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74同心(求粉票)

274同心(求粉票)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04 19:28  字數:3387

殷昱牽著謝琬一路進了中門,謝芸夫婦聞訊迎出來,不過才進了前院,謝榮就出來了。

「你們回房去吧。」

謝芸夫婦聞言,便就立刻回了房。

這裡謝榮揚唇與殷昱拱手:「殷公子果然回來了。」

殷昱也拱了拱手:「謝大人秉燭等候,在下豈能不來?」

謝榮點頭:「痛快!屋裡請。」

這一請,就直接請進了柴房院子。

季振元負手站在院門口,見得殷昱到來,便就拱首道:「久不見公子,公子還是那般風采卓然。」

殷昱雲淡風清道:「季閣老步步高升,才叫做魅力超群。」

季振元仰首笑起來,說道:「公子果然非凡俗之人。老夫久未見公子,心中甚為想念,聽微平說公子一定會倒轉回來,所以就連夜過府等候。沒想到老夫果然有這福氣。」說完,他目光看向他旁邊的謝琬,又緩緩道:「敢情,這位就是殷夫人了?」

謝琬揚唇頜首,「季閣老。」

季振元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後掃眼看向綁在樹上的錢壯三人,以及還在杖責中的文四兒兩人,像是打量著自家後花園一樣,閑適地道:

「招待殷公子和夫人這樣的貴客,本應挑個雅靜舒適的住處,但是公子與夫人的護衛又都在此,去到別處恐怕不如此處安心,所以老夫也就喧兵奪主,讓微平直接請了公子與夫人至此了,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還請公子和夫人諒解則個。」

「季閣老哪裡話,此處門庭開闊景成自然,正是無上的好去處,哪至於不周到?」殷昱面色從容地答完話,然後與旁側的謝琬溫柔地道:「既然季閣老說咱們的護衛都在這裡,那麼夫人就帶著顧杏前去把人都解了吧。他們又不是三叔府上的人,老呆著別人家裡算怎麼回事?」

謝琬含笑點頭:「夫君說的很是。我這就去。」

說完看也不看旁人,便領著顧杏到了樹下被綁的錢壯三人跟前。

文四兒那邊已經停了杖棍,謝琬掃了眼他們,便就神色淡然地吩咐顧杏:「把他們都解下來。」

顧杏伸手去解繩索,打廡廊下陡然就竄出兩個黑影,一人朝顧杏下手,一人朝謝琬面門而來,而且兩人都蒙著面,看起來都是身手極厲害的人物。

這種情況下,殷昱應該第一時間上前阻止才是,季振元他們甚至都已經讓開了路來,可是殷昱不但身子沒動,就連表情都沒動過分毫,就聽那邊傳來兩聲悶哼,兩名蒙面人已經兩腿一跪倒在地下!

緊接著屋頂如流星般躍下兩個人,到了謝琬身前將她護定,而後緊接著又再有兩人隨後趕來,將跪在地下的黑衣人反剪住雙手,並掐住了下巴!

郭興神色大變,謝榮與季振元也有驚色,卻尚在控制之中。

季振元沉聲道:「公子這是什麼意思?」

殷昱笑道:「在下實在沒什麼意思,閣老也看到了,謝大人府上不知為何會藏有飛賊,還好在下身邊不止這三個護衛,生恐這飛賊誤傷了閣老大駕,回頭執掌不了內閣,所以讓人擒了他。——秦方,先把這兩名飛賊的腿打斷。」

秦方照著蒙面人的膝彎幾掌下去,便聽雪夜裡一聲劃破天的慘叫,兩個人四條腿全斷了。

謝琬揚唇道:「顧杏,接著鬆綁。」

顧杏抽了蒙面人身上大刀,往顧杏他們身上幾起幾落,三個人便恢復了自由身。

季振元說道:「公子莫非以為,只要鬆了綁今兒你們就能走出去么?」

殷昱挑眉道:「閣老莫非要留下在下和內子的命?」

「那倒不敢!」季振元一聲朗笑,負手往前踱了幾步,說道:「就算要你的命,那也不是老夫要你的命,而是皇上。公子縱凶打傷廣恩伯府三公子,光這一條罪名,足夠讓公子與庶民同罪,在大理寺天牢里呆上個十年八年了。」

殷昱道:「要指證也得有證據。」

季振元朝郭興抬了抬下巴,郭興便從懷裡拿出幾張紙來,展開鋪在桌子上,說道:「這是他二人立下的口供,直指公子唆使他二人借故毆打曾密,上頭有他們的手印,請公子過目。」

「公子別信!那上頭的手印都是他們綁了文四兒他們之後,強行讓他們按下的!」

邢珠這時候大聲叫道。

「就算你知道是我們強行按下的,也是無可奈何。」季振元捋須道,「這兩個人來自滄州,而尊夫人身邊的錢護衛也正巧來自滄州,而且,這麼巧他們被鎖之時,您這三位護衛就都潛進來解救。眼下只要我們把他們送到大理寺,殷公子,你的罪名就是板上釘釘的了。」

殷昱沉吟道:「就算有了供辭,那也得他們親口承認這回事才行。文四兒,你們承認嗎?」

文四兒和王安已經被打得皮開肉綻,但因為是練家子,所以底子還是比常人強些,聽到問話,文四兒提起口氣來,說道:「不認!老爺,老爺吩咐我們要盡忠職守,我們,我們就是因為見大姑娘被輕薄,所以才會上前責打曾姑爺。我們是奉命盡職!」

「既然還死不承認,來人哪!把這兩人的舌頭給割了。」

謝榮往廡廊下一聲喊,很快便走來兩名家丁,像是早就準備好了似的,一人拿著盤子,一人拿著刀。

殷昱和謝琬這邊場下如今包括刑珠他們在內總共只有八個人,而據秦方先前查探後所說對方布下了好幾處暗梢的結果看來,眼下被敲斷腿的這兩人只是其中一處,這麼說來,應該是整所院子都被設下了埋伏。即使他們不敢在這裡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