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69壞男

269壞男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03 14:52  字數:3383

他握拳砸在土地上,堅硬的枯草立時將他的手指扎出血痕來。但是他彷彿一點兒也不覺得疼,一下又一下地砸在地面上!枯枝上!伴隨著如狂獅一般的嘶吼,使他平日的斯文儒雅分文不見了,眼下他只是一個瀕臨瘋狂的失敗者!

「微平!你冷靜點!」

郭興抓緊他的胳膊,在寒風裡沖他大聲的嘶喊。這樣的他看起來太可怕了,作為朋友,他必須制止他自殘下去!

「事以至此,也沒有辦法了!

「就算皇上同意你削官降職,難道你真的甘心就這樣放棄多年來的努力?你要知道,你若是真的降了職,就會變得像我這樣,越來越讓人瞧不起!人往高處爬很艱難,可是跌下來之後再往上爬的日子更艱難啊!人家會毫無顧忌地往你身上投石頭,然後把你當渣子一樣踩在腳底下!」

「難道我就要甘心聽他們擺布,然後看著我的葳姐兒去給人作妾嗎?」他緊揪住郭興的衣襟,雙眼瞪得如同要脫出眶來,「我只有這麼一個女兒,我已經傷害過她了,我怎麼能夠再傷她一次?怎麼能夠!」

「微平,你聽我說!」郭興咽了口口水,盡量放緩聲音說道:「葳姐兒是個要強的,她才不會甘受命運擺布,曾家好歹也是勛貴,她是平妻並不是妾,廣恩伯也是個老糊塗,只要她過去後打起精神來,不難把日子過好的!你必須先冷靜下來,把眼前的事辦好了,才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

說實話,他對於謝榮這個女兒實在也感到頭疼,因為季氏太強悍的緣故,一切手段厲害的女人都讓他感到頭疼。所以他覺得早些把謝葳嫁出去也不是個很壞的主意,至少她出了嫁便成了曾家的人,就是要丟人也丟的是曾家,謝榮反倒可以一心一意經營自己的事業了。

「可是我努力這麼多年,不是為了最後把女兒送到火坑裡去!」謝榮一把將他推到地上,咬牙站起來,翻身下了馬,又箭一般地沿著河堤馳向遠方!

回府的時候已然半夜,謝榮東倒西歪地走到中門,謝葳突然從門內閃出,頭髮披散著,而兩眼紅腫如核桃。她手裡拿著把剪刀,咬牙衝到他面前來,瞪了他半晌,而後將剪刀直指著喉頸:「你想讓我嫁給曾密作妾,我就死給你看!」

她的聲音在庭院里凄厲地迴響著,謝榮扶著廊柱,忽然兩膝一軟跪在她面前。

「你不必死,該死的是我。」

說著,他朝著廊柱使勁地碰著額頭,一下又一下,頃刻間已經撞出了偌大一個血包。

謝葳手裡的剪刀咚地掉到地上,她使出全身的勁沖他痛哭呼喊:「謝榮我恨你!我恨死你!」

庭院里清靜下來,謝榮終於撞得無力,癱坐在地上。

黃氏站在不遠處的廡廊下,冷冷地望著他,「我們的葳姐兒,終於成了你成功路上的第二塊墊腳石。謝榮,我們母子三人全部都做你的墊腳石,夠不夠?你痛不痛快?」

謝榮痛苦地閉上眼睛,眼淚流下來。

因為整個過程其實都在謝琬的掌控里,所以廣恩伯回府後其實她就已經收到了消息,但是翌日晚飯後靳永還是派了人過來細說經過。

她聽說完沉吟了片刻,到底聽完結果再聽過程,感覺又是不同。這之中如果少了廣恩伯和靳永,整件事也就完全是另外一個樣子了。

她喚來玉雪,「賞兩個大金錁子給這位哥兒。」

一個大金錁子是二兩,兩個就是四兩。哥兒接過來的時候手都有些發抖,連忙跪地嗑了幾個頭。

到這會兒,她也說不出來什麼心情,謝葳的婚事有著落了,謝榮有了個身為平妻的女兒,與送女作妾有什麼分別?作為他,這輩子都不會再與曾家謀面了。而曾家作為勛貴,謝榮也不再可能與勛貴圈子有什麼牽扯。勾結勛貴這條路,便已然讓她絕得八九不離十。

謝葳雖然不會滿意這門婚事,可是她卻不是個甘於平庸的人,更不會像謝棋那般破罐子破摔,又豈會甘心做個平妻?少不得要把廣恩伯府鬧得雞犬不寧才罷休。至於任如畫,就是閑出來的毛病,從此以後屋裡有了個謝葳與她為對,她也不大有時間出來興風作浪了。

就像弄倒殷曜要先整垮季振元,整垮季振元也要先剝離掉附在他身邊的這些力量一樣,她要贏得最後的勝利,也得先把謝榮身邊這些人一個個杜絕和剷除,然後才能直取他的要害。

可是作為幼年時的夥伴,謝葳落得這樣的結局,她依然是不舒服的。如果她不那麼作死,今天絕對會是另一種結局。

她問玉雪:「爺在哪兒呢?」

難得殷昱晚飯後沒曾來粘著她。

玉雪笑道:「爺在書房裡呢。駱騫他們似乎收到什麼消息,正在議事。」

謝琬想了想,起身到廚下,親手做了碗蛋羹,讓邢珠端著往他書房來。

駱騫已經稟報完畢,殷昱正凝眉坐在書案後沉思什麼,聽見武魁說她來了,便就下意識地抬起頭。駱騫揖首喚「太太」,謝琬沖他點了點頭,接過邢珠手上的蛋羹遞到書案上,說道:「是不是武昌那邊金逢有消息過來了?查到什麼了嗎?」

自打她出現,殷昱的目光就一直沒離開過她,而且眉頭也不自覺的舒開了。他點點頭,牽著她在旁邊坐下,挪過桌上幾張紙給她看:「郭家人十天前果然搬走了,金逢他們正在暗中跟蹤。

「而他們在南下的途中也確實有土匪擋路,被金逢他們前面的人預先制住了。這批土匪雖然的確是長居在那裡的山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