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63壞心(9月粉紅250+)

263壞心(9月粉紅250+)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01 19:21  字數:3372

?

魏暹嗨了聲說道:「我魏四交遊遍天下,就算劉家少爺跟我有往來,又豈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又不像你們女人,一輩子就跟那幾個手帕交玩死到老。男人的世界你不懂,就別操那麼多心了。」

謝琬十分無語。劉永德一直在兩黨之爭中處於中間派,劉家人出馬也會讓人少起幾分疑心,索性就讓他去辦了。

魏暹這裡回頭跟劉家少爺們私下說好,劉家老太爺都在人家父親手底下當差,他們平日又極敬重魏暹的豪爽仗義,做點這樣的小事哪有不依的?於是也就不去管謝葳最終會不會埋汰不埋汰黃寅,尋著機會便就往黃淮夫婦跟前說謝葳的好話。

黃淮夫婦初時一打聽謝葳居然名聲這般壞,便提也不再提,後來劉家兄弟往耳邊吹風吹得多了,再看看黃寅孑然孤零的樣子,也不由得動了心。黃寅性格溫順,好學上進,可惜身子不太好,所以婚事也不怎麼順。

謝葳到底是三品大員的獨女,雖然名聲不佳,可黃寅若是娶了她,終歸仕途上要得幾分益處。

他們待黃寅跟待自己兒女沒什麼兩樣,自然也希望他能早日成家立業,為他們這一房留下幾根血脈,可是黃寅如今都二十了還沒曾訂親,因此他們漸漸也開始反省,自己這樣一味地挑剔,是不是有些不通情理。

因而思慮了幾日,也找來黃寅問他的意見。黃寅自覺伯父伯母待自己恩重如山,這些年教養習讀求醫問葯,為他操碎了心,對婚事上哪裡還敢有什麼要求?當即就表態道:「一切但憑伯父伯母作主。」

魏暹替謝琬把黃家這邊說通了,黃淮便就託了媒人往四葉胡同說媒。謝榮拿到媒人遞來的黃寅的名帖,初步滿意,於是一面忙著公務,一面讓人去打聽這黃寅的為人。

而黃家這裡派遣媒人上門,謝葳聽說是個年已二十並且姿容平平的書生,並不甚滿意,負氣跟謝榮鬧了幾句。但是到了這會兒,謝榮是肯定不會再由她任性的。

他們父女這麼一鬧,難免讓盯著的四葉胡同的任如畫那邊也收到了消息。幾天前她已經在會陽伯夫人面前點了把火,而會陽伯夫人也已經上永慶伯府通過氣兒了,聽到這件事她也有些著慌。怎麼節骨眼兒上又冒出個黃家來?

心浮氣躁之餘,便就喚了心腹丫鬟玉馨上前,說道:「得把謝葳跟黃家這婚事給破了。」

玉馨道:「奶奶想怎麼做?」

任如畫想了想,一時倒也不好怎麼做。如果單純只是壞這門婚事,那倒容易,只要發些謝葳清白已失的風聲出去也就罷了。可是關鍵是她想把這謝葳嫁到永慶伯府去攪得雞犬不寧,如果把這話放出去,那她這計劃也別想成了,永慶伯就是再給會陽伯夫人面子,也不可能同意娶個破了身的女子進門。

又怎麼辦呢?

她撐額坐在桌畔,長久地凝著雙眉。

玉馨看她愁眉不展,便就說道:「要不,直接想個什麼轍,讓她跟永慶伯府的三公子有點什麼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得了。那樣的話黃家知道後不可能再要她,永慶伯府也不能不娶她,謝榮更是不能不嫁她,如此倒是一箭三雕。」

任如畫聽見這話便就坐直起身子來,看著玉馨。這主意好是好,可是當初任夫人在打謝琬的主意的時候,那王氏也是用的這法子,最後失敗了。那謝葳心機也不弱,哪裡就能讓她們得了逞?萬一成了倒好,若是萬一失敗了,那引來的可會是謝榮的瘋狂報復。

這個計策不能用。

「再想想別的。」她說道。

玉馨便又再琢磨起來。任如畫則伸手執壺沏茶。玉馨沉吟了片刻,忽然道:「那就不防借黃家提親的事作個筏子,傳話出去,讓黃家都知道謝葳不願意嫁給他們家,黃家是讀書人家要面子,八成到時自己就打消這念頭了。」

任如畫聞言,點點頭:「這倒是可行。不過,兩家隔得又不近,得怎樣才能把話傳到黃家去,同時讓他們又不得不中止這門親事呢?」

玉馨再想了想,就說道:「要做成這件事,就少不了要當著大庭廣眾弄出點動靜來。奶奶不是一直挺恨著那廢太孫殷昱的夫人謝琬么?依奴婢之見,此事倒可以把她也拖下來把水攪渾一些……」

玉馨往任如畫耳邊這麼一說,任如畫目光頻閃,之後點頭了:「這法子不錯。那你這就去辦!」

黃家遣了媒人上四葉胡同,而謝榮也收下了黃寅的名帖之後,謝琬這邊就靜等碰上兩邊的消息。

這日閑著無事,正在廚下親手給殷昱準備晚飯,羅矩忽然拿了張帖子走進來,說道:「奇了怪了,四葉胡同那邊謝葳居然給太太下帖子,約您在東陽湖畫舫里相見。」

謝琬同樣疑惑,她接過顧杏遞來的抹布擦了手,打開信封一看,果然是謝葳約她明兒下晌在湖邊見面。很簡短的言語,也沒有說原因,口氣很像她平時的樣子。

羅矩道:「不用理會吧?」

謝琬沒急著答,而是問顧杏道:「四葉胡同這兩天有沒有出什麼事?」

顧杏想了想,回道:「沒有什麼大事,只聽說謝葳回京後一直有些刻薄那薇姨娘。薇姨娘不敢做聲,連謝榮也不敢告訴。昨兒不知道為了什麼,居然連人家的飯菜都免了。薇姨娘就哭著半宿。謝榮夜裡回來見她院里亮著燈,就進去看了看。薇姨娘也還是沒說什麼。」

既然沒出什麼事,謝葳突然找她做什麼呢?

她拿起手旁小白菜來擇了兩根,然後把門外的邢珠叫進來:「