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79考驗(求粉票)

279考驗(求粉票)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06 15:58  字數:3380

太子目光移離書頁,望著書案一角的赤金貼片兒,說道:「都拿了些什麼?」

崔福道:「娘娘準備了許多小衣裳小鞋子什麼的,還有些保胎和溫補的丹藥,還有些醫書。殿下讓奴才準備的那些個進貢來的西洋小玩意兒奴才也都讓宮女悄悄地放進包袱里了。娘娘一點兒也不知道。」崔福說到末尾,帶著點微微的得意。

太子仍然望著案角,但是一慣莫測的眼眸里竟然也閃過絲柔和。

乾清宮裡,太醫陳復禮在給皇帝請脈,季振元與謝榮站在一旁,等著繼續被中斷的刑部幾項議案。

一會兒,陳復禮站起來,看了看皇帝的口舌,然後跪地叩了個頭,退了出去。

張珍上前將皇帝的衣袖放下來,然後又將覆在他身上的錦被掖了掖。

皇帝這才看著季振元,說道:「朕的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先帝像朕這個年紀,早已經駕崩十四年。老天爺待朕不薄,讓朕比先帝多享了十四年的福。」

季振元與謝榮連忙跪地,說道:「皇上洪福齊天,萬壽無疆!」

「萬壽無疆?」皇帝笑起來,「從三皇五帝至如今,哪朝皇帝能萬壽無疆?可見你們當臣子的,也是一肚子的虛話假話。只圖著把朕哄高興了,不時刻盯著你們了,不斥責你們了,便就人人太平了。」

二人伏地道:「臣萬死不敢。」

皇帝瞅了他們一眼,把身子坐起來些,說道:「今兒就議到這裡吧,朕累了。」

季振元謝榮跪地問安,才又起身退了出去。

張珍連忙上來服侍皇帝。然後道:「陳太醫開了方子,皇上是現在服藥還是晚些再服?」

皇帝擺擺手,說道:「遲些罷。太子近來身子怎樣?」

張珍道:「聽陳復禮說,太子殿下近來著力調養,已經很有起色了。」

皇帝望著屏風,點點頭,「連太子都將有孫子了,朕興許是真的活得太久了。」

張珍跪地無語。

皇帝道:「傳旨給禮部,明年的開年祭祀,不必宣殷昱進宮了。」

季振元與謝榮出了宮,便就直接去了季府。

進了書房,季振元凝眉道:「皇上近來龍體接連染恙,說不好就是這兩年的事。咱們得儘快把殷昱這個後患除掉才行!不然的話就算殷曜被封了太孫,也一樣有可能被他們弄下來!只有除了殷昱,讓護國公絕了這心思,殷曜的地位才算穩固!」

謝榮點頭:「恩師說的不錯,我儘快拿個方案出來。」

季振元負手嘆氣,「主要是咱們至今也摸不準太子殿下是什麼心思,要不然,咱們動起手來就少了許多顧忌了。從太子殿下一直對殷昱漠不關心的態度來看,如果他能夠也站在咱們這邊,那事情簡直就輕而易舉了。」

謝榮默然無語。

太子到如今為止沒有表現出來過任何在乎殷昱的地方,可是他也不曾親近季振元一黨,而且對於鄭側妃和殷曜態度也是一般般。當初殷昱還是太孫的時候,他偶爾也會與三個兒子一起說說話,問問功課,可以說那時候他對於三個兒子都還算關心。

當然,他對嫡長子殷昱還是更為嚴格一些。聽說殷昱小時候功課作的不好,他會親自打板子,殷昱要是回面對考校沒有在最快的時間裡反應出來,他也會懲罰他。可是隨著他後來病了一場之後,對這些突然淡了。

那幾年他與殷昱他們各都不怎麼見面,說話更是少,殷昱那會兒因為精力旺盛,所以就央著皇帝讓他匿名去了東海實地參戰。那幾年裡沒有太子的敦促,殷曜和殷昌學業也隨之鬆散了,殷曜在那期間被人捉到偷窺宮女沐浴,而殷昌則接連氣走了三位先生。

而離京三年的殷昱卻從東海撈了許多軍功回來!

隨之而來的還有上交給皇帝的一大疊對邊防的策略見解,皇帝讚不絕口,甚至交給兵部斟酌採用。

殷昱很是風光了一陣,後來不到一年,他就殺死了殷昊。

那時候大家都以為太子會出面求情,可是他沒有,反倒是鄭側妃與父親鄭鐸一道去了乾清宮外跪求。殷昱整件事他都置身事外,沒有對此發表過任何看法。而出事之後,他依然在太子妃宮裡呆的時間居多,在鄭側妃和武側妃那裡偏少。

似乎除了殷昱不再是太孫之外,他的生活根本沒發生什麼變化。

於是就是這樣,讓人無論如何也揣測不出他的心意。

謝琬翌日便拿到了楊氏送來的小衣裳小鞋子,只見件件精緻,針線用料樣樣都精緻上乘,真讓人愛不釋手。尤其還有些從來見過的西洋的小玩意兒,更是讓人恨不得馬上拿著去逗小孩子。

夜裡殷昱靠在炕上看書,謝琬便把這些一樣樣擺到他腿上把玩。殷昱被她手指撩得腿上痒痒地,便就放了書把手伸到她衣襟里來,嗅她的頸窩說道:「怎麼才兩個月?胡沁說要過了百日才行。你算算還有幾天才到百日?」

謝琬被他揉得臉紅心跳,身子又不經意被他堅硬的某處頂得發疼,於是連忙把他的爪子拍掉,把衣服玩具抱著坐開一點,說道:「這是考驗你定性的關鍵時期,可不能含糊。」

殷昱聞言,想了想,說道:「你錯了,這樣是考驗不出什麼來的。」

謝琬舉起件月白綾的小罩衫來,一面看一面道:「那要怎麼著?」

殷昱一翻身把身子躺平,然後道:「必須實地考驗才能考驗得出真本事。你可以變著法兒來勾引我,看看我動不動心?我絕對不動心。」

謝琬哼哼斜睨著他:「我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