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78慈母(求粉票)

278慈母(求粉票)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06 07:39  字數:3344

「如今盯著你們的人四處都是,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沒防備過來。護國公府雖然稱不上固若金湯,但要保你們母子的性命還是易如反掌的。聖意難測,誰知道什麼時候皇上就回心轉意,把昱兒恢復了身份?你有沒有想過到那個時候如若孩子出點什麼事,你會承擔什麼後果?

「到時候不止你擔罪不起,你身邊的人更是擔罪不起。更重要的是你的舅母和哥哥他們,萬一有事,你還會把他們也給連累上。這裡頭的利害,可不是你一句輕飄飄的怕勞煩就可以抹過去的。」

他們霍家不夠份量,難道皇帝和太子夫婦還不夠份量嗎?

楊氏定定地看著她,等著她表態。

謝琬確實為此沉默了會兒。

楊氏話里雖然半帶恐嚇的意味,但是卻也十分在理,盯著殷昱的人那麼多,而且背後主謀還在暗處,在武魁等人的防護下,殷府里自然可保萬無一失,而且府里如今只有殷昱身邊那些人,以及她自己從娘家帶過來的人,可以說就算有人想混進下人里也沒有任何機會。

可是就算她在殷府里可以高枕無憂,卻不可能永遠不出府去,只要她挺著肚子出門,就等於給了那些人可乘之機。

但是因為這樣,她就要搬進護國公府去么?

一旦搬進去,她必然輕易難以出來,而且他們很明顯是沖著殷昱而來,即便他們不會害他,可她又怎麼能讓他去做只被綁住翅膀的鷹?而且就算他們能出來,在孩子出生之前,她也絕對沒辦法出來。而在這期間,誰知道會發生些什麼事?

因為身份等各種原因,留子去母的事情她又不是沒聽說過。

「夫人說的很是,回頭我跟我們爺說說,如果不行,少不了到時要麻煩府上了。」

她斟酌著道。

沒有辦法解決,就只能行緩兵之計。終歸殷昱出面比起她來好的多。

楊氏聞言臉色又沉凝了兩分,「你也不必推到昱兒身上,男人家哪裡顧忌得了這麼多?就這麼說定吧,你準備準備,三天後我派人過來接你。你想帶什麼人隨便帶就是,東西卻不用帶多了,這些我們府里都不缺。」

這是下命令了么?

謝琬眉頭微微一動,原先對楊氏抱有的好感頓減了兩分。

雖然說以她的身份來說這番話,嚴格來說並沒有什麼過份的地方。但是在兩廂俱都心照不宣的情況下,她還要恃強凌人,謝琬骨子裡那股不甘屈服的勁兒便又浮出來了。

她起了身,笑道:「夫人這話謝琬便就不敢遵從了,古言道在嫁從父出嫁從夫,謝琬既是有了丈夫的人,自然得在丈夫面前三從四德。去哪裡,做什麼,都該有個報備,豈能有自作主張之理?我們爺出身不同,謝琬因為高攀了他,所以更是不敢落下差池。還請夫人恕罪。」

楊氏先前見她又故伎重施推到殷昱身上,只當她是個徒有幾分奸滑的。

她是權傾天下的護國公府的世子夫人,在宮中與後宮不少嬪妃都有平起平坐的資格,在府里也就是婆婆霍老夫人能在她面前這麼硬氣,而她沒想到面前這出身低微的謝琬卻能夠依著她的話,不卑不亢說出這麼一番話來,而且還句句堵得她無話可說,這就不得不讓人正視了。

她凝眉打量著她,只見她背脊挺得筆直,眉眼間還是含著一兩分淡淡的笑意,乍看與尋常生性不服輸的女子沒什麼兩樣。可是細看之下,她雖然看上去不甘屈服,可是身姿卻又站立得十分沉靜自然,看得出來骨子裡透著自信和無畏,這卻又與常人有幾分不同了。

楊氏這麼一番打量,倒又生出幾分佩服來。

謝琬至今為止也沒有過任何錶現失儀的地方,這絕不會是尋常人眼中的喪婦之女該有的表現,如果天底下的喪婦之女都像她這樣知書達禮沉靜果敢,那喪婦之女豈不是世間好女兒的代名詞?而且殷昱也絕對不會胡亂選個稍有不如意的女子為妻。

回想起在魏府里初見她時的那一幕,她自己不也曾感到驚艷嗎?

楊氏開始明白為什麼殷昱會甘願放棄那麼多與他門當戶對的閨秀,而寧願選擇她了。如果對殷昱來說起不到積極的作用,殷昱不可能給自己找來個麻煩綁在身上。說到底,自身原本就很強的殷昱,能讓他看中的女子,絕不是那種只會等著人去保護的弱質女流,而應該是可以與他在人生里平分秋色的。

原先殷昱單兵獨馬時尚難拿捏,如今有了個軟硬不吃偏偏腦子還不壞的媳婦兒幫忙,霍家想要控制殷昱的前景看起來就更加迷茫了些。

楊氏在心生佩服之餘,更多的還是對家族前途的擔憂,殷昱實在讓他們沒有安全感,可是他們還不得不繼續堅定地站在他身後做後盾。

「太太,鋪子里的掌柜們都過來交帳簿了。」

這在一屋子沉默間,玉雪進來稟道。

謝琬道:「讓他們等著,招待他們茶水。」

楊氏將手上茶盞放下,語氣又恢復了素日和藹,「天色不早了,我也還得回府準備年底的事。我說的事你回頭還是多考慮考慮,我們總歸是為你們好的。」

她握著謝琬的手拍了拍,站起來。

謝琬點頭道:「回頭有了準話,定讓人送訊兒給夫人。」

一路出了門口,兩人看著庭院里兩株盛開的紅梅,有說有笑地去了中門,活似剛才那不愉快只是人的錯覺而已。

楊氏回到府里先去正院跟霍老夫人回話。霍老夫人聽說謝琬油鹽不進地再次拒絕了,臉色頓時不好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