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84唇槍(赫連夢秋*和氏壁+)

284唇槍(赫連夢秋*和氏壁+)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08 01:51  字數:3386

本朝律令,凡擊登聞鼓者若查明之後確定為誣告者,須杖責三十。

殿堂里忽然靜默下來。

殷昱已經殺死過自家堂兄,暴虐狹隘的形象早已經深入民心,如今眼目下殺死官眷的罪名如若成立,那他這輩子不死也要在牢里呆上一輩子了!

原本這是個按律即判的案子,可殷昱是皇帝的孫子,是太子的嫡長子,沒有人敢對此吐半個字。

皇帝盯著季振元看了會兒,緩緩坐回龍椅上,說道:「啟駕,去大理寺!」

太子隨後也下了丹樨,皇帝回過頭來,看著他:「太子留下,繼續早朝!」

太子頓在原地,深深盯著他好片刻才垂下眸來:「兒臣,遵旨。」

御輦往大理寺衙門去。

而衙門裡頭已經審上了。

謝榮讓人擊了登聞鼓的時候,正卿竇謹正好上衙門裡取笏板,被護國公逮了個正著,於是就由他親自出面審理此案。

謝榮先已將經過說明了一遍,最後道:「當時靜水胡同只有死者的車駕與殷昱一行人,我等本該是一道前往白馬寺的,舍侄女因為半路略有耽擱,所以落了後,哪料到我等在寺內靜等她的時候,竟傳出來她的死訊!如今死者胸口插著他們的劍,還有好抵賴么?」

不出意外的一套說辭。

殷昱一言不發打量著謝榮。

從進大理寺起到如今,謝榮不急不躁,條理分明,字字句句直指向他,如今兩邊站立的衙役都已經往他臉上投來看惡狼一般的目光了。

這罪名一旦成立,他就是世人眼中十惡不赦弒兄殺人的惡徒,整個刑部都掌握在季振元他們手上,到那時不要說他沒有機會離開牢獄,就是有機會出來,就算有朝一日把季振元他們的陰謀曝光天下,甚至把殷曜推翻,他也依舊是個暴虐成性的殺人兇手,也再沒有資格回到宗室,更不要說當回太孫!

季振元他們看似很簡單的一招,卻是殺人不見血而極其有效的一招。

「謝大人是刑部的二把手,你要控告人,也該知道人證物證缺一不可。光只你說的這些個理由,難道就要定殷昱的殺人之罪?若這麼說來,改日我殺個人丟到你的府中,那回頭我也可以指證你是殺人兇手了?既然如此,那又還要官府衙門做什麼?!」

護國公氣勢如虹,指著謝榮大聲道。

謝榮不避不閃,反駁道:「假若護國公投到我府上的屍體中的也是能夠證明我身份的兇器,當然我會有重大嫌疑。如果說殷昱本人在場,死者屍首上明明插著他們慣常所使的兵器,還要抵賴,那豈非就是把全天下人當傻子了?

「舍侄女自幼隨在家母身邊,家母進京之後亦跟隨一道而來,在下視她如同親生,今日她橫死街頭,在下不管殺她之人是王子還是庶民,便是上街跪求萬言書也要替她討個公道!」

謝榮神情激憤指著門外,全身都透著一股勁,一股定要置殷昱於死地的勁。

護國公氣怒無言,縱然他在朝堂爾虞我詐之中也算飽經滄桑,兵法戰術也算運用得爐火純青,但這種考驗即時思維並且打嘴仗的功夫,他著實比不上這些文官。

魏彬從旁看了片刻,這時走出來道:「謝大人就是要請萬言書,也要先清楚大理寺職責所在。殷昱是中軍營的將官,五城兵馬司有自己的斷事官,按理,殷昱該移交兵部與五城兵馬司負責審理。既然謝大人這般慷慨激昂要討還公道,那就請護國公將嫌犯殷昱帶回五軍營斷事處,嚴加審理。」

到底相生相剋,魏彬這番話一出來,護國公臉色就暢快多了。

沒錯!殷昱是他手下的人,就是犯了事也該由五軍斷事處審辦,而他居然情急之下忘了這層!他管著中軍營,而魏彬管著兵部,只要人到了他們手裡,自然黑的也要讓他給洗成白的!

「魏閣老此言甚是,殷昱便由我帶回五軍斷事處審問!」

說著他朝上方竇謹揖了揖首,作勢告辭。

竇家跟霍家可不是一般的交情,竇謹的父親竇准當年可是只沒跟他穿一條褲子了呢!而且這些年兩家也沒少往來,雖然說有他在他也能放心,可是這裡終歸還有季振元和謝榮他們,哪有讓殷昱去軍營里來得安全?

竇謹正要說話,門口卻傳來季振元的聲音:「魏閣老此言差矣,既然擊了大理寺的登聞鼓,自然就由大理寺受理。殷昱雖是將官,但被殺之人卻是百姓,按你們的說法既可以提交斷事處處理,自然也可以讓大理寺來斷這案。」

季振元話音落下,便響起太監們尖利的通報聲:「皇上駕到——」

全衙門的人立即伏地山呼。

張珍攙著皇帝走進來,竇謹連忙讓出堂上位置與他坐,皇帝擺擺手,坐在旁邊通判的位置,目望著下方殷昱道:「你們繼續審,朕來旁聽。」

竇謹道著遵旨,又坐回了御案後。

護國公見著皇帝來,遂與魏彬對視了眼。

說實話,殷昱雖然是皇帝的親孫子,可是眼下他真說不上什麼心情。

如果年前皇帝沒下這麼道旨意,讓人知道皇帝還把殷昱當殷家的人,那麼今日皇帝的到來他必然會感到高興的,他不相信世上真有人會捨得把自己的親孫子送上絕路。

可是有過這麼一遭之後,他不確定了,在他們這種公候之家都不見得有十成十的親情,興許親情兩個字在皇家眼裡就是個符號。

他們慣於取捨,不為親情二字所羈絆,在不影響大局的情況下他們會不吝於表現表現仁愛,就如之前兩年仍宣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