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72笑話(求粉紅票)

272笑話(求粉紅票)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04 13:17  字數:3393

很多年前魏暹在極有心計的她的促使下畫過一副雪梅圖,那時候的她嬌艷無雙,應該從來沒想過數年後還是因為她的心計,而落到嫁給人做平妻的下場。眼下她的心裡,應該一百個願意在曾密和黃寅之間選擇黃寅吧?

謝琬無意於幸災樂禍,但是要她否認這一切不是謝葳咎由自取,也不可能。

她除了給了對赤金鐲給謝葳,還給了一對碧玉麒麟。

房裡還有別的官眷,談話自然是點到即止,謝琬這也是婚後頭次參加宴會,眾人對她尊敬之餘,也不免對她感到好奇,謝琬想答的就答了,不想答的自有洪連珠替她應對。她這兩日總有些睏乏的感覺,不大像從前那樣能說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冷的緣故。

所以說了會兒,她就笑著起身道:「我們先出去透透氣兒。」

洪連珠便也跟著起身向官眷們告辭。

到了廡廊下,謝琬餘光掃視了圈院子里來來往往的謝府下人,壓低聲跟邢珠道:「去找找文四兒。」

文四兒和王安肯定不安全了,謝榮忙完這段,肯定會回過頭來徹查他們倆,而且還會在不聲不響的時候進行,所以她今兒過來,便是要挖除這個後患。

文四兒這兩人保命的工夫當然有,但是如果突然之間就這樣走掉,勢必更加引起謝榮的的注意,不到萬不得已,當然不能走這步。所以即使要走,也還是要製造點煙霧。

邢珠頜首下去,裝作尋張氏借絹子,出了院子。

這裡洪連珠瞅著迎面來了有人,忙與謝琬笑道:「別的女眷不知在哪兒,我們也該過去打個招呼。」

謝琬點頭:「興許在正院,我們過去瞧瞧。」

說著往正院走來。

才下了廡廊,忽然門外鑼鼓喧天鞭炮齊鳴,原來是廣恩伯府來人催妝了。謝家到這會兒可連鞭炮都還沒鳴一個,這會兒他們這麼敲鑼打鼓地一來,頓時整個四葉胡同便就熱鬧起來了。謝家嫁個作平妻的女兒也這麼熱鬧的事情也在街頭傳得沸沸揚揚了。

謝榮在房裡聽聞,立時冷臉出來喝斥:「不必阻攔討賞!直接讓他們進來!」

龐福哪敢怠慢,立即下去辦了。

圍觀看熱鬧的群眾從來沒見過這麼爽快的女家,居然半點折扣沒打便大門敞開迎了催妝的人進門,就這樣,這妝還用得著催嘛?嫁妝直接送給人家就好了。

府裡頭的官眷們雖然也覺得如此十分尷尬,但想想這事本就不能常理論之,也就當作沒看見了。

謝琬姑嫂在正院里與別的女眷們坐了陣,聽說外頭催妝的抬著嫁妝走了,便就告辭去了女客們吃茶歇息的跨院里。

跨院里有地龍,進了屋裡才坐下,邢珠就走了過來,附耳悄聲說了幾句。

謝琬點點頭。

洪連珠道:「就是他們趁機鬧事也不見得謝榮就會趕他們走,萬一他要留下來嚴懲呢?」

謝琬笑道:「自然不能等他們攆,而是『畏罪潛逃』了!文四兒他們簽的又不是死契,就是走了頂多也就是賠些銀子的事兒,而他們若真的逃了,謝榮又上哪裡找他們去?這種事連告官也沒不會有人理。何況他一個堂堂三品要員,去為這點事告官,不嫌丟人么?」

洪連珠抿唇一笑,「真有你的。」

殷昱由謝榮陪著說了陣話,謝榮就得去忙他的事了,謝芸作為家裡的少爺,少不得要陪著這位來頭非凡的姑爺。但是因為黨派不同,能說的話題也有限,所以謝芸的神情並不見得輕鬆。而殷昱與謝琅看在眼裡瞅在心裡,面上卻是不露分毫,依舊坐著與別的官員談笑風生。

他們一個是曾經的太孫,一個是魏閣老的心腹,兩個人是郎舅,偏偏又都這般玉樹臨風,這風采簡直是傾倒了在場一眾人。

殷昱雖然回京了幾年,但是正式在外面宴會場合露面也不過兩次,一次是魏閣老家,一次便是這裡,但是魏閣老家那次與會的賓客又與今日全然不同,所以大家等於也是頭一次與之這般親近。

季振元雖然是堅定地站在殷曜那邊,在座見過殷曜真人的卻沒幾個,眼下陡然見著如此意氣風發的殷昱,心裡又不免有些迷茫起來,遭遇著廢黜和貶出宗室兩重挫折的他,不應該是鬱鬱寡歡或者陰鷙冷冽的嗎?怎麼會這麼親切而富有魅力?

所以原本在外頭的男賓聽說之後,也陸續走了進來,而當殷昱開口說話時,滿場的人都不出聲了,雖然一副各做各事的模樣,可是卻都不約而同地樹起耳朵來傾聽。

殷昱無心爭這意氣,隨口說了幾句就停了口。

謝琅發現了這點後,卻偏拉著謝芸說得愈發起勁。

謝芸一個人也就愈發有些招駕不住,最後只得找了借口退了出來。

謝府在後園子里安排了有折子戲,女眷們都去後頭聽戲的工夫,謝琬與洪連珠在張氏安排的廂房裡歇息。洪連珠雖然有身孕,但是顯然這樣的日子,是沒有人會想到在這種事上弄鬼,從而給家裡添晦氣的,所以張氏的安排相對周到。

小歇了會兒,就聽府外忽然鑼鼓鎖吶齊鳴,原來是親迎隊伍來了。

而府里自然有人聞訊,謝琬正要下地,顧杏進來了,說道:「姑娘,代娶的新郎果然是個瘸腿歪嘴的痴兒!現在正披著大紅花在府門外呢!謝榮聽聞後氣得把桌子都掀了,現在正在後院里跟龐福發火,埋怨他們為什麼沒早些打聽清楚!」

洪連珠已然坐起來,聞便與謝琬對視了眼。

謝琬笑道:「再去盯著,小心別露了形跡。外頭人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