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65非禮

265非禮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02 11:19  字數:3324

這邊廂黃家也在當日夜裡就迎進了劉家孫少爺。劉少爺那麼一說,黃家也算是明白了,不就是有人暗地對謝家下手么?謝榮身為朝廷要員,風光正霽,有人暗地裡使刀子也是正常的。

不過此人從謝葳身上著手,終究讓他們有些不舒服,如果謝葳私行檢點,誰會想到從個閨閣女子頭上下手呢?再說雖然他們知道了這是有人作祟,可管不住別人不知道,要是繼續與謝家議婚,別人會不會把他們黃家當成執意貼上去抱大腿的媚權之輩?

劉少爺受魏暹受託,見他們沉默不語,少不得又陪上許多好話,總算把他們的心安撫了下來。

哪料到翌日下晌,黃淮才下了轎,就聽見黃夫人在花廳里氣得抹淚。一問之下原來是外頭有話傳進了府里,說是謝侍郎府里的下人偷偷把話帶出來了,說是前兩日東陽湖那冒名詆毀謝葳的人所說的話竟然有幾分真!

既然有幾分真,自然就是說謝葳確是不想嫁黃寅的了!謝葳曾經的那些豐功偉績他們是鼓作了萬般勇氣才勉強接受,他們沒曾嫌棄她,沒想到如今正在議婚之中,她反倒公然表示不肯嫁到黃家,這種女子又豈能要?

黃淮氣堵在胸,當了一輩子斯文人竟然也拍桌子罵起人來了!因知道黃寅身子不好,也不敢告訴他,黃寅卻不知怎麼知道了,聞說伯父生氣,連忙忍著氣喘趕到了正房,勸慰道:「伯父勿惱,雖然咱們有這番意思,可人家姑娘不願意也不能強娶,這婚事就且作罷吧!」

黃淮這裡正說著,龐福就奉謝榮之命上門來解釋了,這會兒黃淮哪裡還能聽他解釋,當下只一句:「既然貴府大姑娘的確沒有這意思,那就作罷了!這裡是貴府姑娘的名帖,勞煩帶回去,並把在下送去的庚帖還給鄙府。」

也不與他多說,讀書人有讀書人的體面,有些事不必說得太明白,彼此有數不好了。

龐福還想再解釋,卻已經沒有了機會,只得拿著謝葳的庚帖回了府。

謝榮聽說後又是氣得在書房呆到夜半才出來。

謝琬這裡從魏暹口中聽到確切內幕的時候已經是翌日,當聽說她費了這麼大力氣替她撮合門婚事,謝葳竟然自己把它又給攪黃了,卻也忍不住把手上茶杯拍到桌子上了。

誠然,她也沒懷什麼好心眼,謝葳嫁過去後頂多一年就要成寡婦,而且大半年時間都得侍候著漸漸重病在床的丈夫,因著讀書人家規矩森嚴,又因著她原先所做的錯事,黃寅死後她也必然不能再改嫁,謝葳嫁過去定然沒什麼好果子吃。

更何況謝琬看中黃家的地方在於他們是正直人家,黃寅就是不死也未必會與謝榮同流合污,謝榮也不大容易達到把女婿當棋子使的目的。所以這樁婚事看起來她與榮取得了難得的一致,可事際上,卻依然是對立的。

然而就是成了事,對謝榮父女來說也不是一點好處都沒有,至少謝葳出了嫁,有關於她婚前那些不好的名聲也會漸漸隨著她嫁為人婦而淡去,謝榮沒了個因名聲敗壞而嫁不出去的女兒,不消幾年他就又可以道貌岸然做他的清貴名流。

以謝葳的作為,就是年輕守寡,能夠嫁到這樣正派的人家,也是她的福氣了。

「太太,現在可怎麼處置為好?」羅矩和玉雪臉色凝重地道。

謝琬平了下心氣,說道:「這事是任如畫弄出來的,她既然這麼想玩兒陰的,那我也跟她來玩把陰的好了!」

她叫來錢壯:「去打聽曾密什麼時候休沐回京?」

又讓人把魏暹請進府里,說道:「你不是跟劉侍郎家挺熟的么?幫我想個法子把曾密留在京師多呆幾日唄!」

魏暹很得意能幫上她的忙,頓時鼻孔朝天說道:「交給我!」

曾密二十天後休沐歸京,他是兩個月准許回京探親一次,每次規定是三日。這次他去兵部報備,兵部郎中卻告訴他正好冬季營地的糧草該送去後軍營了,正好兵部手頭缺人,便要讓他在京多呆半個月,到時候一道帶回後軍營。

從七品在官兒在軍營能享受到多少福利?曾密突然得了這消息,十分高興,想要把一幫舊友約出來聚聚,想起他們當中竟有好些還在五城兵馬司呆著,而他當初走之前那麼多人羨慕他能去後軍營任軍職,如今他沒升反而只弄到了個小都事,連原來的舊職都不如了,哪還有臉面去見他們?

想到這裡他便又如泄了氣的皮球,悶悶地沒有點勁了。

任如畫提著這顆心防著謝琬找上門來防了個把月,人也被磨瘦了一圈,雖然謝葳跟黃家的婚事已經告吹,這些日子她卻不敢輕舉枉動,也不知道會陽伯夫人與四葉胡同聯繫上了沒有。那失蹤的婆子她派人去找過,卻也一直沒有消息傳來,也不知是死是活。

這些事都壓在她心頭,於是連日也怏怏地沒精神。

這日見著曾密無聊得在廡廊下逗雀鳥,又不由擔心起他遭此一事心性變得懶散,若是就此失了鬥志,那可又如何是好?心下愈發憂急,便就陪著笑上前道:「好容易有這麼長時間的假,不如我們上街走走罷?眼看著要過冬了,正好也要去置幾匹綢緞制新衣。」

曾密並無不可,遂陪著她上了街。

這邊廂謝葳正在房裡看書,張氏忽然走進來,說:「今兒天氣好,咱們也上街去逛逛吧。」

謝葳放下書道:「怎麼忽然想起上街?」

張氏笑道:「方才聽護院們說起西市那邊有家新開的綢緞鋪子,售的都是蘇杭和潞州的綢緞,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