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70送禮(求粉紅票)

270送禮(求粉紅票)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03 19:03  字數:3478

翌日早上起來,送了殷昱出門,謝琬又拖著疲軟的身子睡了個回籠覺,才帶著那詩冊去了靳府。

靳永正好也下朝回來了,聽說謝琬來了,便也從書房到了正廳,笑呵呵地道:「我們的女諸葛來了。」

謝琬不好意思地道:「表叔取笑我。要不是表叔在皇上面前著意周旋,事情哪能有這麼順利?」

靳夫人笑嗔道:「你表叔已經得意得不行,你再這麼捧他,他都要找不著北了!」

靳永捋須大笑。

謝琬從邢珠手上把詩冊接過來,跟靳永笑道:「我這裡有套詩集,表叔深諳詩賦,煩請看看這東西值不值得珍藏?」

靳永見那詩集形色古樸,頓時正色將之接過,然後細看起來。

「是真品!」反覆看了幾遍,他面呈驚喜地說道,「這樣的寶貝,你從哪裡得來的?」

謝琬笑道:「是我們爺的。」

「哦?」靳永再一挑眉,又看了看這詩冊扉頁,只見上頭果然有殷昱的印章。竟然還被殷昱收藏過,那這就更加難得了!拿徒手撫摸著這頁面,一時竟有些愛不釋手起來。「這樣的珍品,世間僅存的也不多了!」

謝琬笑道:「這是我孝敬給表叔的。」

說到底,靳永作為一個官場老油子,與她之間利益互惠多過叔侄情份。如今他已經升至都察院副都御史,也成了皇帝跟前的紅人,這對她來說當然是好事。可是在殷昱正式逆襲之前,她並不能純粹把他當作表叔,而首先應該是一個合作者。

人都是自私的,雖然目前有相互利用的地方在,可難保將來不會失去。

所以有時候,即使是自己人,聯絡下感情也是必要的。

像上次捉拿謝榮宿ji的事情和這一次,如果沒有靳永,或者說他不夠賣力,都不能取得預期的效果。

對於可以發揮大作用的人,謝琬一向不吝大方。

靳永聞言,立時抬起頭來,「送給我?」

謝琬微笑點頭。

靳永連忙把東西推回來,「我是御史,身負督察百官私行之責,焉能知法犯法?這個您拿回去!」

謝琬笑了下。

哪個當官的沒有點嗜好?別人貪財,靳永貪金石書畫。當年趙貞拿著兩塊壽山石來求他時,他不是不想收,而是知道不能輕易收。眼下這前朝皇帝的詩冊,可比壽山石誘惑力大多了。而且,謝琬可並不是全讓他幫忙,有時候在他幫忙的同時,對他自己也有點好處,不是么?

她說道:「我又不是朝官,只是您的侄女,難道朝廷律法還不讓侄女孝敬點東西給自己的叔叔?」

靳永沉吟不語。

謝琬再笑道:「再推辭就生份了。」

靳永這個人很油滑,但是油滑的人也有優點,就是心裡始終是明白的,他必須明白這利益得失才有可能去油滑地與人周旋。謝琬送他這樣的珍品,他又豈能不明白她的用意?往後兩邊互相合作的路還長著,她這也是在表達態度。

想到這裡,他也就捋須笑了笑,說道:「你既然要孝敬我,那也不能讓你白孝敬。我這裡有兩株盆栽的松樹,是江南名家養成的,知道你喜歡松,回頭你帶回去。」

謝琬笑了笑,點頭道:「如此就多謝表叔了。」

這裡說完話,靳亭便就來尋她去後園子了。

有些日子沒見到靳亭,因著殷昱中午不在,索性就應了靳夫人的挽留留下來吃午飯。靳亭近來氣色極好,整個人都洋溢著一股青春的氣息,使得她看上去愈發嬌美。原來這些日子沒去找謝琬說話,是因為與哥嫂去田莊住了段時間。而她言語里透露出來的訊息,原來魏暹也跟著他們跑了過去。

「怪不得上回我見了他之後就不見了人影,原來是跟你們玩兒去了!」

謝琬笑道。上回他答應她跟兵部下面打招呼,把曾密留在京師半個月之後,她中間也曾讓人去找過他一次,結果魏夫人讓人回話說他不在。

靳亭聽見這話臉上驀然紅了紅,不過謝琬卻並沒有放在心上。

廣恩伯府這邊很快就派了媒人向四葉胡同行媒聘之事了,因為只有一個月期限,所以很多事不得不從簡。當然就算都有從簡的默契,可是也總免不了有那樣那樣的爭執,廣恩伯府這邊有的是時間跟謝家拗,謝榮把事情全權交給了謝芸夫婦和龐福,竟然鮮少過問了。

這件事實在是他心頭的一道瘡疤,實在經不起這樣反覆提起。

謝葳很是瘋狂地吵了幾日,那幾日謝棋都躲在萬福堂不敢出來。

但是日子還是在吵吵鬧鬧中過去了,謝葳就是再不同意,這條路也無法回頭。

而黃氏再也沒有出現過,聽說這些日子已經徹底戒葷腥,也再也沒有踏出過門檻一步。

他能夠感受到她心底的蒼涼,可是他也知道,這一生一世,他是再也沒有辦法與她見面了。

這日龐福趁著謝榮早歸,問他道:「清河那邊也該派人送訊兒去了,老爺可有何示下?」

謝家大部分的姻親都在清河,謝葳出嫁,自然也該讓人通知回去,可是她是嫁出去做平妻,這種事又怎好大肆聲張?謝榮那麼要臉面的一個人,如今官做大了,臉面名聲卻節節敗退,這讓他在清河那些姻親面前又怎抬得起頭?

謝榮的心情龐福十分明白,可是該做的事情還是得做。就算別的親戚不通知,也還有個黃府呢!

作為黃氏的娘家謝葳的外祖家,這麼大的事情焉能不告訴?

謝榮聽得龐福這麼說,也不由抬手捏起了眉心。

他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