是你與她之間並不曾有什麼叔侄情。謝棋在幼年時曾經屢次敗壞令嬡名聲。兩年前,她又曾經攛掇涉嫌買通戶部郎中李固的家僕行齷齪之事,卻反被李夫人識破,李夫人帶著家人上貴府大鬧。令得你顏面盡失。

「你的胞兄謝宏,也就是謝棋的父親身患殘疾手無恆產,住在清河祖宅你不但不聞不問,還連些施捨都不曾給予。你的侄兒數次請求你伸手相幫謀個前程,你也從來沒有答應過。

「你的母親在侍郎府雖然享受著錦衣玉食。是你嫌棄她寡婦再嫁,深怕她出來給你丟臉,所以這麼些年一直將她關在後宅里不讓出來,時常要受著下人臉色。這足見你是個冷漠無情的人,你連自己的母親和兄長都能夠不管不顧,會對心術不正又屢次傷害過你們父女的謝棋做出些什麼來,並不足為奇。」

謝榮最重名聲。偏偏名聲已經被破壞得只剩了點渣。

聽見殷昱說完這麼多,他的臉色便已陰沉下來。

「憑這個,就能證明我有殺謝棋之心?」

「你既然能夠臆猜我有殺人動機,為什麼我不能猜猜?」

殷昱揚唇冷笑,再走到屍體身邊,指著她說道:「除此之外。我聽說謝棋雖未成親,卻早已經與人行過苟且之事,有個這樣的侄女,對你以清貴名流自詡的謝侍郎來說難道不是個恥辱嗎?你連自己的女兒嫁為平妻都無法接受,又怎麼會接受家族裡出個這樣的異類?就算是為了這個。你也具備殺人動機。」

「簡直一派胡言。」謝榮笑起來。「十丈以內以擲劍殺人的兇手,必然是像公子這樣有著渾身武藝的人,在下從不與江湖人打交道,上哪裡去找這樣的人來殺人?再者,我就是要殺她,也多的是機會,哪需要如此處心積慮?

「殷公子,你還是認了吧!這樣胡攪蠻纏,除了顯得你幼稚無知,對掩蓋事實真相沒有一點幫助。」

「你處心積慮當然不光是為了殺她。」殷昱看著他,說道:「你還為了殺我。只要我進了大牢,或者被判了死刑,那麼郭奉就不會有人查下去了。漕運案子背後的真相也將從此埋入地下!你們從此以高枕無憂,籌劃你們未來的宏圖!」

聽到郭奉兩個字,大家的目光再次震驚。

皇帝首先話:「郭奉還有什麼事查?說清楚!」

「遵旨!」殷昱道:「小的日前聽說,郭奉的家人舉家南遷之後,很快不知去向。小的還聽說,這件案子跟背後一個叫做七——」說到這裡他把目光投向季振元和謝榮。

季振元算是個老謀深算之人,也沒想到他突然之間會扯到這件事上去,而且還會說到七先生!所以當場竟忍不住變了臉色。謝榮眉頭也陡然動了動,他早做好準備殷昱會情急之下把他們為何陷害他的一番猜測說出來,那樣他們更加以反口告他誹謗,他也沒想到他居然會突然提到七先生。

旁邊竇謹手上的驚堂木也因震驚而掉到了桌面上,出聲不重不輕的聲響。

「什麼七?」皇帝眯起了眼睛。

殷昱道:「具體情況,卑職也正在查,等有了結果,一定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